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国祥:留守儿童≠未来的“问题人群”

2015-08-01 01:19:00 环球时报 李国祥 分享
参与

  农村留守儿童一直是中国社会舆论的焦点问题之一。一般认为,全国农村留守儿童超过6000万,规模庞大。这个群体长大后会成为怎样的人,是社会的建设者还是社会的负担?这个问题颇为值得关注。

  有些舆论对此持过度消极态度,认为这些农村留守儿童面临亲情关爱不足、家庭教育缺失、普遍隔代监护等多种不利因素,长大后可能会暴力倾向明显,家庭伦理道德观念不强,不关心他人和社会,报复社会的几率较高等。但也有人认为农村留守儿童成人后意志会更加坚定,或能更好地担负家庭和社会责任,因为他们从小就学会自立,父母外出打工也有助改善家庭经济状况,进而为留守儿童成长提供更好的教育和营养等条件。

  以上两种观点看起来各有道理。而据笔者调研,农村留守儿童成人后与其他环境条件下的儿童成人后并无显著差异。人在成长过程中受到多种因素影响,既有先天的遗传因素,也有后天的教育、家庭环境、营养和生活条件等。其中,是否曾是留守儿童对其长大后成为什么样的人并无决定性作用。改革开放后,我国农民工队伍不断壮大,农村留守儿童数量随之不断上升。如今,很多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的留守儿童都已长大成人,他们逐渐在各行各业中挑起大梁,成为社会的中坚力量。至少从统计数字上看,我们没有发现这个群体有明显突出的劣迹。

  因此,一个人在成长过程中不与父母生活在一起并不能说明这个人长大后就对社会不利。某种程度上说,生活条件艰苦或较少得到父母呵护,也有可能促进一个人更早更快成熟,可能对社会的积极贡献更大。据了解,我国傣族传统家庭如果生了男孩,就不放在家中抚养,只有女孩才和父母生活在一起。但没听说傣族男人的犯罪率就一定高于其他民族。

  简单将农村留守儿童与“问题少年”或未来的“问题人群”画等号是缺乏依据的,对如今因客观原因被迫留守的那些农村儿童也不公平。仅仅因为当前一些不利成长因素就认为这些孩子长大后可能危害社会,这种言论更是不负责任。

  不能否认,留守儿童问题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这些孩子有权与父母生活在一起,其父母也理应担负起育儿育女的责任。只是由于客观条件限制和制度约束,现在绝大多数父母只能忍痛割爱。因此,加快推进以人为本的新型城镇化,深化教育和户籍等制度改革,让更多儿童能在父母身边成长,这是我们在宏观政策层面必须要去做的。同时,面对农村留守儿童中确实存在的极少数有恶习的“问题少年”,学校和社会其他各个层面也应尽职尽责,社会关爱要有效补位,这是微观层面我们该去做的。只有这样,才有可能破解留守儿童难题,减少社会未来为此承担的代价。(作者是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余鹏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