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评论滚动>正文

金灿荣:美在亚太只能做“保安”难做“老板”

2012-01-31 08:39 环球时报 我有话说 字号:TT

  (原题:美国难做亚洲的“老板”)


  作者:金灿荣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


  过去三年美国高调“回归”亚洲,而且一年比一年明显,给中国带来了一些显而易见的消极后果。比如说,南海问题变得突出,周边一些传统上与中国保持良好关系的国家(如缅甸)出现一定“离心”倾向,而另一些国家(如日本印度)的对抗姿态日益严重。这些后果自然会引起中国媒体和公众的重视。但美国是否即将像遏制苏联一样遏制中国,还存在商榷的余地。


  美国“回归”亚洲的原因相当复杂,至少有以下五个:首先是地缘政治原因,这与中国直接相关。中国的快速崛起以及在亚洲影响力的扩大超出美国的预期,美国如果不做反应,可能就让出亚洲,所以美国急需回来与中国竞争地区影响力。


  第二是地缘经济原因。亚太地区经济发展势头非常好,虽然中国起关键作用,但其他国家如印度、越南、印尼、韩国的发展也非常不错。从美国的国家利益来讲,它需要在经济发展最有活力的地区占有一席之地。由此可见地缘经济的原因不完全与中国相关。


  第三是中国周边地区集体出现一种心态,就是“经济上靠中国、安全上靠美国”,出于对中国潜在的担心而集体要求美国回来。1993年,马哈蒂尔提出建立东盟地区论坛时,是要将美国“赶出”这个地区,而现在包括马来西亚在内的中国周边邻国都在邀请美国回来。这对美国战略家来说是十分难得的机遇。这个原因与中国间接相关。


  第四是美国国内政党政治原因,奥巴马政府希望突出小布什政府过于关注反恐、关注中东地区而忽略亚太地区的政策“犯了错误”;如果能弥补这个错误,回到亚洲并主导亚洲政策,将被看做是现任政府的重要外交成就。


  第五是美国政治家的个人原因。奥巴马总统一上任就宣布他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个太平洋总统,他在印尼生活了七年,对亚太地区有特殊的兴趣和感情。同时,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对这个地区也特别关心,她第一次出访就首先访问亚洲而非欧洲。现在美国负责东亚事务的外交官坎贝尔深得总统信任,他也在积极操盘,推动美国回归亚太事务。从总统到国务卿再到专职官员都有热情,他们形成了推动美国战略中心东移的特殊团队。


  这五个原因中,除了第一动机直接和中国相关外,第二、三个原因是部分地、间接地与中国相关,而后两个原因则与中国无关,认为美国重返亚洲完全因为中国的观点是不符合事实的。美国此次高调回归亚洲,乍看起来在政治、经济和军事层面“三管齐下”,取得了一定的效益,但长期来看,不可能完全达到它的目的。


  首先,今年美国进行总统大选,奥巴马能否连任还是未知数。如果奥巴马败选,罗姆尼上台,新政府未必能如此积极地推进“东移”战略;即使奥巴马成功连任,种种信息显示希拉里和坎贝尔很可能即将离任,他们的继任者未必能有热情持续推动这一战略。其次,未来十年美国经济可能继续处于一种持续低迷的“日本化”状态,其财政基础难以维持美国的“三管齐下”政策。第三是美国未来在其他地区仍会面临挑战,欧洲盟友需要救助,美俄关系呈现出某种紧张,中东国家在“阿拉伯之春”后可能转向伊斯兰主义,去年12月初拉美加勒比论坛显示美国后院存在反美情绪。美国不可能像它想象的那样,将全部精力和资源投入亚太地区。最后,中国的邻国希望美国来做“保安”,并不是做它们的“老板”,所以美国和中国邻国也存在潜在矛盾。


  总之,美国“回来”的原因是多样的,美国雄心勃勃的政策受到多种制约,并不具有可持续性。对于美国亚太政策的变化,我们既应重视,也需保持淡定的心态看待这种转变。▲(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