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颐武:集体主义没有过时

2015-11-24 01:24:00 环球时报 张颐武 分享
参与

  关于集体主义的议论一直是舆论焦点之一。这其实是中国互联网舆论的有趣特色,即凡是一个说法在主流社会受到推重,就有激烈的反对者。有关集体主义的争议中有两点值得关注:一是80后90后的年轻人更加崇尚个性,更加注重自我的发展,对集体这样的概念无兴趣。二是互联网时代更崇尚自由,每个个体都通过互联网表达自己,集体观念已经不需要。这些暗含着集体主义在今天已经过时的说法,当然是有问题的。

  自古以来,个人和集体就都是人类构筑社会所必须。集体主义就是人类社会的群体认同,没有个体当然就不存在群体,但如果没有群体观念和相互合作也就没有社会的存在。社会需要个人创造,这点无需争论。我们的社会也确实曾在某个阶段对个人权利和发展关注不足,这也都无需否认。但简单把个人和群体对立,认为集体主义就是僵化的,那就错了。其实无论国家认同还是社群认同,都是集体主义的表现。群体既是个人发挥和展示自己能力的空间,也是这种展示和发挥的前提和保障。没有集体意识,一个个个体就是无根的浮萍。

  实际上,对于80后90后的年轻人来说,崇尚个性、自我发挥与国家和社群的认同并无任何矛盾和对立,很多80后90后创业者也往往是以“合伙人”身份出现。这也是群体认同的一种形式,要想个人之间实现互补,就得在某些方面放弃一些自我,自我无限膨胀就不可能有分享和合作的意识。

  现在的互联网反而让更多的自我找到了群体认同的可能。互联网的合作意识往往通过虚拟社群就能发挥作用,于是集体主义有了其新的表现形态,显得更加丰富多样。集体的存在不是为了压抑个性,但也需要为了共同利益和共同发展而让自己融入群体,也会有所牺牲和奉献。这些都是组成社会不可或缺的必然,也是我们共同的常识所在。

  实际上,西方社会也在很大程度上凸显国家意识和社群意识。现在国内有些人针对集体主义提出的那些观念根本站不住脚,反而展现了其意识形态偏见和常识的缺乏。他们的立论往往是在当年中国社会缺少个人意识的方面,这确实是某个历史阶段存在过的问题,但那个时期是中华民族面临空前危机和挑战的时代,当时情势的严峻和紧迫都使人们牺牲小我的意识有了更高意义和价值。虽然今天社会发展已经到了新的阶段,社会对个人发展有了更多激励,对生活方式的多样性有了更多包容,但这个时代仍然需要集体主义,需要为社会服务、奉献和牺牲,这永远是社会更高价值之所在。

  中华文化历来就有关注群体的传统,这其实是我们的文化优势,也是现代以来中华民族在逆境中奋起的重要精神源泉。这种集体主义的价值对于中国发展有其重要意义,当然也是华人社会的传统优势。如新加坡的“共同价值观”第一句就是“国家至上,社会为先。”这一传统对于社会发展的积极作用已经凸显。今天的中国正在发展中,也还有许多挑战和问题,集体主义仍然是社会所必须的重要价值,它凝聚社会、塑造认同的功能仍然不可小觑。一个社会永远不能是一团散沙,永远不能是极端的个人膨胀的空间,这应该是社会的高度共识。(作者是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何卓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