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评论滚动>正文

汪巍:中国该如何应对“大选后的美国”?

2012-07-30 10:28 环球网 我有话说 字号:TT

\

奥巴马与罗姆尼 

  作者:汪巍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副研究员

  2012年的美国大选,对奥巴马而言,若不受丑闻困扰、没有出现重大政策失误,其拥有的强大竞选团队和筹款优势,以及击毙拉登、通过“幕后领导”推翻卡扎菲的统治、结束伊拉克战争等“亮点”,都将为他成功连任加分。但如美国经济疲弱得不到改观,也将拖累奥巴马的选情。

  奥巴马通过“挽救美国经济”拉选票比较悬

  在美国大选中,经济问题无疑是选民最关注的问题。无论谁竞选,都无法回避美国当下面临的“三高”挑战:高失业、高赤字、高国债。美国外受欧债危机的拖累,内有巨额财政赤字和债务的挑战,奥巴马总统任内美国联邦财政赤字居高不下,国债首次跃上15万亿美元高峰。2012年美国失业率继续在8%以上高位运行,高失业威胁着千百万美国人以及他们家庭的生活。尽管美联储预测2012年美国经济增长率为2.2%至2.7%,但美国经济复苏前景令人担忧。对美国公众而言,加速经济复苏、创造更多就业是第一要务。

  为在高失业率的不利条件下争取民心,奥巴马在大选年提出了一系列重要主张和举措。2012年1月24日,奥巴马发布国情咨文认为,美国经济发展、就业增长的关键是制造业;美国制造业因大规模外迁而不断萎缩,目前在美国经济中占比不足30%。奥巴马政府准备用税收优惠鼓励转移出去的制造业回归美国,用“反补贴”手段打击中国等竞争对手,以提振美国制造业、增加就业机会。然而,启动美国制造业的引擎并不容易。由于汽车、钢铁、普通化工、纺织等传统产业的制造成本中劳动力价值占比很大,极易受到劳动力价格上涨的影响。为争取工会和蓝领阶层的选票,奥巴马提出要巩固美国汽车制造业的优势,实际上,受利润下降和工资上涨的双重挤压,美国汽车制造商纷纷把自己的工厂迁往劳动力价格相对低廉的地区,比如中国、印度巴西

  美国的高福利是以高税收、高劳动力成本为代价的。面对大选,奥巴马试图以重整通用技术制造业来增加就业、挽救美国经济,无异于画饼充饥。因为在世界经济一体化和自由贸易的前提下,通用技术制造业的平均利润根本无法养活胃口高涨的美国劳动力。

  奥巴马为何已经领先?

  2008年大选,奥巴马赢得美国60%工会会员的选票,今年大选,奥巴马的竞选策略依然是拉大工会选票,美国大工会组织劳联—产联今年准备动员40万工会会员支持奥巴马。2012年2月奥巴马前往威斯康星州汽车企业,为民主党竞选造势;当罗姆尼反对联邦政府救助大众汽车公司和克莱斯勒汽车公司、并在密执安州大力抨击汽车工会时,奥巴马派人去了密执安州,说罗姆尼反对政府借贷给汽车公司是损害劳工利益,结果罗姆尼在初选中失去了中西部一些州的工会成员的选票。奥巴马还虚张声势说美国的外贸高赤字和高失业率是中国产品倾销造成的,借以转移选民的视线。

  奥巴马作为现任总统的优势已在竞选筹款上得到充分体现。三月份,奥巴马共筹款4,500万美元,而主要对手罗姆尼只筹到1,200万美元。截止2012年4月底,奥巴马共为总统大选募得4.5亿美元,流动资金超过1.5亿美元,捐款人中不超过200美元的捐款人占52%,而罗姆尼共募得4亿美元,手头可用资金约8000万美元,罗姆尼获得的每100笔捐款中,200美元以下的仅有13笔。随着2012年美国大选临近,前总统克林顿力挺奥巴马竞选连任,6月初,克林顿与奥巴马联手在纽约举办了3场筹款会,共为奥巴马筹集超过300万美元竞选经费。

  2008年美国大选53.7%的投票选民为女性,其中56%的女性选民把票投给了奥巴马,目前奥巴马在全美女性中的支持率领先罗姆尼19个百分点。罗姆尼为缩小女性投票人的票仓差距,称在奥巴马执政时期丢掉工作者中,92.3%是女性。

  罗姆尼的“强硬”会害了他?

