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评论滚动>正文

庞中英:APEC已沦落风尘

2012-09-12 11:15 东方早报 我有话说 字号:TT

  我在一篇评估APEC的论文中曾指出,今天的APEC,重要性和功用大不如前。从这次俄罗斯组织的APEC峰会就可以进一步印证APEC的衰落:曾经热闹和抱负非凡的APEC居然越来越不如并让位其他一些“地区”安排,且“沦落”为其成员国举办的嘉年华,失去了其本来的促进“亚太”地区经济一体化和管理地区范围的国际经济关系的原定方向。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后,APEC的重要性就不如“东盟加中日韩”,东盟对APEC嗤之以鼻,转向“东北亚”,寻求“东亚合作”;而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在美国加强其亚太战略后,APEC变成美国削弱“东亚合作”的工具。2009年,在APEC新加坡会议上,刚上台的奥巴马政府首次在东亚亮相,利用长期亲美的新加坡,在论坛上鼓动APEC中的一些中小国家建立“跨太平洋伙伴关系”计划(TPP)。2010和2011年,日美先后主办APEC,美国更进一步推销它的新的亚太战略,尤其是以美国为中心的TPP,在贸易投资上和政治外交战略上成功地得到推销。

  俄罗斯是在日美之后办APEC的。利用过APEC的美国,对俄罗斯的APEC已经毫无兴趣,奥巴马总统早早地宣布,不会去APEC峰会。

  俄罗斯也想好好利用APEC。一年来,莫斯科的外交政策讨论中,APEC话题占据了相当篇幅。这是俄罗斯加入APEC后第一次主持APEC峰会,莫斯科自然高度重视。比起美国,俄罗斯更想“重返”亚太,APEC为俄罗斯“回到”亚太提供了难得的机会。

  但是,当俄罗斯办APEC时,APEC已经不是昨日那个APEC了。俄罗斯既不在“东亚合作”,也不在TPP中,所以,APEC能给俄罗斯服务的东西几乎有限。

  有的俄罗斯人建议俄罗斯号召组建包括俄罗斯、蒙古朝鲜在内的更加宽广的东北亚地区经济合作,但是美国的盟国日韩显然不买账,中国的热情也不高,于是,这样的建议也只能高谈阔论。狭义上的东北亚国家只要通过与俄罗斯的双边关系就足以介入俄罗斯东部资源开发,不需要一个可能引起美国不快的东北亚经济合作机制。

  不过,必须指出,APEC这一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地区”论坛,之所以年年照开不误,且年年盛况,原因不在于APEC的地区合作功能,而在于轮值主办国都把APEC当做峰会级的“地区”博览会来开,以为其带来明显的益处。

  从外交的角度看,“亚太”各国领导人仍然愿意利用这个“平台”,以便在这个多边场合做其双边外交。

  日本在2012年发起了与中俄韩的新一轮领土纷争,使日本与这三大邻国的双边沟通存在着这样或者那样的障碍,所以,日本极其看重今年的APEC,因为,在这个会上,不管以什么方式,正式还是非正式,日本首相一定能与有关国家的领导人互动。

  朝鲜也不甘寂寞,也想利用APEC。既然是俄罗斯主办,朝鲜新领导人就试探俄罗斯能否推动朝鲜加入APEC的问题。朝鲜加入APEC,显然是为了助其新领导人的不叫新政的新政,即开放和发展与亚太国家的新关系。

  那些需要更多的国际曝光的国家领导人,如泰国女性总理英拉,与美国总统奥巴马不同,非常重视APEC。

  既然APEC是国际“博览会”,各国就极尽所能借机推销它们的产品,包括政治和外交“产品”。美国总统奥巴马以总统竞选为由冠冕堂皇地不去这次峰会,让他的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代替,希拉里利用这次峰会继续推销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甚至包括拉拢俄罗斯,来“再平衡”中国。

  APEC已经回归其本来面目,即亚太地区的一个国际论坛。这是一件好事。APEC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地区组织。它的正式名字本来就是“论坛”,主要以地区贸易商业投资为主,而且峰会仅是“经济领导人会议”,包括了诸如中国香港和台湾地区的代表,而非主权国家领导人的首脑会议。

  笔者这里顺便说的另一点是:“亚太”是一个奇怪的名字,出于各种战略目的,有的人把它叫做“地区”,或者希望它成为“地区”,但是,实际上,“亚太”可能永远难成一个“地区”,而不过是一个大杂烩,其21个成员涉及了世界上除非洲和欧洲之外的所有地区。

  欧洲学者根据欧洲的经验发展出来的地区一体化理论认为,超越地理意义上的“地区”是一个比“民族国家”更合理的政治经济单元。民族国家有大有小,有强有弱,而“地区”则通过整合(一体化)各类不同的民族国家,在一个“地区”的空间内建立和平,甚至集体(共同)安全,以及其经济基础(经济一体化),使无论大小和强弱的“民族国家”都在“地区”中找到其利益和归属。

  政治经济安全意义上的地区以地理意义上的地区为空间基础。然而,“亚太”根本就不是地理意义上的“地区”,更难以是欧洲联盟那样的在政治经济安全意义上的“地区”。

  俄罗斯办完APEC后,接下来主办APEC的国家,尤其是后年办APEC峰会的中国,要小心了,如果意识不到APEC目前失去进取方向和势头,可能做一场APEC轮值主席,也不过是再开一次包括外交峰会在内的国际商业博览会。

  我们面对的挑战是,能否利用APEC应付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带来的冲击?(作者 庞中英)

责任编辑:梁爽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