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安倍还是老办法:听其言观其行

2015-08-15 09:11:00 环球网 劳木 分享
参与

  安倍“道歉还是不道歉”这只靴子终于落地了。8月14日,在战后70年谈话中,安倍用回顾日本历届政府对战争认识的非直接方式表达“反省”和“道歉”,没有直接谈“侵略”和“殖民统治”。在对待日本侵略战争历史的认识同题上,遮遮掩掩,犹抱琵琶半遮面。

  不过, 让安倍说出这些话也属不易。近几个月来,围绕“侵略”、“殖民统治”、“反省”、“道歉”写不写进安倍谈话,正邪双方展开博弈,使这几个词成为国际热词。日本官方和右翼媒体,时而说不写,时而说会写,翻云覆雨,真真假假,无非是想通过放口风、探虚实,找个既能合他们心意又能蒙混过关的表述。国际主流舆论和日本正义声音,则寸步不让,坚持这几个关键词都得写进去,要安倍承认日本发动侵略战争,对邻国犯下严重罪行,必须道歉。在某种程度上,安倍谈话是这一善恶交量的结果。他用间接方式说出“侵略”和“道歉”,模糊“反省”和“殖民统治”,表现了安倍在压力下表现出的无奈、抵触和耍滑头。

  据日本媒体报道,如何应付战后70年谈话,使安倍感到压力很大,备受煎熬,出现不想吃午饭等不适症状,前几天还在首相办公室呕吐过。如今,答卷己交,理应轻松,但对安倍来说,却无异“才下眉头,却上心头”。在谈话中,安倍不管怎么绕圈子,还是得说出“道歉”、“反省”等字眼。在安倍心里,这是“违心之言”,既违背右翼支持者的意愿,也与他自己的历史观相悖。

  二战结束已经70年,但日本一茬茬右翼分子却坚持这种荒谬观点:二战分为两部分,太平洋战争和对亚洲国家的用兵,后者是日本帮助亚洲国家擺脫白人殖民统治,因此对亚洲邻国不是“侵略”是“解放”,不是殖民统治,而是共建有福同享的“大东亚共荣圏”。安倍是这些歪理的忠实信奉者和鼓吹者。他提出所谓“侵略定义未定论”,说“侵略”在学求界乃至国际上都没有定论,取决于看待这一问题的是哪一方,明目张胆地为日本侵略历史翻案。这种黑白颠倒的历史观,在安倍头脑里可谓根深蒂固。

  对安倍在战后70年谈话中说了什么不必太当回事。日本领导人有个政治上多变的毛病。对前任严肃的承诺会轻易否定,自己今天说过的话明天可能随意改口。这一点安倍尤为突出。他对得到国际好评的《村山谈话》弃之如敝履,对关乎慰安妇的《河野谈话》公开否定,并迫使《朝日新闻》承认当年有关慰安妇的报道有错误,声明予以撤销,试图对慰安妇问题釜底抽薪。他说过不少改善日中关系的话,却又用行动使两国关系一步步恶化。我们反复强调,对安倍要听其言,观其行,就因为此人太言行不一。

  中国从来沒要求日本没完没了地道歉,我们反对的是日本美化其侵略战争和在历史问题上向邻国挑衅。安倍在战后70年谈话中说,日本绝不再发动战争,这也正是世界人民寄希望于日本的。但人们看到的是,安倍不仅罔顾日本民众的强烈抗议,无视5位前首相的坚决反对,背离和平主义道路,

  强行通过安保法案,让日本自卫队可以随美军到海外参战。说的和做的反差如此之大,安倍该作何解释?(作者:劳木 环球网评论员)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周骥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