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战霾真的只能靠西风?

2015-12-03 14:45:00 中国经济网 分享
参与

12月2日,天津市高空俯瞰图。逆温层已被风吹走,笼罩城市的雾霾正在逐渐消散。 王飞摄

12月2日,天津市高空俯瞰图,笼罩城市的雾霾正在逐渐消散。 王飞摄

  中国经济网天津12月2日讯(王子威) 12月1日,北京启动雾霾橙色预警的第三天,空气污染指数爆表,超过最高限制500。彼时的天津,亦承受着雾霾的“毒害”,监测数据显示重度污染。在互联网上,网友们发起了颇有声势的“调侃大赛”,有拿广场舞大妈说事的,也有高呼“等风来”的,嬉笑怒骂并以此消解。但在其中,却鲜有人注意到治霾战的复杂性:它的形成与我们每个人息息相关,与地方经济的发展难舍难分。

  霾起于何处?终于何时?

  可以肯定的是,从27日雾霾“初到”至今,北京、天津两地企业并未增加排放,按两地环保部门介绍,“排放反而少了,橙色预警期间更是减少了30%以上”。那雾霾又是从哪儿来的呢?“区域排放和气象要素相叠加。”天津市环境监测中心主任邓小文做了一个很形象的解释:“空气的承载能力是有限的,假设平时能容纳100%的污染物,但在不利天气时只能容纳50%,在空气承载力本身就下降的情况下,再加上逆温层的笼罩、静稳天气缺乏流动性,使得污染物不断叠加、累积,终于爆发了持续多日的雾霾。”实际上,存在于空气中的污染物在这一段时期内一直徘徊于京津冀上空,专业的表述即“大区域污染气团停留”。

  这个污染气团受到局部气流影响,被“挤来挤去”,在三地间“流窜作案”。因此,11月27日至28日、11月30日至12月1日两个区间,天津均出现了空气污染指数“畸升”的情况。“这不仅是本地排放的结果,更大程度是因为北京、河北等地的污染物气团转移了,导致污染指数异常变化。”以此类推,北京猝不及防的雾霾天亦是如此。关于这次雾霾的终结,正如网友们所说,不得不感谢及时到来的西风,它吹散了罩在城市上空的逆温层,使空气得以对流。12月2日,京津冀三地均重现蓝天。

  与雾霾对抗时,人做了些什么?

  在橙色预警期间,中国经济网记者奔赴北京、天津实地采访。据环保部门介绍,此间两地均采取了强制性应急措施:生产性企业限产限排,VOCs(挥发性有机化合物)排放量削减30%以上;所有工地土石方作业(产生扬尘)停止作业;道路保洁增加到每日3-4次;禁止所有露天烧烤;控制机动车上路行驶等等。为了保证措施的执行,执法行动也同时展开。11月30日下午,北京市启动大气污染专项执法季夜查专项周行动,突击巡查在夜间不正常运行或擅自停用环保设施的违法行为。仅30日夜间,全北京市出动环境监察人员195人次,检查燃煤燃气锅炉房、停限产企业、挥发性有机物排放企业共计183家,对85家燃煤锅炉房污染物排放情况进行监测,发现了4起违法行为。

  11月28日至30日间,天津市在全市巡查,累计发现大气污染问题点位44个,主要涉及施工工地未按要求停止土石方作业、裸露堆场未苫盖、垃圾焚烧、道路保洁不到位等方面。督察组已要求各问题点位立即整改。

  散霾靠吹 呼吸看天?

  将雾霾的产生归咎于天气不佳,显然不能够给人们满意的答复,也不能涵盖其更广泛和深层的原因。

  究其根本,污染物来自于生产建设和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据北京市环保局统计,北京本地PM2.5来源中机动车尾气排放“贡献”最大,占31.1%;燃煤、工业生产、扬尘以及其他渠道分别占比22.4%、18.1%、14.3%和14.1%。因为能源结构和地方经济发展阶段的不同,天津市与北京略有不同。2015年,天津市内大面积施工,工地面积达到了2008年的3倍,建设的同时造成了大量扬尘,其对全省PM2.5的“贡献”超过30%。另外,天津的重工业比例在京津冀三地中水平较高,本地PM2.5有27%来自企业生产及煤炭燃烧;天津296万辆机动车尾气排放则占20%左右。

  虽然两地实际情况各有特点,但无外乎锅炉燃煤、企业生产、汽车尾气、工地扬尘几大类。但仅仅从这几项,稍加思考,就可以看出想要彻底治理雾霾的复杂程度。放弃生产,后果是牺牲经济增速、工人失业,并引发更严重的社会问题;放弃建设,城市就无法新陈代谢;让所有人放弃开车、减少供暖,显然也是不切实际的。问题的解决自然导向于对能源结构、产业结构与布局和生活方式的修正、改善:使用新能源、淘汰落后产能、污染企业搬迁,以及鼓励公共交通、驾驶新能源汽车。

  铁腕治理 未来只会更好

  当西风吹至,雾霾消散之时,人们既应当保持警惕,也应该以更客观的态度正视政府所做的努力。

  据此前报道,前10个月,北京市PM2.5累计浓度同比下降21.8%;前11个月,天津市PM2.5累计浓度同比下降19.8%。这些数据在雾霾天里很难被人们注意到、也不愿意被谈论,但我们却不能忽略。 为了完成治污减排的目标,今年以来,北京市淘汰了28万辆老旧机动车,三年累计淘汰超百万辆,这相当于目前北京市机动车总保有量的1/4;天津则在6月底提前半年全部淘汰全市黄标车,全面实施国五机动车汽柴油和国五机动车排放标准。

  在能源结构调整上,北京、天津均实现了中心城区“无煤化”。在污染企业关停搬迁方面,今年北京共淘汰退出工业企业315家,关停立马等3家水泥厂,压缩全市1/3的水泥产能。天津则针对污染物产生较大的工地制定了严格的扬尘控制标准……还有大量的措施无法逐一枚举,但是任何一项都不可能将污染物排放削减为0。

  治霾是一项浩大的社会工程,人们必须认识到它的长期性和复杂性,并且更加注重自身的生活方式。毕竟每一个个体都是经济发展的受益者,同时也是污染的制造者和受害者。

责编:张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