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评论滚动>正文

李希光:提高中国“软实力”亟需更多顶尖记者

2012-02-09 08:40 环球时报 我有话说 字号:TT

  (原题:中国须培养更多顶尖记者)


  作者:李希光 清华大学国际传播研究中心主任


  深夜一点,在电脑前埋头批改采写作业的司久岳突感不适,想起身活动一下僵直的身体,没站稳,一头倒地,昏厥过去。4个月后,这位已经偏瘫了的清华大学国际新闻教授对我说,他刚刚办理了停薪留职手续,将离开清华课堂,坐着轮椅,奔向塞尔维亚重新当记者。


  57岁的司久岳曾是新华社海湾战争报道组组长,还做过白宫记者,是我十多年来聘请的最好的一位老师。我当年聘请他来清华,是梦想凝聚一批新闻高手,完成汪道涵先生提出的目标:把清华变成国际新闻尖端人才的摇篮。


  1998年深秋,我专程去上海看望汪道涵先生。汪老在与我讨论西方媒体操纵西藏报道时,提到了“软实力”这个新概念。汪老说,我们要用当年研制“两弹一星”的精神来重视国际新闻尖端人才的培养,要使中国新闻界在国际传播领域能与西方传媒界平等对阵。十多年过去了,我们却日益感到当年汪老提出的培养国际新闻尖端人才的紧迫性。


  我一直认为,中国国际传播能力建设目标是提高软实力的竞争力。软实力的竞争最表面的是人们每天接触的网络。网络传播两方面内容,故事和思想。网络媒体的信息源来自于两方面,一方面是来自于传统媒体,一方面是来自于思想库、研究机构或者大学。我在教学和科研中,强调作为思想库的大学是思想政策和观念的策源地,强调理论创作。司久岳则强调,作为大学的新闻教育,不是培养思想者、理论者,培养的是故事的叙述者,是讲故事的人。通过采访一个好的人物,对一个新闻事件的深入报道,对一个社会问题的深入揭示,通过这个故事的讲述,来传播和承载中国的核心价值观。这是新闻记者的作用。


  说到底,新闻记者是讲一个故事,不是在传播理论。近年来,在一些重大事件发生后,中国官方媒体总是批驳西方媒体相关报道。的确,在很多报道中,西方媒体充满了偏见和事实性错误。但我们不得不承认,西方记者的涉华报道确实故事讲得好,有渗透力。而大量中国媒体和记者在重大事件的新闻报道中,故事讲得太差,或者说,不会讲故事。


  为什么中国记者不会讲故事?写的东西没人爱看?说到底是当前中国新闻教育太缺乏像司久岳这样的专业教授、新闻匠人。中国有上千所传播院系,但哪一家经过中国新闻界资深记者和总编们认证?


  我曾问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托平教授,学校对你有无写核心期刊论文的要求?他听不懂我在说什么。他说,“我除了上课,就是抽空在家里写纪实文学或小说。”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院长雷曼只有本科学历,他不写学术论文,而是在《纽约客》上发表专栏文章。在日新月异的媒介发展中,作为新闻教育工作者更应该置身于新闻一线中。而再过几天,司久岳教授也将坐在他妻子推的轮椅上,去巴尔干半岛当记者了,以后将不用再参加每年一度由十来个学者进行的例行学术考评了。今后将是他的读者,每天用亿万双眼睛,盯着他发自贝尔格莱德的新闻作品,对他进行考评。


  目前,中国由于新闻教育办得滥,社会上已经有这样的说法:找不到工作就去当记者,考不上大学就去当记者。新闻工作好像是一个不需要具备专业知识、专门技能、专门手艺的行当。其实,新闻记者不是不需要任何门槛,而是一个高门槛、高智力的职业,我们要给新闻学一个清晰的定位,新闻学是用一种人文的、人性的和人道主义的视角,培养讲故事的匠人和艺人。▲(作者是清华大学国际传播研究中心主任)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王京涛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