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评论滚动>正文

陶短房:埃及议会之争为何草草收兵

2012-07-19 09:48 环球网 我有话说 字号:TT

  原题:埃及议会之争:门旗亮相 点到为止 

  作者:陶短房

  6月30日,穆斯林兄弟会所属自由与正义党主席、埃及当选总统穆罕默德.穆尔西宣誓就职,成为后穆巴拉克时代首位正式国家元首,及埃及成立共和国以来首位没有军人背景的总统。仅一周后,7月8日,穆尔西签发总统令,要求此前被埃及最高宪法法院裁定“选举进程部分违宪”而被军方下令解散的埃及下议院重启,引发埃及总统选举后新一轮政治对抗。

  然而局势的变化迅速且极富戏剧性:两天后,埃及最高宪法法院裁定,穆尔西总统令违宪,必须中止;又过了仅仅一天,总统临时发言人亚希尔.阿里便代表总统宣布“尊重最高宪法法院裁决”,放弃了重启下议院的初衷。自总统令发布至主动放弃,仅过了短短4天,期间下议院只进行了一次短暂会议,不仅时间只有短短十几分钟,且许多议员并未捧场。

  兄弟会相继在下院、上院选举中大获全胜,并进而在立法、制宪等重要领域掌握话语主导权,曾被认为是其在后穆巴拉克时代最大的胜利,但这一胜利随着上个月中旬最高宪法法院的“违宪”裁决,和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解散议会、收回立法权的实施,而变得摇摇欲坠。此番穆尔西挟胜选之势,烧起新官上任的三把火,被普遍认为是对军方“太上皇”的直接挑战。

  既如此,何以阵势刚刚列开,兵未合、战未酣,穆尔西和兄弟会就草草鸣金收兵了?

  首先,军方阵脚稳固,而兄弟会则底盘尚虚。

  议会的解散突然让人们意识到军方实力的雄厚,和埃及政治过渡成果的脆弱,而穆尔西和兄弟会在总统选举上的险胜也表明,后者最可倚赖的民意支持,在埃及社会共识远未凝聚,各宗教、阶层和政治派别间存在许多隔阂、矛盾的当下,同样不足以让兄弟会和原教旨主义一家独大。此次总统令之争前后为期4天,始终表现为最高宪法法院和总统府间的冲突,而军方非但未走上前台,甚至如什么事都没发生般照常和穆尔西出席各种重大社会活动。军方好整以暇的背后,是胸有成竹,做好了应对准备,在这种情形下,穆尔西和兄弟会显然不会选择硬碰硬。

  其次,当选总统是福也是“祸”。

  当选总统扭转了兄弟会自议会解释、大选首轮陷入僵局后一度出现的颓势,使其重新获得埃及政治进程中的主动地位,从这点上说,是福。但穆尔西入主总统府,也让同样觊觎权力的自由派、“广场派”等其它政治派别,将斗争矛头从军方和“穆巴拉克余党”身上,暂时转移到穆尔西和兄弟会这些“新权贵”身上,7月9日下议院应总统令要求重开,自由派议员纷纷抵制,就是一个明例。这在客观上削弱了兄弟会的支持面,令埃及政治格局变得更加复杂,也令兄弟会(当然还有军方)不敢过分发力。

  还应看到,当初军方解释议会,收回立法权的肇因,是兄弟会主导下的议会以“彻查穆巴拉克余党”为由侵削军方权威,以图试探后者“交权”底线,这次试探以军方承认总统选举结果、兄弟会暂停挑战军方权威而告一段落;穆尔西当选后不到10天再挑议会之争,再探军方底线和虚实的意图明显,而军方坚决却不失分寸的迅速回应,则让兄弟会很快知难而退。从某种意义上,兄弟会并未“受挫”,因为他们的主要目的原本就是“探营”,能捞实空固好,捞不着,只要探明对方虚实,也便算大功告成。

  埃及军方和兄弟会都是埃及政坛唱主角的“老面孔”,政治经验丰富老到,且彼此知根知底,斗争也好,妥协也罢,都已臻驾轻就熟、心照不宣的化境,撕破脸皮快,握手言欢也快,如果需要,再度大打出手或再度言归于好,也不过“分分钟”的事,倘无外力干预,或出现重大“不可抗力”意外,这种“程式化较量”往往会表现为“门旗亮相、点到即止”,因为至今为止,这两个巨头是“尼罗河革命”最大的赢家,当然不希望彼此间的争斗打碎各自“坛坛罐罐”,更不希望出现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场景。(文章来自作者博客)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梁爽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