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评论滚动>正文

谭雅玲:应不断督促美国为国际困局尽责

2012-07-26 07:18 环球时报 我有话说 字号:TT

  近期关于中国增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份额的讨论十分热烈,舆论焦点一般集中于中国在国际货币体制和协调机制中发挥的作用。然而实际上,舆论关注的焦点不应是中国,应是目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大的话语权国家和最独特的主导权国家———美国

  众所周知,美国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大的主导国家,而其美元霸权在经历欧元诞生、9·11事件冲击、伊拉克战争洗礼、次贷危机考验,最终重新确立于世界经济和国际金融市场中,美元霸权稳固回归、美元霸权有效运用、美元霸权进一步发挥效率十分突出而清晰。因此,舆论关注中国的份额与地位、话语权,其实并未认识到国际金融体制的实质性问题。

  近四年来,国际市场对美国经济的判断与美国经济的实际情况是有很大差距的,这是人为因素所致。在美国强大的媒体力量引导下,整个世界舆论关注的多是美国经济很差、就业不好,美国经济有很大的问题,美国经济还会出现衰退、崩溃和风险等等负面情况,这种舆论使IMF在讨论国际救助、援助和协商时,严重偏离美国经济现实和美国职责的定位,大大忽略美国核心因素的作用和效率,使得世界受到压力、中国受到压力、欧洲受到压力、发展中国家受到压力,美国则有效减缓压力,甚至逃脱责任。

  无论从美国经济角度评价,或从权力和义务角度评论,美国当前都没有在国际金融机构中尽到自己的责任,仅仅是在享用特权和霸权。首先,美国经济依然是全球最大的经济体,经济结构和品质、质量的优化十分突出。美国制造业处于再工业化时代,以全球化为基点,垄断了很多产业升级换代的核心技术;而众多发展中国家则普遍处于工业化时代,水平、资质与结果完全不一样。

  其次,美国在国际金融机构的份额与权力、话语权也不同于所有国家。尽管美国在IMF的份额在减少,包括投票权也在减少,但依然占据一票否决的特权地位。这就表明,中美在IMF的份额、投票权和话语权,不仅有巨大差别,甚至有本质区别。因此,美国应该负起大国的责任才是世界稳定与均衡的关键,国际舆论更应关注美国的行为和对策。如果继续认为中国是热点,欧洲是焦点,发展中国家是重点,据此讨论国际金融问题,将很难解决问题,甚至会激化矛盾。

  美国与中国是当今世界两大热点,但是两者的资质截然不同。中国基础薄弱、实际能力有限、经验不足,尽义务带来的全球影响有限;相反,美国能力很强,它的改变和协调会直接引起世界的量变与质变。所以在讨论IMF的问题时,只讨论中国的问题,就是没有抓住关键点,未来很难有结果,甚至会混淆了责任与义务,不利于世界合理、有效和长远的改变与改革。

  美国是一个在国际金融领域很有地位的国家,其责任的尽职将有利于世界平等和合理。美元是一个很有价值的货币,其义务的完善将有利于国际均衡和理性。但美国现有地位与美国职能作用处于一种不对称的状态,这是当今世界经济不稳定和不平衡的关键。美国应做到名称与实际相符,真正发挥国家权力与义务的对等,这对世界改变困局与僵局非常重要。▲(作者是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院长)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