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评论滚动>正文

戴旭:中国应打造“门外防线”

2012-06-15 07:12 环球时报 我有话说 字号:TT

  “香格里拉对话”结束后,美国防长帕内塔“巡视”了南海战略要地金兰湾。这是美越历经数年眉来眼去之后的第一次战略拥抱,是亚太地区政治格局重要的质变标志。但美国没有想到,俄罗斯抓住美国战略东移的时机,也摆出战略东移的架势。表面看起来是战略上“驰援”中国,实际上是俄罗斯的一次全球性的主动战略出击,以彻底改变近20年来俄罗斯被排除在重大国际事务之外的局面。两个曾经在世界上分庭抗礼的国家,在新的时间、新的地点,以新的形式重新站上了擂台。

  由于美俄各自国家战略不同,利益重心不同,所以虽然看上去双方似乎都围着中国转,但真实意图是完全不同的。美国是全球一盘棋,为将来击破中俄提前布局,而俄罗斯的战略东移,实际上也是声东击西。已经无力与美国全球争衡的俄罗斯,利益重心在原苏联、今独联体地区,太平洋只是俄罗斯的一块战略鸡肋,属于边缘利益。俄罗斯希望以中国为支点,借助并辅助中国的力量,在这里对美国进行战略阻滞,这样,俄罗斯就可以集中力量,在中亚方向对美国北约东扩、欧盟东进、欧洲部署反导系统等,进行战略推挤。

  战略的实质永远是国家和民族的生存发展,但战略思维的特点是依据现实顺势而为,战略路径的选择是趋利避害。当前世界形势与中国改革开放之初比已有天翻地覆的变化,美国对中国的定位及中国海域的安全形势都完全不同于以往,而中亚地区对中国的意义也具有新的内涵。笔者据此认为,中国未来国家发展的战略重心,应该从遥远的“海外(西方)”,逐步调整到陆地相连的“门外”,改革开放国策不变,但策略适度修正,将主要面向欧美经济出口转向区域合作全面发展。这是由以下两大国际战略现实决定的:一是从日本列岛到印度洋,是美国多年经营的政治、外交、经济和军事盟友群。在这个方向,中国朋友甚少,且实力较弱。中国需要强有力的朋友。二是美国对俄罗斯的欧亚联盟设想表现出强烈的戒备之心。可以预计,未来两国的战略博弈将会日趋激烈。这种博弈,使俄罗斯急于获得战略伙伴,以获得支撑力量。

  中国可以考虑把散布在世界各地,缺乏政治和军事保护因而风险极大的重大投资项目,集中于欧亚大陆,与困境中的伊朗和俄罗斯结成一个地理上、心理上、政治上和经济上的“命运共同体”,组成能源联盟、工业联盟、市场联盟,可以设立上合银行,发行“上元”,可以讨论建立集体安全机制,形成一个类似欧盟那样的全方位合作架构。

  作为眼下的当务之急,中俄和上合组织成员国,要坚定地反对美国对叙利亚和伊朗动武,不仅在语言、道义及安理会上表示反对,还应该完全不理睬欧美的叫嚣,对叙、伊予以实际支持。▲(作者是中华能源基金委员会战略分析师 海南海洋安全与合作研究院院长)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