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苏珊·里墨:加入亚投行,澳大利亚将获无限空间

2015-03-21 00:59:00 环球时报 【澳】苏珊·里墨 分享
参与

  澳大利亚如今对参加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表现出浓厚兴趣。很多人会问,我们为何没在去年11月加入亚投行?部分原因是当时澳大利亚对该行未来的管理和运行不太了解,更重要的还在于担心不知道投资的方向是什么。但现在,这些疑问似乎已经消除。

  澳大利亚其实非常关注基础设施建设,总理阿博特希望在国内外博得“基础设施总理”的名号,而且澳大利亚政府也将基础设施投资作为在布里斯班举行的二十国集团峰会的主题之一。没有人担心中国在经济治理中承担更加重要的领导角色。这仅仅是人们对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期待。

  现在似乎变得愈发明显,澳大利亚将在本月底截止日期之前改变主意,外长毕晓普此前表示对亚投行很感兴趣。我认为澳大利亚做出这一判断原因有三:第一,我们的众多紧密盟友和对手都已经加入。先是印度新加坡,然后是英国新西兰,现在法国德国意大利也都宣布计划加入。

  第二,国内民意一边倒的支持。基础设施建设专家、银行家、经济学家、企业集团等等,很少听到有人对在战略层面如此低风险并可获得收益的事情感到不满。必须承认,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几十年来对亚洲地区的干预并不完美,他们在持续改进。中国应该注意到这一点,避开此前出现的缺陷。根据以往的经验,中国学习速度很快。

  第三,亚洲开发银行预测,到2020年前,为支撑本地区的增长曲线,亚洲将需要8万亿美元投资用于各国基础设施建设,还需要2900亿美元用于地区基础设施建设。亚投行虽不足以回应这一赤字,但至少是一个回应,而且是一个富有创意的回应。澳大利亚很明显认同该组织的使命。

  澳大利亚能够从加入亚投行中获得什么?简单来说,澳大利亚能够参与到事关本地区未来的最重要对话中,参与到邻国福祉中来。我们的国家风险很小,我们的国内获益很少,但战略空间是无价的。

  就亚投行而言,达成的共识似乎是最初资金目标设定为1000亿美元。真正的考验在于如何使用这笔资金。

  在加入亚投行的问题上如何处理与美国的关系,澳大利亚应该给予足够重视。美国财长雅各布·卢已表达了美国对亚投行担心的一些问题,同时也呼吁美国应做出政策调整。我们一直认为,所有打算加入该银行的国家都需要就自己关注的问题发问。澳大利亚在从本国国家利益出发做出决定之前,也应该在这些问题上找到自己满意的答案。但我们不应将亚投行看作是中国对抗美国的工具。澳大利亚绝对不应该卷入到在这两个重要国家之间选边站的愚蠢游戏中。

  相反,如果澳大利亚最终加入到亚投行,这一决定不应被视作美国外交的“重大失败”。我们没有理由不认真考虑亚投行的本质所在,没有理由认为中国不能在该机构中发挥领导作用。但这的确需要中国经受更为严格的治理考验。这是中国第一次创造一个全球机构,而非加入一个全球机构。责任和声誉的风险都很高。(作者是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国际政治与战略研究院主任,本文由伊文翻译)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李大昕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