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评论滚动>正文

桥本隆则:日本公共厕所免费手纸的变迁

2012-07-06 16:08 南海网 我有话说 字号:TT

  在搜狐网上看见以下新闻:在青岛栈桥附近第六海水浴场的公共厕所内,免费提供的卫生纸已经用完,当记者走访了前海一线的公厕后发现,除了过度使用,“一纸多用”的情况也很严重,有的用来擦手,有的洗完脸后拿来当毛巾用,还有的拿来擦脚、擦鞋……对此,管理人员也很无奈。

  一卷手纸一群人疯抢,这种情形屡见不鲜。即使是以公众素质高闻名的北京,推行公厕免费提供卫生纸后,也存在着过度使用的问题。而且,“公家的不要钱可以浪费、带走,公用的没人管可以破坏”——这种公共道德意识的缺失,在我们周围早已司空见惯:也因为此,街头电话亭没有完整的,垃圾箱时常被烧并且难以分类投放,公共绿地常遭踩踏……出现这样的情况,到底是人的素质是如此低下,还是某些部门没有下功夫去做好事呢?

  日本的厕所改造是从40多年开始。当日本经济起飞以后,很多地方开始从冲水坐蹲型的日本地坑厕所转变到现代流的座式马桶,开始使用的地方不多,直到日本最大的卫浴制造商TOTO开始研发出带水冲式马桶后,日本的厕所有了一个革命式推进。同时,日本纸张制造商也开发出最柔软的手纸,使得日本座式马桶与现代厕纸进入每一个家庭。即使是偏僻遥远的新泻农村,冬季都会准备有干净的温水马桶以及干净的手纸。当然,与家庭不同,厕纸在日本的大都市里,也经历了一番波折。

  我曾在大阪以及东京居住,所以在这两个地方体会到了不同之处。大阪是商业之都,很多事情都从商业经济的角度去考虑,在大阪人流最多的地下铁站(大阪市管理),每个厕所里都没有准备手纸,连大阪最有名的观光地—大阪城公园的厕所(大阪市,大阪府管理),也是90%的厕所没有准备手纸,这让出入的行人以及远道而来的游客感到很不方便。

  东京是日本政治之都,需要从国家全局考虑问题比较多的地方。东京的营团地下铁也与大阪一样,很长时间在厕所里都没有提供手纸,据营团地下铁的广报课说,从1973年开始公司就没有提供免费手纸,原因是很多人不顾公众利益,滥用手纸并且搞破坏。而1973年,正好是中东国家对美国的石油禁运,制造手纸原料的石油不足,由此日本全国各地出现偷盗公共厕所手纸的现象。没有办法,在这一年日本很多地方都取消了免费的手纸。后来,尽管有极个别的地方恢复了个别车站提供少量免费手纸,大多数地方还是继续实行付费手纸。

  不提供免费手纸,不等于没有提供手纸,而是要花100日元(大约8元人民币)去门口的自动贩卖机购买。很多过往行人为了省钱,用在路上免费分发的纸巾来上厕所,很多厕所被这些纸巾堵塞,对于厕所设备的保养也成为大问题。特别是日本女性更是如此,我认识的一位30多岁的女性告诉我,我实在没有办法才花钱去买纸巾,否则我都是用不花钱的免费纸巾,能省就省,有时用的时候还暗暗祈祷,不要把下水道堵住了。还有一位我认识的老太太,每次乘坐地下铁前,先去车站上的大楼里的厕所(那里提供厕纸)然后才去做地铁,因为她把坐地铁看成一件麻烦事情。同样受到影响的还有来自海外的旅客,为了不买那个100日元的手纸巾,很多人用报纸,或者其他的纸张来上厕所,由此,众多的车站不得不用外语善意地提醒:“车站的厕所只能用柔软手纸。”

  但是,在东京营团地铁的民营化以后,这个状况迅速改变。虽然营业上不断被要求减少赤字,可是为了与其他交通工具竞争,吸引更多的乘客,搞好厕所是一个最快捷的好办法。于是,免费手纸的办法又重新拿了出来,且在原来的基础上加以改进后再次实行。比如说,很多厕所的手纸很快被用完(超过正常的人数使用),于是厕所外的手纸箱里增加了一把裁刀,转过一个30cm左右会被截断,省去了有些人一下子拉出几十米长的事情发生。

  其实,厕所管理的好坏是一个城市或者一个国家的管理水平的高低的表现。如果一味用官式的管理方式,不但不能管好厕所而且只会成为一个吞钱的无底洞。当立场转变,真正以民为主的时候,厕所的手纸可以免费,管理也会上个台阶。

责任编辑:王京涛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