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评论滚动>正文

庚欣:马英九对大陆是冷了还是热了?

2012-06-01 13:35 环球网评论 我有话说 字号:TT

  作者原题:解读马英九演说中的冷与热

  作者:庚欣 日本JCC新日本研究所副所长

  马演说使人感到偏“冷”

  马英九“520”演说后,人们议论纷纷。尤其涉及两岸的部分,令许多人感到偏“冷”。从内容看,新意不足;从氛围看,缺少激情。尤其是近日台方又就此次演说作了一些强调性重复注解,似乎更强化了这种不够积极的感受。

  当然,这可能是人们对马这次演说期待过热。这里有两个参照系:第一是与陈水扁当年比较,陈如重复过去国民党的“老调”,人们就会感到安心或“热”,至少不会有“冷”的感觉。但马英九不要说唱当年老调,就是新意不够多,大家都会觉得不过瘾,或觉得“冷冰冰”的。第二是与四年前的马英九比较,毕竟经历了四年两岸这样史无前例的热络发展,人们普遍对马有了“高标准严要求”,有了新的期待值(温度),所以有一点“冷”的感觉是可以理解的。

  但台湾的事情确实还要以平常心对应。我们是在那样“积重难返”的局面下进行“拨乱反正”,而且取得了极大进展,实现了两岸从“三不”到“三通”、从“对抗”到“协商”的重大转变,我们已经有了“先易后难,循序渐进”的政治空间与思想准备,既不放过“大步向前走”的机会,也可以容许小步慢跑甚至暂时原地踏步,因为“文武之道,一张一驰”,有一点冷热波动并不奇怪。目前两岸关系存在一个基本矛盾:一方面,两岸积蓄多年的和平发展潜能正在迸发,两岸关系正值一个高速成长周期,这与中国发展大气候及中美关系等国际大环境等都有关联,也与台湾本身发展需求密不可分。应该说,两岸基本上具备了“大步向前走”的条件,这样难得的历史性机遇,不应放过。但另一方面,长期阻碍两岸关系的“三座大山”即内战形成的台湾政治法统与大陆的对抗且具有零和诉求的利益结构、台湾百多年受到外来势力侵略干涉造成的持续分离的历史经历以及冷战后十多年岛内外台独势力猖獗造成的现实影响还依然存在,“愚公移山”的工作才刚刚起步。选后台湾岛内政治经济的复杂变化,马英九当局包括其本人内心的矛盾冲突以及今天中美关系多面性特征的综合展现,这些矛盾都会对两岸关系形成制约,当然会经历一段时间“此起彼伏”、“此消彼长”的过程。“热”虽然正在成为主流,但“冷”依然存在,而且还很深重。这不仅是指政冷经热、官冷民热、外冷内热(涉外偏冷,内部较热)等,而且政治本身也是冷热不均、冷热交替。对此我们要有清醒的头脑、长期的准备。

  积极评价马演说中的“热意”

  其实马英九从1月胜选后,就不断展现出少有的、甚至令人意外的“热意”。其中最突出的,一是吴伯雄访问北京明言“一国两区”,这是过去没有过的、公开的政治纲领性宣示。二是吴敦义出席博鳌会议,这是过去没有过的、正式的高层公职官员登陆。“二吴出手”绝非孤立、偶然的举动,这是马当局(甚至可能背后还有人)精心设计的“套餐”。前者如果是政治舆论上的准备,后者就可以视为组织程序上的安排,都是为马英九赴大陆谈两岸定位奠定了基础,铺平了道路。可谓“兵‘马’未动,二吴先行”。这是台湾当局第一次向大陆及国际社会公开、主动展示的最大“热意”。

  在“520”演说涉及两岸的部分中,马英九也巧妙地以“台湾话(台湾人习惯的语言)”表达了重要的“热意”。他全面为“一国两区”张目,其中最有新意的是关于法理及民意的论述。

  马演说极力强调“一国两区”的法理依据是“宪法一中”。文中六次提到民国“宪法”,这是一个新的、具有“热意”的政治姿态。当年陈水扁胜选演说也是围绕“宪法一中”展开,但陈是以所谓“不修宪”为政治承诺躲避排山倒海的内外压力,实际上他天天都在做着“修宪”梦,一直做到单人牢房里去了。而马今天则大张旗鼓地强调“宪法一中”,这是以国家根本大法的“宪法”规定的“一中”为今后的两岸关系定位、定基、定向。尽管这里讲的是“中华民国”,但毕竟是“两岸同属一国”即“一个中国”,从宪法高度对“两国论”、“一边一国”乃至“特殊国与国关系”等两岸定位进行否定,这就从法理上消除了两岸关系今后发展的一个重大政治障碍。换言之,今后两岸定位的争执,只是两岸内部一家人之间的纠纷,这就为进入“一个中国什么都可以谈”的政治框架奠定了基础。今后两岸就可以在这样的“一中”平台上博弈,这也是两岸和平发展、良性互动的政治前提。陈水扁上台时的“四不一没有”只是以“不修宪”的消极态度瞒天过海,而马英九是积极、倡导性地以“一中宪法”为纲,纲举目张地引导大家向着宪法指引的“一中”方向建立自己的国家观及行为规范,并包含着遵守国家法的约束意义。这对于强调法制的两岸及海外尤其是美国等,提供了理解两岸定位至关重要、且合情合理的基本点。

  同时,马演说还强调了台湾“民意”对“一国两区”的支撑。马英九特意表明,“20年来两岸的宪法定位就是‘一中两区’,历经3位‘总统’,从未改变。”有心人都会注意到马这里省略了两蒋时代,而是巧妙地以“台湾话”针对三任所谓“民选”总统(李陈马)阐明立场。这就是说:1、“一中两区”并非马英九个人创造、也不是今天国民党一党的一面之词。这是台湾光复以来,尤其是1996年民选以来包括陈水扁任期在内的台当局一以贯之的有关两岸政策的主张。2、这20年的政府都是“民选”的,而且每次都是全岛为两岸政策争论不休,最后才投票选举,因此当然可以合理地认为“一中两区”就是台湾这20年来一以贯之的“主流民意”。3、由于这是台湾多年来一以贯之的“主流民意”的“最理性务实的定位”,当然就不是大陆强加于台湾或美国强加于台湾的,而是台湾民众自己自主的选择,而且是长达20年来一以贯之的民意选择。这实际上就是在印证北京关于“‘一中’并非大陆单方面强加于台湾”的说法,与王毅主任“两岸一家人”的提法相互呼应。这说明,“一个中国”或“都是中国人”,不仅是以两岸法理(宪法)为基石的共同规定与制度约束,而且是两岸绝大多数人民出于血缘、感情、文化的共同认知与相互定位。“三通”等带来的经济互惠是在上述民主与法制的基础上结出的硕果。

  如果把上述马演说中的两个重点概括一下,可以称为“一个定位,两个依托”――即“一中两区”的定位,依仗“法理”与“民意”的依托。这是马演说中表达的最大“热意”与善意。

  冷静关注马演说中的“冷风”

  马演说中的“冷风”,主要就是有关“台湾安全铁三角”的论述。以“两岸和解、活路外交、强化武力”构筑“等边”三角型,并表示要“同等重视、平衡发展”。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