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评论滚动>正文

社评:无须拿缅、越改革做中国的图腾

2012-08-21 07:14 环球时报 我有话说 字号:TT

  缅甸信息部8月20日宣布废除“媒体审查制度”,缅总统吴登盛之前对西方媒体说,缅甸改革“决不会走回头路”,并强烈敦促西方国家尽快解除对缅制裁。缅甸的变化显然有巨大进步意义,这个国家正从过去的僵化和停滞中走出来,未来显出五颜六色。

  但缅甸发生的事情不同于中东的“革命”,它的本质仍是改革。在中国周边,改革相对活跃。它们虽然在模式和路径上各不相同,但多多少少都受到中国改革成功的启发。不仅亚洲,中国对全世界的改革者都起了某种激励作用。近到越南柬埔寨,远到非洲、拉美,中国模式都产生了很大影响力。

  当然,反过来,很多改革的“后来者”也对中国形成提醒和触动,或者成为中国观察其他改革路径“试验区”。

  然而中国舆论中近年不断有人贬损中国的改革,要求中国向越南、缅甸“学习”,认为越缅等“远远走在了中国改革的前面”。这缺少基本的客观性,夹杂了很多情绪。

  越南改革的起步晚于中国,其经济和社会成就与中国尚有较大差距。越南人口8000多万,但比经济总量,中国相对落后的广西就是它的1.5倍,中国人均GDP是越南的4倍多。中国人的福利水准高出越南人一大截。

  在政治生活方面,中越各有千秋,很难一一对比。越南的议员权力大一些,但中国社会的多元化和舆论的开放度都要高于越南。中国热衷批判的意见领袖如今比比皆是,但这样的人在越南尚未形成力量。

  缅甸的改革刚刚开始,不确定性很大,各种改革措施的有效性尚未得到验证。缅甸改革有摆脱长期军人政治的释放性特征,也有摆脱西方制裁的功利主义考虑,它的发生和驾驭过程都处于摸索、形成中。缅甸改革最突出的东西其实是“胆子”。

  以越缅改革的单项指标来指责中国“动作慢了”,有时会有现实的收获。中国的改革不断需要推力,如果越缅改革能起一点这方面的作用,应当不是坏事。

  然而任何功利主义的追求都不应踏破实事求是的底线。改革的成功与否不在于一个理念,一个口号,也不能只看改革的行动是否“大胆”。它的核心评价标准是改革的结果,是改革给人民究竟带来了多少实际利益。

  中国的改革在名声上一直不是世界上最佳的,戈尔巴乔夫改革受到的美誉曾比中国改革高得多。很多独联体国家、包括近年来的亚洲国家不断被西方热情赞扬,中国则被批评了一路。这些批评当然未必对中国只是有害,但让全世界今天对过去30几年做总结,即使是欧美学者们,大概又都会把中国的改革成就排在世界第一。

  中国的改革成就是被无数洗礼验证了的,缅甸的改革还只是未经风雨吹打的花骨朵。我们祝愿缅甸改革成功,但因为一个花骨朵和中国这棵根深叶茂的改革大树长得不一样,我们就对自己走过的路发生动摇,这未免太幼稚、脆弱了。

  中国的新闻开放已经走了很远,今后需要走得更远,我们决无回头路可走。但中国需要听从时代的召唤,顺应国家现实的前进,而不应六神无主,让缅甸、越南这样的落后国家成为我们的图腾。▲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