  罗姆尼在争取财团支持的同时,已将疲弱的经济增长视为竞选的主轴,并指责奥巴马总统要把美国变为“欧洲式的福利社会”。罗姆尼在竞选中大打“中国牌”,称其当选后将宣布中国为“汇率操纵国”, 还声称中国知识产权保护不力,扬言要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在制造业大州俄亥俄州,罗姆尼选择了到钢材厂去演说,扬言要把中国钢材挤出美国市场。实际上,俄亥俄州自2000年以来对华年出口额增长了686%,而同期该州对世界其它地区出口仅增长了50%。

  罗姆尼竞选优势包括几个方面:首先,罗姆尼具有出色的财经管理才能。在美国经济复苏乏力和失业率居高不下的背景下,美国迫切需要一位富有财经才干的领导人,奥巴马执政三年并没有让美国走出金融危机的阴影,而罗姆尼不仅本人在商界顺风顺水,而且任马萨诸塞州州长期间两年内甩掉了州财政赤字30亿美元的包袱,使州财政出现盈余,其财经才干早已为各方所接受。罗姆尼反对政府向企业注资救市,自称为搞经济的能力最强的人。

  其次,罗姆尼有人脉优势。罗姆尼长期生活在新英格兰地区,在商界巨贾中人脉广泛,颇受财大气粗的共和党高层赏识。罗姆尼在中西部地区也有盘根错节的联系,过去两年里罗姆尼向摩门教堂捐赠了413万美元,罗姆尼摩门教的宗教背景也使他在西部落基山脉地区拥有支持者。美国茶党也表示支持罗姆尼。

  罗姆尼在外交政策问题上惯于打强硬牌。在伊朗问题上,罗姆尼称:“如果你再选奥巴马,伊朗将拥有核武器……而你选择罗姆尼,伊朗将不会有核武器。”他说,欧洲国家应独立解决欧元区债务危机,不能依靠美国援助,“美国必须处理好自身的危机,我们一分钱也不会给欧洲”。罗姆尼竞选团队的外交政策白皮书称,罗姆尼若当选将采取战略阻止俄罗斯的“好斗以及扩张行为”,在导弹防御问题上的立场也将比奥巴马更加强硬。罗姆尼猛烈抨击奥巴马的外交政策过于“软弱”。罗姆尼阵营表示,奥巴马在处理叙利亚问题这类危机方面的弱点令美国成为“国家安全问题的旁观者”。由于不满罗姆尼在外交政策上咄咄逼人的强硬立场,如今基辛格、鲍威尔等共和党外交家仍未公开支持罗姆尼。鲍威尔主要是对罗姆尼所说的“俄罗斯是美国地缘政治头号仇敌”不满。一些共和党前辈也担心罗姆尼做事“太有对抗性、太硬派”,认为他强硬的竞选言论会损害美国的外交努力。

  共和党虽然声称美国经济需要从根本结构上进行改革,但提不出打动人心的方案。罗姆尼称奥巴马不懂经济,奥巴马则指责共和党宁可保护美国人口中1%的富人,而不愿帮助普通的工薪阶层;英国首相卡梅伦访问美国时基本上已表态支持奥巴马连任,而只有一些东欧政客赞同罗姆尼对俄罗斯强硬。共和党在美国经济复苏缓慢之时仍要维持美国的超级军费,也容易被选民抛弃;共和党利用攻击人民币汇率政策、抨击中国贸易政策哗众取宠,也会招致部分选民的不满。

  中国该如何应对大选后的美国?

