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评论滚动>正文

美太平洋司令:我不想假设南海发生战争

2012-06-28 08:40 环球时报 我有话说 字号:TT

  号称全球规模最大的22国“环太平洋-2012”海军联合演习27日在美军太平洋司令部总部的指挥中心夏威夷基地附近海域拉开帷幕,中国未被邀请参加这次演习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就在这次演习开始的前一天,美军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塞缪尔·洛克利尔海军上将26日出现在中国,开始其访华之旅,引起世界媒体的议论纷纷。自从美国调整亚太战略后,中美在太平洋的关系,尤其是军事关系引人关注。太平洋司令部是美军各大联合司令部中最大的一个。洛克利尔今年3月就任美军太平洋司令部司令,上任近四个月来,已经两次来华访问,上一次是在今年5月参加在北京举行的第四次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他如何看待中国军力以及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南海等亚太海域的局势,对于美军新的亚太战略又是如何解释的呢?《环球时报》记者26日对洛克利尔上将进行了专访。

  希望与解放军共同构建亚太安全

  环球时报:这次访华是您第几次来中国?您对中国的印象如何?

  洛克利尔:这是我第二次访问中国。我是美国人,但你知道,美国是由许多不同的民族组成,其中包括华人群体。在美国,华人群体非常强大,因此我们对中国文化、中国美食、风俗习惯非常熟悉。所以,我在这里有种家的感觉。

  环球时报:很高兴听您这么评价中国文化和中国人。不过,我的一些中国朋友听说我来采访,希望让我转告您,他们对五角大楼与美国军力近年的一些表现表示担忧。很多中国人都认为,美军在亚太的一些行动对中国来说是一种威胁。您怎么看这种观点呢?

  洛克利尔:我想说,可以多回溯一下上个世纪。那些年,美国军队与盟国、伙伴们一起构建了安全环境。从现实上看,这些环境保证了亚洲经济的崛起与众多国家人民的安全,尤其是中国人民。所以,从某种程度上说,我认为,美军长期以来参与构建的安全环境在亚太地区推动了当前中国经济的成功。因此,我希望中国人也能认识在亚太地区有许多美国的利益。毕竟,美国的经济已经与中国及其人民非常紧密地一体化了。我相信,这也是一种视角。军力也是我们融入世界的一部分,它必须是经济性的,也必须是社会性的。但是我们相信,假如能与伙伴、盟友以及中国一起携手面向未来,我们肯定能够共同参与到和平与繁荣的安全环境构建中。

  环球时报:既然如此,作为美军太平洋司令部司令,您认为可以做些什么,才能减少中国人被美军威胁的感觉呢?

  洛克利尔:你知道这涉及到一种军事事务。从军事角度看,我肩负着从美国西海岸到印度洋的军事责任,面对着许多安全的挑战与机会,比如,我们必须在太平洋担负美国本土的防御;对美国在亚太地区五个盟国持续发展的责任,这点对美国、盟国、地区安全非常重要;我们还必须保证全球海运通道的自由通行,这涉及到所有国家的繁荣以及地区内的自由。很明显,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会产生竞争行为,也会在一些事情上与许多盟友、伙伴以及中国产生不一致的地方。但我想,我们应该更多地集中在那些我们能够实现一致的地方,进而压倒那些不一致的地方。我们有许多一致之处。在亚太地区生活着36亿人,这里是世界上自然灾害最严重的地区。为了构建安全环境,中国人民解放军可以加入美国及其伙伴、盟友在安全网络上的构建,我们可以通过人道主义的灾难救助、一些医药科学的共事与合作,进而控制不愉快事情的传播。我想,我们应该聚焦于那些我们能够共事的地方,而不是常常挂念那些目前还很困难的摩擦点。

  不担心南海会有战争

  环球时报:现在南海局势非常不稳。一些人担心南海可能会发生战争。您是否担心战争会在南海爆发呢?

