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评论滚动>正文

王义桅:琢磨中国,西方真的警醒了

2012-04-17 08:31 环球时报 我有话说 字号:TT

  作者:王义桅 同济大学国际与公共事务研究院执行院长、特聘教授


  近日,笔者赴美国圣迭戈市参加全世界国际研究者盛会———国际研究协会(ISA)年会。4天会议有三大惊奇,不吐不快:


  一是以中国为主题的panel(议题小组)比美国的还多。中国崛起已经成为国际政治的显性现象,即便并非以中国为主题的小组,也是纷纷借中国说事儿。年会书展的书架上,充满了以弗里德曼《昨日辉煌》为代表、通过夸大“中国威胁”以刺激本国振作的新书。小组发言期间,与会西方学者一个流行说法就是“Wake up call”(警醒)。一位美国学者阐述“印度公共外交”时,处处拿中国比较,得出结论称,印度的公共外交是要人家承认其世界大国地位,而中国的公共外交是要人家不感到威胁,似乎不在一个档次。数千人与会的ISA年会,竟然只有一个小组讨论TPP,而且与会的贸易专家充满了TPP对美国制造业带来冲击的忧虑,与我国内宣传TPP是美国精心布局、设限中国的感觉大相径庭。这反过来提醒我们:世界大谈中国,不见得是冲着中国来。不要被自我战略化,使“阴谋论”大行其道。


  二是美国人对中国的了解令人称叹。相比欧洲,美国人不只是关注中国,且十分了解中国的实力与政策。与美国的“中国通”、前助理国务卿谢淑丽一席谈,给我的感觉是她对中国事务了然于心。在东亚海上安全专场,针对南海核心利益说,笔者举手想解释中国立场,没轮到机会发言,正在遗憾,不料我想要说的话,竟然被一位美国提问者都说了。美国人对中国的了解程度让我吃惊。在中美军事专场,兰德公司的专家对中国军力及军事意图的了解,让与会中国同行自愧弗如。在欧债危机专场,美国学者对中国投资欧元市场的战略分析,详实全面、细致入微,几乎挑不出破绽。


  三是西方的不自信令人惊奇。有与会者称当今世界不再是多极世界、多中心世界,而是混沌的世界。今年ISA年会的主题是“国际关系理论的终结”,反映出西方理论的苍白与无奈,《西方的终结》一书赫然摆在书展。宣布“历史已经终结”的福山,转而探讨“政治秩序的起源”,真所谓“无法终结别人的历史,还担心历史被别人所终结”。素来以战略视野见长的布热津斯基出版的新书《战略远景》,书展期间优惠到3美元一本,被一抢而光。不过这位当今世界最杰出的战略家没能提出什么战略远景,而是大谈世界缺乏权威、领导者,认定后美国霸权时代是一个危险的时代。而会上的西方学者对世界走向、中国走向,均吃不准。他们希望借中国之力走出危机,又对中国崛起感到担忧,更吃不准中国会不会借此要挟世界。


  三大惊奇之外,是世界关注中国的三大变化,也给笔者留下深刻印象:


  其一是从关注体系,到关注结构。之前国际社会多关注中国崛起对国际体系的挑战,现在更关注中国模式的结构。在“中国外交”小组,与会学者明显将中国因素置于其他国家外交结构中来探讨。美利坚大学的一位教授通过剖析孔子学院结构网络,深入阐述了中国公共外交模式,引发与会者浓厚兴趣。


  其二是从关注结果,到关注过程。与会学者不只是关注权力均衡的转移,更关注影响力的转移;不只是关注中国的行为结果,更关注中国影响他国选择的路径和过程,比如中国如何影响国际气候变化谈判,中国崛起给国际博弈带来哪些影响,等等。美国重返亚太,使得更多研究中国的学者从美国本土东移到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谋职,观察中国更有现场感了。


  其三是从关注力量,到关注规范。年会各主题不再一般性关注中国崛起的实力,而是侧重关注中国的行为规范,以及中国崛起对国际规范的影响。在WTO、气候变化、人权等专题,西方学者更是惆怅西方无力设立、执行国际规范了,转而研究中国如何影响现行国际规范,以及如何倡导制定符合中国利益构想的新规范。海外对中国崛起的关注,正从器物、制度衍生到精神层面。


  世界的“中国热”,已经到了通过看中国来看他们自己、看世界发展的阶段了。中国公共外交应与时俱进,更多地引导中国影响世界的结构、进程和规范,同时努力使世界意志体现在中国崛起的过程中。▲(作者是同济大学国际与公共事务研究院执行院长、特聘教授)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