  “占领华尔街”运动反映出美国公众既对民主党政府不满,也对代表金融巨头和军工集团的共和党不满,这说明2012年美国大选中间派选民比重将扩大。近日公布的一项民意测验结果显示,仅有43%的民众认为奥巴马处理美国经济的措施是有效的;只要美国失业率在今年前10个月继续低迷,奥巴马很有可能成为“单届总统”;若是美国就业出现改善势头,共和党人就难以发起有力挑战。无论美国政坛风云如何变幻,发展中美关系已成为两国人民的共同愿望,对此,我们可以有针对性地加强以下方面的工作:

  1.奥巴马如连任,美国战略重心向亚太地区转移进程将加快,美国派无人机、特种部队打击巴基斯坦阿富汗也门恐怖分子的行动将持续下去,美国与巴基斯坦、阿富汗关系将不时出现紧张局面,中方可在打击“三股势力”方面同巴基斯坦、阿富汗加强合作,同时加强与东北亚、东南亚、南亚国家的经贸合作和安全领域交流,使周边国家认识到,做中国的邻居是安全的;即使是对美国在亚太地区的盟国,也应该使它们感受到,它们与中国的经济利益超过了与美国关系的重要性,从而减轻美国对我周边安全的压力。

  2.奥巴马想通过振兴美国制造业来扩大就业,但美国制造业近期仍缺乏国际竞争力,中方可吸引更多的美国制造业企业来华投资。只要中方拉住美国500家大企业的一半,中美关系就难以出现大的滑坡。

  3.大选年美国联邦政府将把更多的资金投入基础设施,并鼓励在美国从事新能源生产,奥巴马提出在未来10年内政府每年投入1,500亿美元来推进下一代生物燃料、加速混合型汽车的商业化、推动可再生能源的商业化开发利用、建设新的智能电网等;建立“推广清洁技术风险投资基金”,在5年内每年投入100亿美元推动清洁能源技术的商业化等。对此,中资企业可力争在美国基础设施领域承包更多的项目,中国新能源企业可以美国为基地生产新能源设备,产品在美国本土及海外销售。

  4.如果共和党赢得大选,美国与欧洲及美俄之间的矛盾会有所发展,这为中方拓展中欧关系与中俄合作开辟了更大的空间;共和党如上台,在应对新兴大国崛起方面,态度会更强硬;美国可能会加紧对伊朗实施制裁,在伊朗问题上会更放纵以色列,美国也有可能对伊朗进行军事打击;中国宜在保持同伊朗友好合作关系的同时,进一步发展与沙特阿拉伯间的战略性友好关系。沙特已成为中国在西亚北非地区最大的贸易伙伴,油气合作仅是全面经济合作的一部分,为进一 步挖掘中国与沙特经济合作方面的潜力,宜大力推动中国与海合会间的自贸区谈判取得新进展,该自贸区协定的最终签订,将会进一步促进中国与沙特在石油领域的贸易与投资。

  5.美国有相当一部分人不愿意看到任何可能与之平起平坐的国家出现。两党于是千方百计地拿中国说事,其重要的目标就是要干扰、遏制中国。美国两党候选人打“中国牌”,其实是浑水摸鱼,转移选民对美国经济复苏缓慢的不满,捞取选票。中方要有针对性地做增信释疑方面的工作,争取更多美国利益集团、压力集团作中美关系的促进派。从中美关系长期发展的历史维度看,历次美国大选都不可能根本上改变两国关系的大格局,2012年大选也不例外。面对美国选举新周期给中美关系带来的这个短期变数,如何准确把握选举政治逻辑、积极适度加以妥善应对、努力压低选举政治的负面成本,将是今年中美关系发展的关键所在,也是保持中美关系持续稳步发展态势的必然要求。(作者原题:分析美国大选)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王京涛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