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评论滚动>正文

梅新育:中国通胀反弹压力仍很大

2012-07-10 08:41 环球时报 我有话说 字号:TT

  如同人们预期的那样,9日发布的6月份通胀数据落到低谷: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同比上涨2.2%,为29个月来最低水平。笔者认为,这一数据表明我们在“稳增长”过程中面临较多的主动权,但这轮通胀压力的减轻很大一部分归因于国际经贸因素,不应高估通胀压力减轻的成就。

  笔者认为,此轮通胀数据的下降,首先与国际市场大宗商品价格下降密切相关。持续9年的初级产品牛市是中国最大的输入型通货膨胀因素,但从去年起,这轮牛市已告终结,整个初级产品市场正走向熊市,导致中国国内通货膨胀压力减轻。在当前国际市场上以美元计价的大宗初级产品价格下跌时,中国国内以人民币计价的价格也相应下跌,通胀压力趋向减轻。在中国公布6月份通胀数据同日,全球初级产品市场继续下挫,原油价格下跌3.2%之多,预示着未来中国输入性通胀压力将进一步减轻。

  与此同时,中国面临的资本流入压力减轻也是导致通胀数据下降的重要因素。近年来,旨在寻求人民币升值和中国房地产、股票等资产价格上涨收益的投机性热钱给中国的通货膨胀火上浇油。然而,自从去年下半年新兴市场经济体普遍发生经济波动以来,资本外逃成为众多新兴市场经济体的普遍现象,中国虽然经济基本面好于其他金砖国家,但也未能完全避免资本外逃冲击,正常的外资流入也趋缓。在这种情况下,通货膨胀增长的压力自然有所减轻。

  一般而言,为了“保增长”而放松货币、财政政策,将加大通货膨胀压力,只有在通货膨胀压力较小或正在趋向减轻之时,放松货币政策方才不至于引发通货膨胀大幅度上升的后果。因此,目前通货膨胀压力减轻确实给我国“保增长”创造了更大的主动空间,但我们应该看到,这种主动权一方面来自于国际大宗商品市场的价格下降等因素,另一方面也归因于我们持续的贸易顺差,使得我们的货币汇率相对稳定,才没有像印度等新兴经济体那样在实现“保增长”与“抑通胀”双重目标中激烈冲突,分外被动。

  更何况,中国的通货膨胀压力依然存在反弹因素。食品价格一直对中国居民消费价格变动影响很大,这次食品价格上涨压力减轻甚至下降,可归因于夏季鲜菜价格下降以及肉类价格下降。然而,时鲜蔬菜上市旺季终将过去,肉类价格的明显下跌也已经令养猪户备感吃力。为了避免价格“过山车”,有必要适度维护肉类价格以保证养猪户收益。

  此外,在国际初级产品市场行情持续下跌的情况下,国内矿产企业也需要准备经受沉重冲击。毕竟,中国国内矿产品位不高,往往只有在国际市场牛市时才有开采的商业价值;一旦步入熊市,就经受不住进口矿产的竞争。对此,我们要保持清醒的认识,不能高估CPI压力减轻的成就。▲(作者是商务部研究院研究员)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梁爽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