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功秦:警惕日本右翼但别草木皆兵

2015-12-18 00:53:00 环球时报 萧功秦 分享
参与

  现在的日本是不是正在走向军国主义?在国际学术界,军国主义有其严格定义。军国主义指的是这样一种体制:它将国家完全置于军事控制之下,使政治、经济、文教等各方面制度均从属于军事核心组织,从而满足扩军备战及对外侵略战争的需要。如果按这样的标准来看日本,那么客观地说,现在的日本并不是军国主义国家。

  但另一方面,我们仍然要警惕日本极右翼势力抓住中日关系上的软肋,煽动起“蝴蝶效应”,从而形成中日关系的恶性互动,最终引发军事冲突甚至局部战争。从甲午战争以后百年的历史看,中日之间的恶性双向互动是有前车之鉴的。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军国主义在日本的社会基础已瓦解

  从二战以后70年的历史来看,日本确实已经发生巨大变化。首先,军部这个军国主义的毒瘤被彻底清除了,日本战后的土地改革解决了城市与农村贫富不均的问题,军国主义的社会基础已经瓦解。

  其次,随着战后日本经济的繁荣与社会变迁,温和理性的中产阶级已经成为橄榄型社会中的主体。全球化与高科技也使日本不需要像在二次大战以前那样把向外扩张领土作为目标。

  第三,日本是个高度法治化社会,和平宪法的基础牢固。日本人是世界上对战争痛苦体验最为强烈的民族之一。根据近年来盖洛普对各国民众参战意愿的民意调查,当今只有11%的日本人表示在国家受到威胁时愿意上前线打仗。连日本人都自我解嘲说,日本已经患上“和平痴呆症”了。与上世纪30年代日本处于穷兵黩武军国主义时代相比,甚至可以说,在数千年的人类世界上,只有13世纪彪悍的蒙古民族在接受黄教后所发生的变化,才可与日本民族前后性格的巨大反差相比。

  客观上说,现在的日本已经变成老龄化的民族。根据日本学者统计,到2030年左右,日本必须每年从外部引入560万劳动力,才能维持现在的生产水平。这样的民族,即使极个别的极端右翼行动派想要搞军国主义也决不那么容易。

  有人说日本军费开支很大,以此作为日本正在搞军国主义的例证。但有关统计表明,日本军费虽是世界老三,仅次于美国中国,但其军费中45%是人头费。购买新武器的费用只占全部军费的28%左右,而且主要用于购买日本国内制造的武器,其价钱比外国武器价钱贵上三倍,这样的军费开支很难想象是以恢复军国主义为目标的。

  当然,最根本的一点还在于,中国已经站起来了。中国的国力与军事能力足够强大,不再像过去那样软弱可欺,日本肆意侵略中国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正因如此,我们不怕日本右翼分子兴风作浪,不必草木皆兵、杯弓蛇影。我们固然要警惕日本右翼势力的动向,但如果说日本已经或正在复活军国主义,这样的说法并不符合实际。

  中日恶性互动反使日本右翼渔利

  中日关系的问题在什么地方?在于中日之间确实存在恶性的双向互动趋势。这是因为,自近代以来,日本两次中断了中国的现代化进程,日本曾是世界上对中国造成最大痛苦的国家。长期以来,中国民众的潜意识中存在着对日本的高度疑虑、警觉、敏感与不信任感,这是民族生存的自然本能反应。我们有些人往往还是根据在过去时代形成的刻板印象来看待日本。作者本人曾经也是如此。几年前,我曾在日本靖国神社观看过日本极右翼分子拍的一部名为《南京战役入城式》的纪录片,几百人的影院只坐了十几个人,只有几个老人在黑暗中拍出几声孤独无力的掌声。当我来到神社外面的广场上,那里青年男女人山人海,在阳光下尽情享受着集市乐趣,这个强烈的对比至今挥之不去。

  一方面,是中国人对日本人有不信任感;另一方面,日本处于岛国的孤独状态,对中国崛起心存疑虑。双方都对对方存有误解并因此产生了不安全感,这使中日关系无法摆脱敏感脆弱的一面。

  值得一提的是,2005年到2012年这7年中,中日关系大体稳定。2006年安倍出任首相后访问的第一个国家不是美国而是中国。继安倍的“破冰之旅”后,接着又有温家宝总理与福田首相的“融冰之旅”与“迎春之旅”。但恰恰在中日关系开始稳定的时候,2012年日本右翼极端势力找到了机会,石原慎太郎计划由东京都收购钓鱼岛,野田内阁为了避免刺激中国而将钓鱼岛“国有化”,这种损害中国利益的行径被中国人看作是唱双簧。中国人沉重而不幸的历史记忆被重新激活,进入了民族主义的应激期。2012年,民族主义行动在中国许多大中城市出现,有人甚至提出“宁愿日本不长草,也要收回钓鱼岛”。反日游行抗议中出现的砸日本车等少数人的过火行为,又让日本中间民众产生不安全感。这种不满情绪反过来被日本右翼利用,2014年日本东京都选举,极右翼猛增到60万票,远超选前预计的30万票。而中国的一些举动进一步被日本解读为“中国威胁”,日本右翼借此挟持民意,促使多年无法通过的“集体自卫权法案”被顺利通过。

  日本广大民众是爱好和平的,但日本极少数的右翼激进派居然能如此撬动中日关系,真可谓“蝴蝶效应”。其实日本极右翼早已经在日本政治中被边缘化,当年他们在东京街头的宣传车呼啸而过,并没多少日本市民感兴趣。但如今的石原慎太郎却成为近年中日关系恶化的最大受益者。中日恶性双向互动就这样形成了。

  断言日本复活军国主义与事实不符

  有学者提出“日本军国主义正在走向复活”的观点,在社会上产生一定影响。这样的判断本意是强化中国的严正立场,提高人们的警觉,但因与事实不符,反会引起日本国民的逆反心理,不利于团结日本民众,共同应对极右势力。而且,如果把日本当作军国主义复活来判断,不易区别日本作为普通国家的行动与军国主义行动的界限,不利于克服中日之间已经出现的误解与恶性互动。

  中日关系存在两种可能的发展前景:一种是两国人民在良性互动中加深理解,回归到2012年以前的中日关系状态,中日关系走向健康的“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另一种前景,是从恶性互动中走向持续冲突甚至局部战争。要减少两国间的双向恶性互动,两国人民必须团结起来,理性认识中日关系,合理应对日本极端势力造成的恶果。(作者是上海师范大学人文学院历史系教授)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冷春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