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新:英美刻意夸大了希腊危机

2015-07-08 02:35:00 环球时报 陈新 分享
参与

  最近希腊公投搞得沸沸扬扬,希腊债务危机被一些媒体放大成欧元区的危机。似乎受此冲击欧元自身不保,欧洲一体化要分崩离析。

  英美媒体唱衰欧洲近年已是劣迹斑斑。2010年欧债危机爆发以来,欧元垮台的声音不断在英美媒体中甚嚣尘上,每次唱衰都为金融投机带来一次做空良机,而欧元弱势也是符合英美利益的。大陆欧洲语言繁多,英美媒体报道的便利和强势,使国内媒体也深受影响,给国内全面了解欧洲带来不便。但近年大陆欧洲的英文媒体也在茁壮发展,国内媒体选择信息来源也要实现“互联网+”,这样才能向国内受众展示更均衡客观的欧洲画面。

  英美媒体显然还想把中国拉进来。希腊危机对中国的影响因此被放大。某美国知名投行7月初报告称希腊危机将导致中国对欧出口下降2.2%。而多年来中国对希腊出口仅占对欧出口不到1%!放大对中国的影响,潜台词就是中国要不要救希腊。对这个问题,我们不妨反问,为什么不先问问美国、俄罗斯要不要救希腊,为什么这么着急期待中国救希腊?!

  诚然,欧洲现在经济面临全球化的挑战,社会面临老龄化的挑战,一体化面临疑欧势力的挑战,安全环境面临乌克兰危机、北非难民甚至部分地区遭受恐怖袭击的挑战,但这并不意味着欧洲已是满目疮痍。对唱衰欧洲的声调我们需要反思。

  欧元区经历债务危机冲击后,经济出现缓慢复苏态势。欧元区重债国家,如爱尔兰西班牙葡萄牙,2014年经济从衰退转向复苏,结束了三驾马车的救助,西班牙2014年经济增长一度还超过德国

  希腊在欧债危机中是个特例,但即便如此,希腊经济2014年也出现6年来首次增长,增长0.8%。希腊的问题不仅是债务,还有经济结构、国家治理能力和社会福利制度改革等。希腊产业结构单一,即使大幅降低单位劳动力成本,拉动出口的效果也不那么明显。甚至退出欧元区,实行本币大幅贬值,对出口也贡献不大。因为希腊没有太多有优势的出口部门,最大的石油加工业建立在进口之上,货币贬值效果被进出口相加抵消。旅游业对希腊经济有重要贡献,但若不对税制和征税体制动刀,而把羊毛剪放到游客身上,无疑是杀鸡取卵。此外,希腊福利制度也需“触及灵魂”的改革。希腊养老金体系是经合组织国家中最慷慨的,脱离其生产力发展水平,财政上不可持续。欧委会预测,按原有体系,希腊养老金2050年占GDP比重将上涨12%,而欧盟其他国家同期平均上涨3%。

  欧元区改革其实一直在进行。6月下旬,欧洲五大机构主席联合发布关于欧洲经济货币联盟进一步改革报告,提出分两步走向进一步完善的经货联盟路线图,计划到2025年完成过渡期,届时建立欧元区国库。这实际也是为更好应对类似希腊危机的机制性方案。

  欧洲一体化一直在“泥泞中前行”和“大跃进”之间取舍。每次危机同时也给欧洲一体化进一步推进带来动力,这次希腊危机同样如此。(作者是中国社科院欧洲研究所研究员)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何卓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