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硕鸣:别抛弃香港又再踹一脚

2015-06-26 23:53:00 环球时报 纪硕鸣 分享
参与

  香港政改流产,政治纷争不断,经济进入下行线,社会似乎变的凌乱不堪。有内地青年“港漂”7年离香港而去了深圳;李嘉诚「撤资」也成为城中热议的一幕;更有数据指,香港移民撤离的人数在增加,这是香港回归以来首次有移民潮出现。这一切的综合,令人觉得近来香港满城尽负面,香港正在被抛弃,何去何从成为令人担忧的未来。不过,在上海生活了多年,又在香港生活了整整25年,我的观察,或许这只是政治及社会结构调整时期的香港阵痛,只是表面的瘀斑,香港其实并非想象的那么糟糕。你可以因为不舒服离她而去,但别临行时又踹她一脚。

  网络上有一篇文章,作者是历经了7年港漂的青年,却在能成为“香港永久居民”的时刻放弃了申请,回到深圳追逐梦想。对香港,他从开始的喜爱和向往,到现在怅惘和失落中离开,作者认为在人才流失的背后,是整个香港社会氛围的变坏,给人一种故步自封,不思进取,甚至暮气沉沉的感觉。不少内地在港学生可能都有类似的这种感觉。他们带着梦想而来,为逐梦在香港学习生活了近七年,现在因为看不到香港的前景,感到没有未来,没有目标,为自己设定了弃置而去的理由。

  现实就是这样残酷,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香港回归之初,内地学生看好香港,就是因为香港各方面都优越还处于改革开放之初时的内地,有前景有未来,学生可以在此找寻梦想,实现自己的梦想,赴港读书的学生千方百计的想留下来,但刚开始时却无法如愿。

  记得香港回归不久,内地学生在香港读书毕业后的去向政策是,内地学生在香港读书研,还有马会等机构的补贴,但毕业后必须回内地。当时香港中文大学的内地学生会主席及一些学生来找我,希望媒体为内地学生呼吁。他们早前给特首董建华写了信,要求留在香港工作。但董建华将信转到香港人民入境事务处,回复称无能为力,因为这是中央为严格实行一国两制而制定的政策。我随后撰文为内地学生毕业留港问题写成报道刊出,提出全世界还很少有国家或地区留学生不能留下找工作的,更何况回归以后的香港,而且,这些在香港读完书的,大多又不想回去,结果新加坡向他们招手,有的去了西方国家。报道引起有关领导重视,人民日报驻港办事处吴长生主任专门为之撰写了调查内参,最终改变了内地学生留港政策。

  那时,留港内地学生为了自己可以留港服务、发挥专长是多么的执着。香港转型期,虽然有不少未确定因素,但留港内地学生本应有更多的机会,更多的创造体现,有人却弃港而去,实在遗憾。也因此想到,这些留港内地学生原来的执着,究竟是为了参与创新香港,还是为了享受香港?

  今天,来香港就读的内地学生减少,毕业后不愿留港的却在增多,香港不再受内地学生欢迎成为香港的负面指标。有报导指,内地经济冒升,内地生来港读大学及留港发展意欲大减。入境处最新数字显示,今年首五月内地毕业生留港/回港就业获批数量有915宗,仅为去年全年近万宗的不足一成;申请来港修读学位或以上课程的内地生获批个案,有4千多宗,只及去年全年的1/4。“新青汇”指,内地政府近年大力扶持留学生回国创业,变相令留港吸引力降低。其实,数据显示,中国学生到海外留学数量2013就开始从高峰时开始减少,是一种趋势,原因是多种多样的。

  这个状况是时代的变迁而不是香港的错。在时代转折时期,香港固然需要再奋起,但每一个曾经的香港人都有责任负起这个历史的使命,更何况曾经接受过香港培育的年轻一代。在内地发展蓬勃之时,你可以抛弃香港抽身离去,可香港仍然需要,仍然会发展。而这时,有内地背景,有海外接受教育的基础,有香港学习工作过经验的新香港人,这个应因时代而诞生的新移民群体,是这个时代的香港精英,是适应香港政治社会变迁,改变香港、创新香港的中坚力量。

  我多年来一直倡导「新香港人」的概念。谁都知道,香港是移民城市,香港是每一个不同时期的新香港人组成的,李嘉诚、董建华是他们那个时代的新香港人,应因经济发展需要,他们脱颖而起;回归以后的香港信息发达,多元发展,一大批有理想,有抱负的内地青年或从海外,或留学香港,或直接移民香港,他们的内地背景和国际视野,无论是参与创新香港,或构建搭上内地发展的便车,甚或发展民主香港,都是宝贵的资源,未来,他们一定就是香港的核心人才。有人要走,但更多的人会留下来见证、参与香港转型。

  从最近香港立法会投票政改方案中部分建制派令人失望的表现,可以看到,香港需要转型是全方位的,包括建制人士,传统的建制派需要注入新力量,这个力量应该来自新香港人。留港内地学生——新香港人,此时正是发挥作用的时剧!

  其实香港并没有到那么糟糕的地步,香港依然有竞争力,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发展学院发表的《2015年世界竞争力年报》指出,香港的国际竞争力升至全球第二。香港还是全世界经济自由度最高的地区。香港拥有独特的制度优势以及专业积淀,作为中国一部分的特点,又和中国其他城市不相同;香港拥有当今世界最大的离岸人民币市场;已经开通的“沪港通”对于海外通过香港股票市场投资中国大陆的重要价值,今年晚些时候,深圳证交所与香港联交所的股票交易能够开放;中国启动“一带一路”战略后,香港能为有意投资“一带一路”建设的海外企业提供通道和高质量服务。融入中国建设之中,这就是香港未来具无限空间的前景。即使新一轮的香港政改遭遇挫折,但可以相信,香港和内地相比,一定是会先民主化起来的。

  香港知名商人李嘉诚也澄清,减持港灯等买卖并非异常,交易会以股东利益为依归,他在股东会上还表示,「长实好想买地」。李嘉诚对香港在商言商,仍没有失去信心。

  事实上,随着变迁和转型,香港的内地学生入学比例减少,毕业留港的意愿减弱,这可能都是不容否认的事实。但可以看到,另一部分人却在香港增加,到香港营商的内地商家数量在不断上升。成立不久的中资基金协会的会员,都是近年赴香港投资的内地企业。更多的内地企业家纷纷通过多种途径移民香港。香港至今保留着良好的生活和营商环境。

  刚刚采访了浙江的优秀民营企业绍兴华通色纺有限公司季国苗董事长,该企业这些年不断开发纺织新品,并和香港理工大学的纺织服装系合作,设计、新材料开发都依托香港理工大学的研究优势,近年都有研究成果。季国苗告诉我,正和理工大学合作设计开发「吉麻良丝」品牌的系列产品。他认为,香港是信息中心,时尚之都,香港理工大学的设计、服装用料的研究世界一流,有助内地企业与国际接轨。华通色纺正筹划进入香港科技园设立研究机构,要走出内地企业搭上香港国际化便车之路。

  留学香港的学生不留恋,要走向国际的内地企业积极进入香港,这说明,香港并非想象的那么糟糕。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李大昕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