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评论滚动>正文

里夫金:第三次工业革命,中国不能滞后

2012-07-05 07:20 环球时报 我有话说 字号:TT

  新型通信技术与新型能源系统的结合,通常预示着重大经济转型时代的来临。按照这一理论,我认为,我们已经进入第三次工业革命。19世纪以蒸汽机为标志的第一次工业革命和20世纪以电气化为基础的第二次工业革命之后,如今人类进入以绿色科技为领先的第三次工业革命。

  欧洲率先进入第三次工业革命,其中两个重要的标志,一是2007年欧盟建立了“20-20-20到2020”计划,即到2020年之前,温室气体在1990年基础上减排20%,能源使用效率提高20%,可再生能源的利用增加20%。二是在2007年,欧洲议会通过正式宣言,引入建设第三次工业革命所需的5大支柱计划,从此走上新经济之路。

  正如我在新著《第三次工业革命:新经济模式如何改变世界》中所言,第三次工业革命的第一大支柱是从化石燃料结构向可再生能源转型。欧盟已经承诺,到2020年20%的电力将来自可再生能源。第二大支柱是用世界各地建筑收集分散的可再生能源。欧盟拥有1.9亿幢建筑,欧盟的目标就是,将它们转化为微型绿色发电厂:在房顶收集太阳能,在屋前装上风能发电设备,利用地热供暖,将厨余垃圾转化成生物能源。这一支柱可以在世界任何地方促进当地经济,创造大量就业。阳光不会一直明媚,风力不会一直充裕。所以,第三大支柱是,我们必须在建筑和其他基础设施中使用氢和其他可储存基础来储存这些可再生新能源。第四大支柱是互联网技术革命与可再生能源相结合所建立起来的神经网络。当成千上万栋建筑开始生产绿色能源,并把它们存储起来时,人们可以把这些电能输送到电网中去,通过能源互联网实现与他人的资源共享,其工作原理与现在的互联网一样。第五大支柱是以插电式或燃料电池动力为交通工具的交通物流网络。到时可在任何一个生产电力的建筑中为车充电,也可通过电网平台买卖电力。

  我想强调的是,这五大支柱只有组合起来,才能形成新的经济模式。美国总统奥巴马犯的错误是,他主张绿色经济,投入了几十亿美元给许多独立的项目,但这些多是彼此没有联系,没有成为新经济建设所必需的基础设施。

  可以说,美国是20世纪世界经济发展的楷模。二战后,美国大力发展高速公路,进行基础设施建设。在大约40年时间里,美国的新就业全部依赖于基础设施建设。这也是我们现在要做的。德国和北欧国家的发展也很迅速。我5月底去韩国见了李明博总统,他们也正在制订绿色增长计划。

  在第二次工业革命期间,欧洲和美国花了25年时间建立新的基础设施系统,又花了25年时间完善它。第三次工业革命所需的时间会更短。欧盟有2020年和2050年计划,建设5个支柱基础设施的工作应该在20年内到位,使设施成熟还需要再有20年时间。我们现在的任务是,维持第二次工业革命,不能让它死亡,同时必须迅速地投资于第三次工业革命,以便在未来25年能迅速摆脱第二次工业革命。到那时,还坚持停留在第二次工业革命的国家将被淘汰。

  欧洲虽然深陷债务危机之中。其实,欧洲遇到的问题与美国、中国一样,那就是第二次工业革命正在终结。“欧洲统一”下一个阶段需要做的就是加快第三次工业革命。这个任务不可能一天就完成,但应该说,欧洲正处在非常有利的位置。

  我认为,亚洲在第三次工业革命中担任先行者和领导者的机会很大。亚洲正在进行基础设施建设,而且速度非常快。在今后几年中,中国需要对未来的经济发展方向做出重要决定,如果选择第三次工业革命这条道路,那么中国极有可能成为亚洲的龙头,引领亚洲进入下一个伟大的经济时代。▲(作者Jeremy Rifkin是美国华盛顿特区经济趋势基金会主席,本文由段聪聪采访整理)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