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评论滚动>正文

汪巍:为何说非洲地位将不容小觑?

2012-07-13 15:42 环球网评论 我有话说 字号:TT

  作者:汪巍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

  近年来,在“世界多极化”和“经济全球化”两大世界进程中,非洲越来越显眼。“联合自强”成为非洲国家的必然选择。事实上,非洲国家通过区域合作、多边斡旋,逐步化解了民族、部族、宗教、边界等的矛盾,使“以非洲人的方式解决非洲的问题”已经成为一种趋势。“联合自强”扩大了非洲大陆的凝聚力,在维护和平与促进发展的道路上,非洲在国际战略格局中的地位将会上升。

  “联合自强”成了应对西方的必然选择

  首先,在经济全球化浪潮中,非洲国家依托非盟和次区域组织,通过经济联合壮大竞争实力,努力摆脱经济边缘化的状况,致力于建立公正合理的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成为推动国际格局多极化的一支重要力量。联合自强扩大了非洲大陆的凝聚力,在维护和平与促进发展的道路上,非洲在国际战略格局中的地位将会上升。

  其次,非洲联合自强是非洲国家执政党携手应对西方国家压力的必然选择,它在西方国家控制与非洲国家反控制相互较量中向前发展。面对西方国家利用“民主化”干预非洲政局,非洲国家更注重依靠自身机制维护地区安全,非洲区域组织将在制止冲突方面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

  发达国家正极力通过非洲区域组织成片开发市场,面对苛刻的贸易条件和北方国家要求开放市场、降低关税的压力,非洲国家在建立自由贸易区方面并不急于求成,而是扩大市场开放程度与市场保护相结合,通过南南合作和南北对话扩大经济外交的回旋余地。

  第三,民主化、多党制、私有化、贸易自由化扩大了非洲国家的利益共同点。“非洲发展新伙伴计划”启动互查机制,在自愿基础上加入该机制的非盟成员国,须将其政府管理、经济政策以及人权等方面的情况公开,接受其它成员国按照既定标准进行检查和评估。非洲互查机制旨在通过推动各国政府实行良政,达到政治稳定、经济快速增长的目的。它有助于非洲国家在探索适合自身特点的政治制度过程中,促使执政党扩大和改善民主,实行公平、民主、团结的国内政策,制定符合国情的经济发展战略,改善经济发展的内部环境。 

  非洲国家“联合自强”呼之欲出

  首先,从体制上来说,非洲国家大都实行了议会民主制、多党制,在意识形态上并不存在明显冲突,所以非洲国家政治领域合作不断深化,包括加强执政党之间合作,抑制反对党,对付西方国家压力;建立议会联盟;谴责军事政变、调解政党纷争和选举争执等诸多方面。

  其次,联合国公布的全球48个最不发达国家中,有33个在非洲。在私有化、贸易自由化浪潮中,许多非洲国家国内产业、内部市场受到冲击。非洲国家在经济全球化进程中不甘于边缘化,在探索适合自身特点的发展道路过程中,他们在农业、税收、贸易、债务等问题上加强协调,维护自身利益,改善经济发展环境。

  “以非洲人的方式解决非洲的问题”

  首先,充分发挥区域组织、多国协调在调解内部冲突、维护地区安定方面的作用,“以非洲人的方式解决非洲的问题”。在此形势下,非洲区域组织在依靠集体力量调解冲突、制止武器走私、促进地区安定方面做出了积极努力。如东非国家政府间发展组织——伊加特和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在协调立场、维护地区稳定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促进了大湖地区的稳定。

  其次,经济一体化进程逐步向前发展。非洲国家经济上带有对外依赖性,为了趋利避害,实现经济可持续性发展,非洲有一系列区域组织已制订并在逐步落实经济共同体、关税同盟、自由贸易区的发展规划。东南非共同市场、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相继启动自由贸易区。东南非共同市场准备以循序渐进的方式,在实现资本、商品和劳动力自由流动的基础上,到2025年实现统一货币。

  实行市场保护与市场开放相结合,是非洲区域经济一体化的一个重要特点。各区域组织既开放市场、促进贸易、投资和旅游,也采取保护性措施反倾销。例如,在遇外国产品倾销时,东南非共同市场允许成员国暂时调高关税和进口附加税,并就采取贸易保护措施的期限作了相关规定。

  区域合作促进了北非与黑非洲的交流合作。非洲两大区域合作组织撒赫勒——撒哈拉国家联合体和东南非共同市场成为北非与黑非洲国家团结合作的重要纽带。随着贝宁多哥在第四届“撒赫勒——撒哈拉国家联合体”首脑会议上加入撒赫勒——撒哈拉国家联合体,使该组织成员国从16个扩大到18个,它反映出联合体增强了北非与黑非洲国家的凝聚力。东南非共同市场自由贸易区中埃及肯尼亚等大国,通过采取减免关税等措施,有力地促进了北非与黑非洲的经贸交流。

  第三,在世界贸易组织等多边和双边谈判中协调立场,维护自身经济权益。非洲国家对发达国家的农畜产品出口仍面临不少障碍,西非贝宁、布基纳法索科特迪瓦乍得尼日尔塞内加尔年产棉量100万吨,95%出口,面对欧美国家每年约500万吨的棉产量和对棉花生产每年近四十亿美元的补贴,非洲产棉国一方面呼吁发达国家取消对农产品的补贴,另一方面扩大棉花内需,在西非现有的约20个纺织厂的基础上扩大生产规模,在2012年西非地区纺织工业吸收当地产棉量达25%。

  欧洲国家对养牛业的补贴平均每头牛每日超过1美元,而非洲有相当数量的贫困人口人均日收入在1美元以下,发展畜牧业、开拓国际市场受到资金严重短缺的困扰。在农副业方面,西方国家的非关税壁垒,如美国在农产品进口中实行的卫生检疫标准,往往把绝大多数非洲国家的瓜果、蔬菜、鲜花等农产品拒之门外,赞比亚等国迫切要求改变这种状况。

  在西方国家要求降低关税、开放市场的压力下,非洲国家还将继续抗争。参加了七十多个国际组织、对非洲大陆投资最多的非洲国家——南非,在经济集团化的潮流中,既利用非洲区域合作组织扩大市场份额,也积极开展与欧盟、北美自由贸易区、拉丁美洲国家的贸易互惠谈判,旨在利用经济全球化增强综合国力。

  第四,区域组织注重结合非盟经济纲领——“非洲发展新伙伴计划”(英文简称“NEPAD”)开展合作。非洲区域经济组织的成员以欠发达国家为主,他们都重视依托非盟、通过NEPAD吸收更多西方的资金。而西方国家把资助NEPAD与非洲国家改善政府管理、惩治腐败并建立相应的监督机制相挂钩,为落实NEPAD设置了种种条件。    

  在此情况下,本着减轻贫困、争取实现经济可持续性发展的共同目标,非洲次区域组织—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东南非共同市场等在“非洲发展新伙伴计划”框架下争取将发展项目纳入NEPAD资助范围,并积极开展非洲国家之间的合作,包括利用资源优势和经济互补性,在工业、交通等领域共同开展项目。(完)

责任编辑:王京涛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