  洛克利尔:我们并不担心南海会有战争。对于所谓的南海可能发生战争,那只是一种假设的问题。我不想谈这些假设的问题。如果要假设战争,那我们能够在世界许多地方做许多事情。所以,我不想谈论战争,我想谈论一些南海的现状。第一,美国不站在领土争议的任何一方,但我们希望这些争议能够和平地解决,或者在一些基于规则与法律的论坛中解决,任何一方都不能强迫另一方,这样才能够在处理这些领土争议中惠及相互之间的所有人群。这不仅仅指南海的争议,而是指全世界所有领土争议。现在全球已发展出了许多机制能够允许各国坐在一起解决问题。我想,最终将会有一种和平解决的方式。第二,南海纷争涉及到刚才我们谈过的全球海运通道自由航行的问题。我的一个主要关切是,保证这个海域的航行自由,以及保证全球其他国际海域的自由通行之义务。在南海问题上,我们常常会有一些误判,但只要我们相信还能够通过合适的对话得以解决,我们就能避免冲突。

  环球时报:这看起来又涉及到美国与中国的战略互信问题。然而,五角大楼与解放军之间的互信看上去并不好,且这些年双方关系也没有什么提升。这是为什么?

  洛克利尔:的确,我认为我们应当比现在做得更好一些。但中美之间的互信正在提升。美军参联会主席马伦去年访华;中国国防部长梁光烈也刚刚结束了访美,与美国军方进行了愉快和不错的交谈。中国国家主席、副主席与美国总统和副总统也数次会面。我也是继几个月前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中跟随希拉里国务卿访华后再一次来中国。因此,我认为,中美关系之间有许多积极的信号。但我的确认为我们需要聚焦于那些一致之处,我们有太多彼此能够相互认同的地方,比如军事对军事、民间对民间等。中国海军官员们曾与我们一起参加过论坛,加强了相互学习。我们舰队的官兵也非常希望在未来几个月能够来这里交流。

  环球时报:听上去您对目前中美之间的军事互信还比较满意?

  洛克利尔:我并没有说我很满意。我认为,我们必须要继续往前走。我想,只有双方彼此交流,才能产生相互信任、相互尊重。必须彼此对话,才能相互理解,否则,肯定无法解决相互信任与尊重问题。

  不会将中国军力视为威胁

  环球时报:作为媒体人,我浏览美国媒体时,常常发现他们在谈论中国威胁,特别是中国军力威胁。其实中国军力与美国相比,还是较弱的一方。您怎么看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事实力?

  洛克利尔:我希望这次来中国能够多参观一些地方。我想在未来几天里会有这样的机会。我相信,中国人民解放军与美国军力都有相似之处,我们都在响应领导我们国家的决策者与人民的需求。在某种程度上看,解放军在崛起,变得越来越强大。但我不太注重这些,我注重的是,它能否确保透明度。我们之间有许多对话,以便相互理解。在安全环境中,我们有许多互补之处。这个世界有太多的事情让我们担忧。而我们需要相互帮忙,我们也应该花更多时间来讨论这些议题。

  环球时报:那您是否认同一些美国媒体所称的“中国威胁论”呢?

  洛克利尔:我不能确定你说的那些媒体是哪些。我想,所有国家都会面临各种威胁,无论是人道主义灾难,还是恐怖主义,或者某种不可确定的因素等许多种威胁。对于你问我是否把中国人民解放军视为美国利益的直接威胁?我想说,现在我不会那么想。

  环球时报:两年前,我采访过时任美国国防部副部长弗卢瓦尔。她说,五角大楼不把中国视为敌人和对手。但后来据中国媒体的调查,90%以上的中国受访者并不认同弗卢瓦尔的说法。许多中国人认为,五角大楼实际上一直在这么做。您是怎么看待这个观点的?

  洛克利尔:我无法很好地控制中国民众对美军军力的感受。我还是想重申的是,与那些会产生不良后果的对话不同的是,中国人民与美国人民之间最大的利益就是保持一个综合的、建设性的关系。我们的经济、我们的社会太缠绕在一起了。对于我们来说,怂恿两国军力进行不必要的对抗和不必要的误判,肯定不是两国人民的最大利益。因此,我们应该不要再揣测彼此的军事意图,我们需要谈得更多的是,如何保证我们的后代继续保持繁荣。

  环球时报:那么您怎样定位中国人民解放军?敌人、朋友,还是对手?

  洛克利尔:我即将和他们会面。我们把他们定位为“了解对方的行家”。我们都必须保证各自的国家利益不受侵犯,都必须做好防御工作,都必须确保国家的安全,然后按部就班地去做。我确信,中国人民解放军也是这么做的。中美之间的国家利益有如此多的一致,在未来,假如在同一个环境下有美国军队、我们的伙伴、盟友,还有中国军队,那将是非常有意思的事情。我们正在往那个方向努力,构建一个安全和稳定的环境,以确保未来一代的繁荣。▲(环球时报记者王文采访整理)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