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评论滚动>正文

金灿荣:中美不一定像美苏那样走向对抗

2012-05-02 17:06 环球网评论 我有话说 字号:TT

  (作者原题:中美不是苏美)

  作者:金灿荣    金君达

  随着近两年来美国回归亚太,中美之间的矛盾开始上升,有些西方媒体提出了中美之间“新冷战”这一令人不安的可能性。仿佛是给以上猜测“灭火”,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女士于今年4月10日在美国海军学院发表了一番相对积极的言论,否认中美“处在新冷战的边缘”,希望中美加强合作,增进交流,避免误判。尽管如此,美国近期对华政策与这番言论的种种不符合之处,仍然让人由中美分歧联想到冷战时美苏两国的东西对垒。事实上,虽然中美关系出现暂时的紧张甚至对峙,它仍然不能等同于昔日的美苏关系。

  在近代大国关系史上,中美之间的差异性之大,可能超过了此前存在的任何大国关系。两国的发展阶段不同,政治制度有别,文化差异明显,在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上利益分歧突出,甚至存在着利益冲突的可能性。但与此同时,中美之间的共同利益之多,经济依存和社会联系之密切,同样是大国关系中非常罕见的。中国海关统计,2011年两国双边贸易额已达4644亿美元,2012年中美贸易额将超过5千亿美元。每天在太平洋上都有上万的中、美公民飞往对方国家,两国间的科教文化、体育艺术甚至个人之间的来往,使得两国之间存在着复杂庞大的社会人际网络。在国际层面,两国都面临着反恐、环境、公共卫生、开发新能源等诸多共同问题。自尼克松1972年访华以来,中美关系在40年来取得的成就超过了当初最乐观的人的想象。

  美苏关系的基本特点是冷战,这是一种介于和平与热战之间的、不正常的国际关系状态。美苏关系是以竞争为特点的,合作是依附于竞争性的,而且美苏之间的竞争集中在制度和意识形态方面。在军事上,两国间展开了长达半个世纪的军备竞赛。在对外关系中,双方都在广泛结盟,以至于形成了国际上两个旗帜鲜明的对垒阵营。总体来看,美苏两国的对外关系都非常有进攻性和对抗性,尽管两国之间偶尔也有缓和,但冲突面往往是这一对大国关系的主导面。

  而相比美苏之间敌意浓重的对立关系,中美关系的性质更加复杂,既竞争又合作。一个基本的事实是,中国并未试图另起炉灶或是颠覆秩序,而是在美国推动建立的世界政治经济秩序中实现了崛起。至少截止到目前,美国的霸权和中国的崛起是并行不悖的,今天的中美关系基本上是正常的大国间关系。在文化制度和意识形态方面,中美有着显而易见的差异,两国在一些地缘战略利益上也并不一致;但是纵观中美建交以来的历史,这些差异并未影响中美之间经贸关系、文化关系、社会联系的扩展,也没有阻碍中美在许多国际问题上进行合作。由于中国坚持“不结盟政策”,坚持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中美关系也不会演化成冷战时期的阵营对垒。从性质和结构两方面看,今天的中美关系和冷战时期的美苏关系是截然不同的。

  虽然并不是由差异矛盾主导的对立关系,中美关系同样有它的困难,需要双方精心经营。近年来的几个变化,导致了中美关系更加复杂。一是随着中国迅速崛起,中美之间的力量平衡正在发生显著的变化,美国对中国的戒备大大加强。二是美国近年来犯了不少战略性错误,国际上未能脱出伊拉克阿富汗的战争泥潭,国内爆发金融危机,社会贫富差距也在抗议中凸显,美国对自己国家的前途信心下降,这又加剧了他们对中国崛起的紧张。三是某些国家,特别是中国周边的部分国家,更倾向于在中美之间制造矛盾以从中渔利。原先存在分歧加上新涌现的矛盾,导致了中美目前出现了严重的“信任赤字”。2月6日,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崔天凯在纪念上海公报40周年时明确指出“中美之间最大的问题是缺少战略互信”,这一说法得到广泛的赞同。但是在两个世界大国之间建立战略互信本身就极具挑战性。中美之间建立新的战略合作基础,解决战略赤字问题,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除了重建战略互信的艰巨任务,中美关系在未来还面临新的挑战。未来十年,中美之间老的“3T”问题,即台湾问题(Taiwan)、西藏问题(Tibet)和贸易问题(Trade)仍会存在,与此同时,新的问题可能会层出不穷。笔者认为,未来中美关系很可能面临如下五个方面的风险。第一是地区领导权竞争,大地震之后的日本应该已经退出了亚洲地区领导权的角逐,俄罗斯则受困于远东人口的萎缩,平均每平方公里仅有约1人,这使得其缺乏发挥亚太地区领导权的物质基础,印度至少在可见的将来同样缺乏在亚太地区发挥领导作用的能力。因此随着美国回归亚洲和中国经济继续发展,亚太地区领导权竞争在客观上将主要发生在中美两国之间。第二是中国的军事现代化给中美关系带来的新变数第三是随着中国产业升级和科技创新能力的提高,中美之间的产业竞争性有可能加强第四,随着中国社会的多元化,中国内部对美国的态度也呈现多元的趋势,中国内部政治对中美关系的影响也将日渐明显第五,如果中国目前的经济成功再保持一段时间,中国模式的国际影响将逐渐扩大,从而客观上对美国引以为豪的盎格鲁-萨克逊个人主义加自由市场制度形成挑战

  综上所述,未来的中美关系注定充满风险;但是中美不一定像美苏一样走上对抗的道路。无论从两国利益出发,还是从地区稳定和世界和平的角度看,中美关系唯一的正确选择是互利合作,正如习近平副主席在今年出访美国时呼吁的,双方应推进建设“相互尊重、互利共赢的合作伙伴关系”。其中的道理显而易见,中美两国都是超大型国家,两国之间你死我活的直接冲突将给双方乃至全世界带来难以想象的沉重代价,因此中美都必须接受对方的存在。从更积极地角度来看,作为世界大国,两国在共存的基础上还应积极合作,以增进两国人民的福祉和世界和平。近代世界霸主和崛起大国之间往往存在冲突,但中美同样存在着诸多摆脱历史宿命的条件。核时代否定了大国之间正面冲突的可能性,中美两国的经济相互依存和社会网络有助于消解矛盾,全球问题日益突出同样在客观上逼迫两国进行合作。联合国等国际组织的存在和国际法的刚性化,更给中美之间利用多边平台解决双边矛盾提供了新的场合。在过去的外交史上,中美两国显现出了堪称世界一流的领导力和外交质量,我们相信两国领导人有能力把握机会,避免新的“冷战”,在保留分歧的同时实现两国的互利共存。我们可以对未来的中美关系保持谨慎乐观。 (金灿荣系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

责任编辑:王京涛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