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评论滚动>正文

张颐武:我们仍缺少“第三世界视野”

2012-08-24 07:17 环球时报 我有话说 字号:TT

  西非地区今年以来一直为霍乱所困扰。在塞拉利昂几内亚,霍乱在迅速蔓延,已造成250人到300人死亡,感染者更高达1.3万人。这当然是严重的疫情,但似乎并没有吸引国际媒体的关注,在中国的微博等舆论空间也没多少人关注。但与此相对照的,是美国的西尼罗河病毒造成1000多人染病和41人死亡却得到更广泛的报道和传播。在今天的全球化时代,什么事情都可以成为媒体和公众的关切对象。这两地的疫情几乎同时发生,而西非显然更加严重,两者当然都应该受到全球公众的关切,但对于疫情的报道和传播存在着相当大的差异,这似乎有值得反思之处。

  首先,霍乱是一种较为常见的传染病,由于人们相对熟悉,虽然后果严重,却不容易让受众感到高度关切。作为一种比较新奇的传染病,西尼罗河病毒当然容易引起人们更多的兴趣,也会让媒体更多地有选择地报道这方面的事情。这其实是传播的一种特性,公众的偏好决定传播的选择。

  其次,这其实也是人们经常议论的报道不均衡性。像非洲这样被视为相对落后,面临严峻发展难题的社会出现传染病,世界的媒体和公众往往觉得并不奇怪,而在美国出现了疫情,则让人们感到更需要报道。当然,全球主流媒体还是为美国主导的西方世界所支配,媒体的影响力其实和国家的综合实力成正比,这些主流媒体支配着全球的议题和议程。即使你对于这些媒体有所不满,也难以脱离他们所设置的议程,只是在这个议程之中成为另一方而已。其他国家的各种媒体或舆论往往不为人们所关注。因此,美国国内的事情往往会更为各种媒体所关注,也更容易为互联网所关注。这当然是许多年以来一直受到发展中国家所批评和议论的现象,背后其实是世界的真实影响力和实力的现实体现。

  这些问题也让我们反思中国的舆论氛围。当然,从这些报道在中国的传播状况看,对中国来说,我们所看到的世界,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西方主流媒体设置的议程。这也是显而易见的。我们常常仅以美国和西方作为我们的参照系。我们在各个方面都不自觉地以西方作为我们的关注重心。而被普遍认为与我们发展水平相近的新兴国家如印度巴西南非等,我们常显得缺少兴趣,对于像非洲这样被认为是落后地区的则更加陌生。

  这其实容易造成我们心理失衡和焦虑。一方面对西方发展的历史过程缺少了解,对其工业化历史中遇到的问题和困扰缺少体察,对历史发展阶段的不可跨越缺少认识,往往用西方今天的标准来对中国这样的正在经历高速发展的社会,和西方发展阶段和水平还有相当距离的社会进行衡量,这就会对中国现实的进步和问题都缺少更明智的了解和分析。另一方面对于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国家缺少了解,也让我们缺乏和自己发展阶段相近的社会的理解,对于一些发展中国家在发展中遇到的问题缺少“同情的了解”。

  近20年前,台湾作家陈映真曾经忧虑内地会缺少一个“第三世界的视野”。从今天看,我们也需要更多对于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国家的了解。这其实也是至关重要的。▲(作者是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