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评论滚动>正文

庞中英:不必高看“病入骨髓”的美国

2012-08-08 07:16 环球时报 我有话说 字号:TT

  上月笔者到美国纽约和华盛顿开会,一路观察之余的感想是,许多中国人似乎并没有“与时俱进”,更新我们对美国的看法,还是停留在过去的“美国观”,尤其是“单极世界”时代形成的关于美国的看法。

  1992年苏联解体后,美国宣称自己是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世界进入以美国为中心的“单极”时代。但是这样一种片面宣称的“单极世界”并不可持续,在一系列众所周知的现实危机,尤其是美国金融的“系统性”危机后,“单极世界”不再被多数美国人提起,似乎就这样有疾而终。

  然而,在亚洲许多人甚至大多数人认为,美国还是那个美国,并不因暂时的经济衰退而褪色。尽管地理上距离亚洲遥远,美国却是亚洲许多人的身心、财富、安全甚至幸福的归属,可看作亚洲人事实上的中心和希望。美国人的美国观和亚洲人的美国观差别如此之大,不能不让人注意到这样的差异。因在乎美国,当美国总统宣布要“重回亚洲”时,美国的亚洲盟友手舞足蹈,而美国的非盟友则忧心忡忡。

  确实,美国在亚洲地区增派轰炸机和航母不是虚张声势,但是,人们如果真的看不出其中的色厉内荏或者外强中干,则有点贻笑大方。最近,与五角大楼过从甚密的一家华盛顿智库就认为美国的亚太新战略真的说易做难,美国国库空虚,财政危机持续不断,美国的亚太战略难以落实。

  在我看来,曾经的“单极世界”面对的问题绝对不仅是财政危机。美国普遍的人民肥胖症,可以看作是美国国力今日困境的最具体而微观的写照。过度饮食和营养导致巨大的肥胖,而巨大的肥胖又要求进食更多的东西,形成某种恶性循环。而普遍的肥胖势必导致全民性的健康问题和医疗资源的紧张等。

  曾几何时,美国人迷信“肌肉”代表的“力量”,无限追求这种力量,造就了“君临”世界的当代全球“罗马帝国”。这种“单极世界”本身是一种肥胖症,未必是健康而平衡的肌肉代表的真正力量,却不幸让许多人误以为是美国力量的登峰造极,是穿透力如同鸦片一样的“软实力”。

  问题是,由于“金融化”、“去工业化”,“美国梦”载体的中产阶层不断萎缩,以及美国一些僵化制度,使这些从世界各地到达美国寻梦的人并没有以各种方式和在某种程度实现其“美国梦”。笔者与一位华裔美国教授谈美国当前的困境和出路,他说,过去美国也遇到大的危机,但后来都克服了,美国确实有复原能力。不过我对他的回应是:这次美国怕是难以轻易复原,因为以前的美国尚年轻,得的病容易治愈,但目前美国不再年轻,且得的病已深入骨髓。

  当今世界很少有战略家认为,在可预见的未来其他国家能取代美国,达到美国的权力地位。多数人认为,美国仍将是世界上几乎最具实力、真正的全球大国。但美国的问题,如同美国的金融危机和保健问题反映的那样,深不可测,使其本质上已经不再是许多非美国人心目中那个昔日形成的“想象的美国”。如果仍然按照旧日思维定势回应诸如美国新亚太战略这样的美国政策,仍然极其不自信而敏感地高度战略化地在乎美国,那么可能导致巨大的战略代价和失误。▲(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