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评论滚动>正文

中国学者致希拉里公开信:君子不成人之恶

2012-09-03 16:03 环球网 我有话说 字号:TT

谨致美利坚合众国国务卿希拉里·黛安·罗德姆·克林顿女士:

  我是一名中国的学者,近来为国家几乎有一半的海洋国土权属陷于深重的争议且濒临发生多国军事冲突的境地而寝食难安。在我得知您即将就中国与邻国间有关海洋领土权属争议问题专程来访之际,谨以学者身份,就南海问题、钓鱼岛问题、中美关系及人类发展的理性规则等问题,以公开信的方式与您作一些建设性的探讨。

  先说南海问题。南海本不存在问题。依历史脉络、国际惯例与美国至今仍未加入但已于1994年生效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规定,中国对于在南海海域间有关岛屿、领海、毗邻区、大陆架、专属经济区的权利主张,在20世纪70年代之前,南海周边并未有任何国家曾提出过异议。越南在1975年以前明确承认中国对南沙群岛拥有领土主权;菲律宾马来西亚等国在20世纪70年代以前不曾有任何法律文本主张其领土范围包括南沙诸岛其中之一或若干;包括美国在内有关国家出版的地图与权威百科全书,诸如英国1956年出版的《企鹅世界地图集》、法国1956年出版的《拉鲁斯世界与政治经济地图集》、越南分别于1960年与1972年出版的世界地图及1974年出版的教科书、美国1963年出版的《威尔德麦克各国百科全书》、日本共同社1979年出版的《世界年鉴》等,均明确标明南沙诸岛属于中国。

  南海问题本应遵循2002年11月间由中国与东盟十国签署的《南海各方行为宣言》中确定的原则来解决:“直接有关的主权国家通过友好磋商和谈判,以和平方式解决它们的领土和管辖权争议,而不诉诸武力或以武力相威胁”,“各方承诺保持自我克制,不采取使争议复杂化、扩大化和影响和平与稳定的行动”。然而,现在随着美国的“重返”,南海问题不是向着有利于解决的途径前进,反而朝着更加复杂危险的纷争局势发展。

  美国当前对中国有三层心态环环相扣:仇视中国政治、利用中国市场、打压中国发展。基于这样复杂的心理结构,美国玩起了自以为得意的“巧战略”:不直接出面与中国对抗,却怂恿中国周边国家干扰中国发展。

  我知道美国有一句格言是“In God We Trust(我们信仰上帝)”,我以为,地球上的任何陆地、海洋及资源,皆是各民族用以自身发展及休养生息的依赖,不应被强权剥夺或非法侵占。历史已经证明:所有强权与非法侵掠,最终都须让位于公理与秩序。在我看来,这也恰恰是“In God We Trust”的确切含义。同理,我认为,美国之于南海问题的正当角色应是:促进南海建立和平的生活与发展的秩序,促进有关各方趋向有效构建理性解决现有分歧的局面。美国绝不应该只从一己私利出发,设置以“理性阴谋”为内核的“巧战略”,引起各国间分歧的升级。

  再说钓鱼岛问题。钓鱼岛问题之所以仍然存在,显然是美国违背《开罗宣言》与《波茨坦公告》的结果,实际上可以说成是由美国一手制造的中日间领土争议。8月28日,美国政府公开宣称其官方使用的是钓鱼岛名称的日文称谓“尖阁诸岛”,并又申明该岛适用于《美日安保条约》。这无疑在中日矛盾及本不稳定的亚太局势中又打入一个楔子。我以为,美国应当尽快端正心态,摆正位置,弥补以往过错,致力于促进钓鱼岛问题的和平解决,或干净抽身事外,只做一个旁观者。美国在亚太的利益取决于亚太是否稳定,不稳定的亚太局势将让美国积“重”难“返”。

  现在中国周边国家与包括美国在内的有关国家,对中国存在一个误判:崛起的中国将会对包括邻国在内的有关他国构成威胁。这是一个由于不了解中国历史而产生的错误观念。中华民族历来有与邻为善、与人为善的文化性格,只是一旦触及领土与主权底线,便决不退缩、决不手软。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美国飞机屡屡越境侵入中国东北领空。当时,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伊始,国力相当薄弱,但是由于涉及国家主权与领土安全问题,毛泽东断然决定出兵援助朝鲜,并命令志愿军总指挥彭德怀“一定要打过‘三八线’”。这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原则的体现。

  历史已经证明:无论华约北约或美日安保条约,都不可能找到解决国家间问题的最终途径,真正的出路在于理性规则与秩序的切实构建。

  相比较于欧洲,亚洲的政治、经济、军事相关秩序正处于理性与非理性相互斗争的大变革中,美国应当深入了解事实与历史真相,谨言慎行。对于中国的发展及国内问题,美国应增加沟通与合作的空间,而不应予以仇视;对于中国与邻国间的领土争议,美国应切实促进和平解决,不应挑拨离间,更不应故意制造敌对或纷争。否则,只会使问题更加复杂化,进而自塞其途,殃及双边或多边间经贸与文化发展的大局。

  人类在地球上的生活自有其规律,而事情的好坏则取决于人类内心品质是否端正与纯洁。人类的发展百年仅获一步,相害一日便毁百年。人类从来不曾凭借战争而使彼此间的矛盾得到解决;人类所有非据正义与公理的战事,均不过是自相残杀、害人害己的徒劳;人类所有不正义的军事设施与装备,终将废弃于尘埃。现在的人类,其实有足够的能力去改善相互间的生存质量,然而,有人却仍在无休止地用大量时间、人力、财力在彼此间掠夺或榨取,这便使得人类改善生存品质的进程放慢许多。人类面临问题的解决方法惟有从“爱”入手,在理性中获取。智慧的民族及其政治家必然明了其中奥妙。

  眼下,在关岛与提尼安岛,美日正进行着指向钓鱼岛的“夺岛作战”军演;在南海,刚刚结束了一场“七国联合”军演,又正进行着“六国联合”军演。这样的情势下,您火急火燎地来中国谈南海问题,是来要求中国“克制”的吗?中国儒家有两句格言:“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君子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恶。小人反是。”美国应从中有所启发。

  我由衷地认为您是一位世界级的杰出女性,但在此我要向您坦诚告诫:希望您努力成为一位杰出的政治家,而不仅仅是狭隘的美国利益代言人。我认为,二者的区别只是在于:在您的内心里是否有超越美国狭隘私利的存在,是否真正在考虑全人类生活利益与秩序的构建。

  我谨以为,中国与美国各自使命不同,美国应当切实地肩负起促进全球正义与和平秩序建立的重任。

  我诚挚地欢迎您到中国来,在此谨祝愿您在北京与中国领导人之间的会谈顺利,并祝愿全家健康!

  恭请钧安!

  浙江大学儒商与东亚文明研究中心研究员   黄元 敬笔

  2012年09月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王京涛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