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利宁:不应对货币宽松效果操之过急

2015-06-26 03:24:00 环球时报 张利宁 分享
参与

  连续数月CPI增幅低于2%,特别是PPI仍不见起色,增加了人们对于通缩的担忧,有人甚至认为通缩已经来临。不过,多方面不均衡是中国现阶段发展的特征,这是增长意愿强烈的存在基础。而人财物,特别是钱多表明我们增长能力巨大。只要我们善用政策工具,投入就会产生良好增长效果。因此,我国现阶段不存在通缩的客观条件。

  通过连续降准降息等措施,我国近来保持着适度货币宽松,但其似乎还未如2008年那样快速见效。原因在于:其一,现在处在又一个中长周期调整过程,目前触底迹象较为明显,各项重要指标走得较为平缓稳定,这其实是好现象;其二,2008刺激政策虽然重点在“铁公机”,但急速膨胀的房地产需求把刺激政策发挥到了极致。如今在房地产产需总量过剩情况下,还找不到类似高吸金、高消费、高关联产业。因此货币政策不再那么立竿见影。在经济结构发生变化,特别是转变到以市场决定为核心的经济增长方式情况下,我们也不应有对政策效果操之过急的心态。

  为了稳增长防通缩,货币供给适度宽松是必须的,但货币有效需求也要跟上,这是货币宽松发挥效果的充分条件。在企业层面,银行惜贷、企业惜借现象值得关注。笔者到一些地方调研时发现,有的企业停产减产或是尽管维持较低负荷运行但产品几乎都转为库存积压,银行对这样的企业放贷当然会慎之又慎。

  就像化学反应一样,流动性不仅仅在于投放的货币总量,更在于激活的货币量。宽松货币要通过信贷渠道和其他方式激活,而这又源于市场各个个体,主要是企业的行为活跃度。按照这种逻辑,我们需要找准战略和政策举措的重点。

  一是加大环保等短板方面的基础设施投资,另外还要加大农业生产条件投资。笔者在考察时发现很多地方存在城区扩张和开发区过度的情况。尽管这对资金需求是巨大的但却不是有效的,这方面尤其要做好有保有压。

  二是东中西三个梯度均衡发展。除了大力实施当前几大国家战略,还要赋予“西部大开发”“中部崛起”等战略更新更高内涵,重在落到实处和有效处。

  三是城镇化方面要向农村中心集镇和有文化内涵的传统村落倾斜,而非城市“摊大饼”再上新台阶,要仿照森林生态构筑一个个城镇生态群落。

  四是不能因房地产总量过剩而降低或放缓刚需性和保障性房地产投入。有的情况下可收购商品房项目转为政策性项目,以免供给总量进一步扩张,部分收购价款以产业或创新基金的股份折抵。

  五是对资本市场的管理重在尊重市场,主要精力应放在维护市场规则上。使投资者盈利才是资本市场可以服务实体经济的硬道理,而非赶着资金向这边走还是向那边走,一个健康而活跃的资本市场是推动资金活跃的强劲动力。(作者是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纪凯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