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评论滚动>正文

陶短房:叙利亚胡拉血案究竟是谁所为?

2012-05-30 08:16 中国网 我有话说 字号:TT

  5月25日,叙利亚胡拉镇发生针对平民的屠杀,据联合国军事观察员、挪威将军罗伯特.莫德称,在这次屠杀中有至少108人死亡,近300人受伤,死亡者中据称包括49名儿童和7名妇女。

  这件血案究竟是谁所为?

  叙利亚反对派认定系政府军所为,从现场看,也的确有坦克和火炮活动痕迹,联合国军事观察员甚至表示,一些炮弹可能系坦克炮所发射,这些都让政府军难洗嫌疑,美、英、法等国一边倒指责大马士革当局,也正是抓住这一点。

  而叙利亚政府则矢口否认。5月27日,叙利亚外交部发言人吉拉德.马克迪西否认叙利亚政府军与胡拉屠杀事件有关,并称将“开放对此暴力事件的调查”。马克迪西表示,此次屠杀事件是“恐怖分子所为”,并称大马士革方面将成立一个调查委员会进行“全面调查”。叙利亚政府方面的理由,是事件恰好发生在和平倡议主持人、前联合国秘书长安南来访前夕,这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做法,对大马士革当局并无好处。

  一些分析家则认为,事件成因复杂,政府军、反政府武装、支持或反对政府的民兵,以及近来幽灵般出没、唯恐天下不乱的“基地”组织,都可能是这次血案的始作俑者。

  耐人寻味的是,胡拉血案的发生,令各方一时间仿佛都成了被侮辱与被损害者。

  反对派信息枢纽、总部设在伦敦的“叙利亚人权观察”称,自2011年3月中旬反政府运动爆发以来,已有超过1.3万叙利亚人被杀,其中大部分是平民,4月12日停火生效后,又有至少1881人,其中平民1260人死于非命。胡拉事件发生后,反对派拿着血淋淋的死伤数据指责安理会和国际社会“不作为”,一些反对派人士称“联合国军事观察员非但未能阻止暴力,他们来后暴力反倒增加”,“叙利亚全国委员会”负责人加里温声称“让安南倡议见鬼”——一言以蔽之,“手无寸铁的反对派”是受害者,需要更多的保护,包括直接指责大马士革是责任者、用武力建立“人道走廊”,甚至更多。

  大马士革当局同样摆出一副受害者姿态。政府发言人称,“恐怖势力”不断挑衅,甚至在近期袭击政府军哨所时首次使用了反坦克导弹,政府军根本就没有出军营滋事,只是进行了“自卫还击”。倘这种“挑衅”持续和升级,“自卫还击”自然也会加码。而众所周知,“恐怖势力”在大马士革当局口中是一个弹性十足的名词,从“基地”到叙利亚穆斯林兄弟会,再到普通示威群众,都可能被扣上这顶帽子。

  5月27日,安理会一致通过媒体声明,对胡拉惨案肇事者提出强烈谴责,要求叙利亚政府“立即停止使用重武器”、“立即从发生冲突的居民区撤出军队和重武器”,但声明并未确认事件责任者,而只是泛泛地要求“所有各方”停止针对平民的暴力。这一声明虽然得到15个成员国一致支持,却在叙利亚国内遭到冷遇:反对派认为就该直接把罪责扣死在大马士革身上,并抱怨“为什么还不行动”,大马士革则质问,既然连谁做的都不知道,凭什么要我们撤军?而两方都一致把矛头对准在危险中忙碌不堪、却吃力不讨好的280名联合国军事观察员,指他们“被动消极”,无法预见和阻止冲突、暴力、屠杀的发生。以至于潘基文不得不出面为观察员们辩解,指出这些人的使命仅仅是“观察”,而非“维和”,叙利亚人“误解”了他们的使命。

  最委屈的人恐非安南莫属了。如今从英美传媒到叙利亚冲突双方,都不时把“安南计划已死”挂在嘴边,停火岌岌可危,政治对话则根本无从谈起,在这种背景下还要亲赴叙利亚履行职责,安南的心情可想而知。

  问题在于,除了各方都喊“见鬼”的安南倡议,任何可操作的方案都付诸阙如。

  处于选战期的美国早早摆出“不直接干预”的姿态,英国调门最高却有心无力,法国刚刚换届,好战的萨科奇被务实的奥朗德所取代,对海外干预意兴阑珊,“海合会”和土耳其等方的意图随着事态发展和时间推进越来越受到怀疑,这些都让反对派的要求难以被满足。此次发出最激烈言辞的加里温,在血案发生前夕已被“全国委员会”罢免,而被罢免的原因之一,正是国际社会对其表现出的原教旨、好战和独断专行感到不安。

  在大马士革方面,放弃安南方案意味着更严厉制裁,和更百口莫辩的国际舆论环境;在反对派方面,“让安南方面见鬼”意味着再次以乌合之众的血肉之躯直面政府军的装甲和炮火;在欧美各国,安南方案本就是不得不吞下的一颗苦果,如今造成其接受方案的要素一样不缺,为避免更大投入、更多冒险,也只能一边埋怨,一边继续在台面上表示“一如既往地坚定支持安南倡议”了。

  无论如何,叙利亚出现更大规模冲突的概率在增大,这个国家爆发内战,甚至“黎巴嫩化”的可能性变得越来越大。

责任编辑:王京涛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