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评论滚动>正文

贺文萍:埃及民主之路仍充满荆棘

2012-06-27 07:09 环球时报 我有话说 字号:TT

  埃及总统大选结果终于出炉,穆斯林兄弟会所属的“自由与正义党”候选人穆尔西,成为近60年来埃及首位非军方出身的民选总统。这无疑是埃及民主政治向前迈进的一个重要标志。

  然而,民选总统穆尔西似乎“先天不足”。埃及最高军事委员会早已在此轮总统大选前就“果断”出手,既解散了由穆兄会控制的议会,又把立法权、制宪权、预算制定权,以及对外宣战权等权力悉数收入囊中,使得既无宪法支撑,又无议会后援,更无军队可指挥的当选总统穆尔西颇有被“架空”之感。

  埃及此轮政治风暴来得突然,所走的民主政治转型道路也十分特别。2011年2月的群众大规模游行抗议赶走了穆巴拉克,换来的却是把持过渡时期权力的将军们。在一年多的政治转型过渡期内,军方和其他政治势力间的矛盾和对抗日益激化,双方围绕议会选举、制宪委员会的组成等政治过渡“路线图”争执不断。最终,在新宪法尚未制定的情况下,倒置性地依次先举行了议会和总统选举,以至于艰难产生的民选总统却不知在其后产生的宪法将赋予他何种权力。

  埃及人民在跌跌撞撞学习和品味民主所带来的酸甜苦辣时也逐渐呈现疲惫和困惑。在社会大动荡和大变革之初,人们带着对新时代的美好憧憬和对民主的极大热情积极参与投票和选举。2011年3月,在埃及军方就先进行议会选举还是先制定宪法而举行的全民公决中,投票率曾高达80%。其后,投票率则一路走低,此次穆尔西实际上也仅获得埃及人口中约1/4人的支持。

  较低的投票率和较接近的候选人得票率充分说明埃及社会不断加剧的分化。在一年多的政治转型过程中,由于各利益相关方和各大政治力量均把主要精力和资源用于政治博弈,埃及的经济发展在政治变革后反而呈现加剧下滑的态势。居高不下的通货膨胀率、失业率和贫困率粉碎了一些人对寄希望于政治变革带来民生改善的梦想。很多人终于明白,民主并不能自动带来面包和工作。资本和投资总是喜欢与稳定的政治环境比邻而居。

  和大多数非洲国家一样,由于埃及缺乏强大和先进的现代民族工业以及发达的资本主义商品经济,使得其民主政治的推动力量———中产阶级和市民社会的基础相对薄弱。冷战后许多非洲国家的民主之路之所以走得异常艰辛,根本原因在于其民主进程的启动发轫于外部历史事件和因素的推动,而不是自身各内部因素发育的成熟。在国家整合、民族认同和社会共识尚未彻底完成,政府权威未曾确立的情况下就跳跃式地进入政治平等阶段,使得以往阶段未解决好的民族、部族、宗教等问题和政党政治纠缠在一起,制约了民主政治的发展。

  经济挑战也是催生此轮北非国家社会变革的重要推手。当变革的大浪迎头打来,埃及国家与社会各层面只是在“不要什么”方面迅速达成共识,但却在“要什么”方面不能凝聚意志。这决定了埃及的民主之路必然充满荆棘。▲(作者是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所非洲研究室主任)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