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评论滚动>正文

叶小文:中国崛起不容易 美国衰落不简单

2012-07-24 14:32 人民日报 我有话说 字号:TT

图说:中美不是对手

  《“战略焦虑”使美国亚太外交陷歧途》说,“大国生存之道是‘知其雄而守其雌’,尤其避免意愿超出能力范围导致实力透支、国家衰败。”此言善哉、实在,岂可言者谆谆听者藐藐?

  但凡一国的存亡兴衰,形格势禁,风云变幻,都难免伴随“战略焦虑”。

  近代中国从世界举足轻重的文明古国衰败为半殖民地,焦虑得“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新中国一建立,又急了点,15年便要“超英赶美”。今天的中国多了成熟稳重,少了浮躁焦虑。尽管国内生产总值已居世界第二,仍在不断告诫自己,发展机遇与风险挑战同在;中国的崛起没有那么容易,美国的“衰落”不会那么简单。今天中国的战略清醒和战略共识,是科学发展、和平发展,是又好又快、稳中求进。

  苏联一度与美国冷战,充满了紧张和焦虑。但从一部冷战史,中国却获得重要的战略启示、战略清醒:社会主义,可以在不发达国家建立,不可能在不发达国家立足。社会主义,不仅以意识形态论优劣,更要以生产力发展水平论高低。

  近代大国的崛起,往往“以霸强国”,自然“国强必霸”。而中国正走出一条与以往大国崛起不同的、新的和平发展道路。中国坚持把发展的基本点放在主要依靠自身力量和内需拉动上,同时多层次全方位宽领域对外开放,充分利用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坚持中国的发展与世界的发展相统一,顺应全球化发展趋势,努力实现与各国的互利共赢、共同发展、可持续发展。

  中国坚持的社会主义,不是冷战时期那种与西方世界不共戴天的对手,而是顺应经济发展趋势,融入世界市场体系,在经济全球化进程、世界多极化趋势中,致力于世界不同领域、不同层次扩大和深化利益汇合点,构建利益共同体,从而为自身争取和平发展的外部环境,又以自己的发展促进世界和平的社会主义,不是与谁冷战的社会主义。君子坦荡荡,当然就有定力,能成大器。

  冷战后美国成为唯一超级大国,长了不可一世的实力,也长了唯我独尊的骄气、霸气和爱管闲事的脾气。突然发现自己在走下坡路,竟有另一大国要追上来了,于是不习惯不耐烦不高兴,睡不着觉吃不下饭,种种焦虑,都在所难免。但此时的政治家就要特别清醒,要有冷静周全的战略反思。如听任战略焦虑导致战略误判,力不从心到处伸手,甚至气急败坏“遏制中国”,只怕会“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或许美国的政治家会说,美国有责任捍卫世界的人权民主自由,这倒令人感动了。但不妨听听我对美国前驻华大使雷德先生的一番肺腑之言。

  当时美国正要出兵伊拉克,我说,伊拉克的问题应由联合国去讨论,去帮助督促伊拉克解决,也完全可以通过政治手段解决。美国偏要代替联合国去行使职权,还要诉诸武力,中国古代智者老子就说过,“常有司杀者杀,夫代司杀者杀,是谓代大匠斫,夫代大匠斫,希有不伤其手矣。”

  结果怎样?既伤了手,也伤了元气,至今还在为如何从伊拉克撤兵烦恼。

  不听老子言,吃亏在眼前。

  (作者:叶小文  人民日报报特约评论员、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高级顾问)

责任编辑:梁爽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