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评论滚动>正文

蒋丰:“新贫”“新富”撕裂日本

2012-09-14 17:24 中国新闻周刊网 我有话说 字号:TT

  一向自誉为“社会主义国家”的日本,曾经因为国民的收入平等而让世界各国羡慕。但近年来,这些时光已经一去不返。随着日本经济陷入长期低迷,不但“蛋糕”越做越小,贫富差距还在飞速拉大。由于“新贫”阶层和“新富”阶层的出现,日本正在迎来自明治维新以来,前所未见的“悬殊社会”格局。

  日本《现代周刊》的报道称,因为企业大量倒闭和减员增效,很多年龄偏大的失业者陷入了不可想象的贫困,形成了从未有过的日本“新贫”阶层。这些人想作为正式员工转职已经接近不可能。而因为年龄原因,他们找稳定的临时工作也相当困难。没有办法,他们只有从事那种工资水平最低、一天一结账的临时工作。

  一天一结账的工作包括制造业、搬家工、发传单、仓库搬运等。为了这些朝不保夕的工作,这些高龄失业者还得辗转各地,在网吧和公园住宿,成了半个流浪汉。他们的工资处于日本最低水平,工作5个小时只有4000日元不到,交通费还得自己负担。除掉吃饭和住宿,他们每天能攒下来的钱为零。别说存钱,他们一天不工作就一天没饭吃。这种情景出现在发达国家的日本,真叫人难以置信,一想起来就让人害怕。但更可怕的是,越来越多的人正在被抛入这支贫困大军。

  据日本厚生劳动省2011年的统计,40岁以上的失业者中,86%的人一直未找到正式工作,大部分人就是这支“新贫”大军的一员。最近松下、索尼、NEC等公司的万人大裁员中,被裁者也基本都在40岁以上。一夜之间,就从跨国企业的员工沦落为失业者,而且由于年龄大知识结构老化,很难再就业,这些人逐渐就形成了规模前所未见的“新贫”阶层。

  而在有钱人的世界里,“新富”阶层也开始出现。从各种公开的数据来看,日本的富裕层主要是资本家、医生和律师,但事实却并非如此。媒体很少报道的一群“自营业者”构成了日本“新富”阶层。他们是从外资系证券公司独立的咨询师、美容整形的医生、专利申请代理人、IT企业的老板、为新兴企业服务的律师。

  虽然职业各异,但他们却互相熟悉。“想上市吗”、“想找律师吗”……在各种轻松的聚会上,他们交换情报,并彼此满足业务需要。如游戏一般,这些“新富”们通过不断拓展的人脉,将生意越做越大。新富阶层的年收入最少数千万日元,一般为上亿日元,相当于年收入不到150万日元“新贫阶层”的70多倍。换言之,“新富”们干一年相当于“新贫”们干一辈子。“新富”们在六本木、西麻布、赤坂、品川的高级公寓和别墅里享受生活时,“新贫”们却蜷缩在网吧和公园里想着明天的饭钱在哪里。这种贫富差距在日本明治维新后从未见过。

  现在的东京,“新贫”集中居住的区域,大部分民众连子女学费都掏不出。而“新富”居住的区域却“贵族学校”林立,比如文京区等。相同收入的人居住在相同区域,已经开始导致日本社会阶层固化。很多人的人生轨迹,将会由出生家庭和居住区域所决定。

  更大的问题是,不同的家庭出身,人生观、价值观也大为不同,会造成社会分裂。日本文部省4月的一项中小学生意识调查就显示,出生富裕家庭的学生认为“现在的日本充满希望”,而出生贫困家庭的学生则认为“现在的日本很糟糕”。日本的校园暴力中,加害者也往往是富裕家庭的孩子,而受害者则大多是贫困家庭的孩子。这种越来越大的贫富鸿沟,正在撕裂日本社会。

  被巨额财政赤字、老龄化、治安恶化等各种问题缠身的当今日本,不仅“蛋糕”越做越小,分“蛋糕”还出现了前所未有的问题。忙于做秀、政争的日本政客们,真该好好想想,什么才是日本现在真正的问题。

责任编辑:王京涛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