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1:法航看人下莱碟

2015-01-31 16:09:00 环球网 劳木 分享
参与

  过去十多年里,法航我乘过我次,印象不错。我甚至想,如果搞世界航空公司的评优活动我要投法航一票。不料,最近一次乘法航的经历把我原先的印象冲散了。由此而产生的感受很复杂有气恼,有感叹。 

  这次航班从巴黎飞往秘鲁首都利马,途中在加拉加斯和波哥大作短暂停留。事情一开始就不大对头。飞机误点整整一个小时,却没有人向干等着的乘客作任何解释,这在大航空公司是罕见的。由此而延误了一个小时的午餐更是寒碜:一小块煎鱼,一个小面包,几片肉肠,两疙瘩奶酪,稀烂一摊蔬菜泥。同行者禁不住不满:“这也叫法国菜?掉价!”令人哭笑不得的是,我面对的餐具是两把刀子而没有叉子。送咖啡的空姐,对离过道稍远的旅客假装看不见,待客人要时,也不问是否加牛奶和糖,而这在西方任何小餐馆里也是疏忽不得的。此后,除了晚饭和第二天早餐,再不见空姐的踪影。您想喝水,自取。于是,几近满员的舱内,你来我往,乱纷纷,熙攘攘,俨然一个自由市场。 

  我愕然。我心目中的法航哪是这模样。 

  记得有一次,我们从马达加斯加去留尼旺,乘的是从马黎来的法航班机。虽然只剩下最后一个小时的航程,但新登机的乘客受到热情周到的服务自不待说,而且照样有一份礼品,儿童可以得到特别的礼物。坐在我旁边的一个四五岁的白人小女孩收到一副儿童跳棋,十分高兴,当即让我替她托着棋盘开心地玩了起来。她的父母微笑着幸福地看着这一切。这10年前的一幕至今在我脑际清晰如昨。 

  机上的脏乱差越来越让人受不了,同时我对空姐却渐生谅解之情。明明写着舱内不许吸烟,但三五成伙扎堆聊天的男女旅客,却毫无顾忌地吞云吐雾,长长的烟灰从女士们高翘的手指间跌落在过道的地毯上;看上去满体面的青年满不在意地将皮鞋踏在坐椅上;每次飞机中途停落前,厕所内的香水、洗手皂乃到手纸都不翼而飞,它们自然是下机乘客顺手牵走的“羊”。 

  我由愕然而豁然:机上服务难怪如此之差。在这条航线的班机上,大概趟趟坐满了在欧洲打工赚钱的中美洲国家的旅客,而他们又大都是这么个档次。在空姐们看来,这些人不需要服务,不值得服务,也不配享受服务。“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像我这类乘客也被一并捎上了。此番旅途无辜受侮的不愉,却换取了对一个老道理更真切、更明彻的理解:“人必自侮,然后人侮之。”人只有首先自尊、自重,才能得到别人的尊重。不论你在国内国外,空中地上,都被这个道理管着: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也概莫能外。 

  但无论怎么说,法航的劣质服务是不能原谅的。在世界航空业高度发展和竞争激烈的今天,人们坐飞机早已不满足于不摔下来、不误点和饭菜好,而是希望得到全新的服务,在原本乏味劳顿的旅途中,有一个优雅恬静、怡情悦性的环境和氛围。像法航这样看人下菜碟,服务标准因人因势而异,未免太不合潮流,离谱得令人不可思议。 

  商业信誉立之难,毁之易。任何的疏漏和不经心,都要为之付出相应的代价,特别像航空业这类关乎千百万人的窗口行业,哪怕它们基业甚大,口碑一向不错。想来法航也不能例外。譬如,对“你愿意选乘法航吗”这个问题,我现在就不会像以往那样直截了当地肯定作答,而是要想一想,并且附回一些这样那样的前提条件。我想,有我上述那般经历而有我这种想法的决不止我一人。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环球网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