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颐武:颜色革命具有高度文艺性

2014-12-10 02:35:00 环球时报 张颐武 分享
参与

  张颐武

  颜色革命看起来很具体生动,但又好像很远,是个非常复杂的问题。我觉得有两点其实非常值得注意。颜色革命发动的一般特点都是以青年的不满为起点,一是精神上,二是物质上。物质不满变成了更高渴望的不满。

  年轻人通过互联网,尤其移动互联网联络,创造了一个全新的方式,这个方式也是原来传统政治结构所不具备的一些东西。特别是现在的颜色革命具有高度的文艺性,符号和意象的运用很强烈,有文化的特点。比方说一定要有一个标识,如雨伞,有一个符号象征,这是非常具有文艺性的。颜色革命的策略里面是利用了这些年积累的西方文艺嫁植于本土文艺的资源,这些东西凑在一起会变成一个很强的动荡。又利用了传统的政治结构不够敏感,对这些问题的回应能力比较弱。

  现在看,中国的年轻人也有很多的不愉快,这个问题确实是我们的挑战。但现实是,这种不愉快远没有达到临界点。年轻人的梦想和上升空间还很大,对现实还有巨大的期望,这些都是中国的优势。原来香港的年轻人和台湾年轻人比大陆的年轻人更加优秀,但是现在发现后者比他们更开放,比他们还能干,全球化适应力更强,这对港台年轻人造成了很大的挫折,产生了失落感。

  另外一个方面内地的年轻人有一点,现在起码刚吃饱不久,还有很多的期望,虽然有很多的不快但不足以变成动因,因为有更糟糕的范例,如因搞了颜色革命更糟的突尼斯埃及,年轻人的人生有这样的可能性是恐惧的。所以,现在两个方面的力量都存在,一方面是避免大事,另外一个方面是非要挑大事,这种拉锯会长期进行。▲(作者是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

责编:朱稳坦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环球兵器库为天下军迷,倾力打造环球第一兵器数据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