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评论滚动>正文

讲故事是美国大选的秘密武器?

2012-07-19 09:22 观察者网 我有话说 字号:TT

  美国大选,奥巴马和罗姆尼来来去去地互相攻击。让我们都喘息一下吧。日前,奥巴马携夫人接受了CBS(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专访,而此次专访将会是一个意味深长的转变。

  奥巴马用了许多他平时挂在嘴上的表达。比方说,“此次竞选仍然关乎希望……关乎变化。”(It’s still about change, it’s still about hope) 还有他“低估了政治解决问题的程度。”这一切我们都司空见惯了。当奥巴马被问及:担任总统期间的最大失误是什么?整场对话变得有趣了起来。他回答说:“最大的失误,是认为总统这份工作就仅仅是将政策落实好。”

  那除此之外还需要些什么呢?奥巴马说:“美国总统的另一主要职责,是为美国民众‘讲故事’,从而激励美国民众的意志,使其变得团结乐观,这点在困难时期尤为重要。”

  哦,原来这就是过去三年半以来我们缺少的关键要素:讲故事。但奥巴马仅仅为自己的政治生涯做了一个诊断,却没有给出他的处方。激励民众意志,让我们变得团结乐观,这样的叙事(narrative)在哪儿呢?我们刚刚摆脱了金融危机的阴霾。对罗姆尼过去的贝恩资本公司以及各式各样的商业惯例,奥巴马通过竞选攻势来给我们做了一个迅速的普及,但他却没有给我们提出一个替代资本主义的叙事。

奥巴马其实很会讲故事

  当然,罗姆尼一方也没有。罗姆尼在接受访谈时,对奥巴马的这句话给作了一个无力的回应:“总统不是来给民众讲故事的,总统应当领导民众。”

  所以,奥巴马没有给出一个答案,罗姆尼也还没搞明白,总统并不是一个国家的CEO那么简单。讲故事,构造一种叙事——这都是传达思想和价值观的重要部分,也是领导人引领民众的重要组成部分,尤其是作为一国总统。

  编剧大师罗伯特·麦基说:“故事是创造性的转化,将生活本身转化为更清晰、有力、富有深意的体验。”故事是“交流的货币”。或者像《Tell to win》的作者彼得·古贝尔所说的:“在日常生活中,说服他人和将计划落实为行动的最有效方式,就是讲一些有意义的故事。”

  将计划落实为行动,这当然就是总统职责的本质所在。所以,整个竞选季就应该围绕着这个主题展开:每位总统候选人都应当说好故事,告诉人们,在他眼里我们是一个怎样的国家,更重要的是,他将会带我们去往何方。说好这个故事的唯一方法是通过叙事。Drew Westen(注:美国政治心理学家)写道:“总统讲的故事非常重要,重要到像父母小时候给孩子们讲的故事一样。这个世界是什么样,可能是什么样,应该是什么样,我们的总统和父母的世界观是什么样的,他们尊重什么样的价值观……他们的故事引领我们。”

  作为“交流的货币”,我们正是凭借着故事与叙事互相交流。对朋友们和爱人们,我们不会坐下来抛出一堆数据和幻灯片。我们讲故事。事实上,我们情不自禁地在交流故事。彼得·古贝尔说:“故事不是选项,故事是必须的。这反应了人需要感性经历的天性,因此,讲故事的必要性深深地根植在人的脑海中。”

  如果我们对竞选人的信赖真的来自于脑海中讲故事的那一部分,那么,竞选人们满足我们对于“说故事”的需求,是否就变得有意义了呢?这尤其适用于经济危机和过渡时期。在过去十年,我们国家经历了极大的危机,特别是美国人曾经所信赖的制度都遭受了失败。这都是如何发生的?我们是如何走到这一步的?我们如何面对?如果总统候选人不能对此给出一个令人信服的叙事,我们如何相信他能带领我们走出泥潭?

  “奥巴马总统没有告发那些鲁莽摧毁了经济的人,他反而让这些人来管理我们的经济。” Westen写道。“他从来没有向公众解释过这个决定。这是他说故事的一个重大失败。在这个失败背后,是他的决策失误。”

  不像罗姆尼,至少奥巴马看到了叙事的必要性。华尔街和民众之间的紧张关系还没有解决,到现在也没有构造出一个给人们以信心的叙事,告诉人们说问题一定会被解决。奥巴马的整个竞选攻势仅仅围绕着罗姆尼的贝恩资本,这是远远不够的。

  传记作者和历史学家戴维·麦卡洛说:“每一次总统选举都是一次新生。它像春天一样,让我们所有人都焕然一新。人们已经厌倦了竞选人的故弄玄虚、精心炮制和各种搏出位,人们真的希望受到灵魂的激励。在这个时候,我们每个人的状态都是最好的。”

  奥巴马和罗姆尼的总统竞选没有给人以春风扑面的感觉。不过还有时间——毕竟现在才只是仲夏而已。(作者: Arianna Huffington   译:高原 )

责任编辑:梁爽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