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笃庆:巴西这条经济大船不会沉

2016-01-12 01:08:00 环球时报 陈笃庆 分享
参与

  最近不少国内外媒体在唱衰巴西经济,一些学者跟风尤甚。我2006年至2009年担任中国驻巴西大使,在那之前在该国有过10年的工作经历,卸任之后也一直在从事巴西研究。我对巴西经济的基本观点是:唱衰巴西的论调有些言过其实。

  评级机构误导了舆论

  巴西经济的实质好多人都看不明白,国际舆论常被宏观经济数据和国际评级机构的信用评级所左右。事实上,这些评级机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因为评级机构只是从投资巴西的角度进行评级,面向的是投资者甚至是投机性资金。这些资金进入巴西的热情减少了未必是坏事,因为这些钱并不是真正用在了生产上。从这个角度上来讲,这些评级没有什么了不得,也不意味着巴西经济离开这些热钱就不行了。

  往回看,2003年劳工党上台之后,巴西经济发展一路顺风顺水。直到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巴西经济隐藏的问题才开始显露。2009年巴西经济下滑,2010年回升,2011年又开始下滑。总体上说,金融危机爆发后,全球经济弱势格局至今没有真正得到扭转。美国使用转嫁危机和印钞票的办法把矛盾转移出去了,日子似乎好过了一点,但仍未复原。

  巴西经济有几大支柱:一是农产品,二是石油,另外就是铁矿砂。但从2015年的情况看,巴西贸易总额为3600亿美元,其中顺差为197亿美元。以铁矿砂为例,价格下滑明显,但出口量却在上涨,贸易额还是得以维持。就巴西而言,取得197亿美元的贸易顺差还是非常不容易的。2016年巴西贸易总体上应该还会维持顺差,因为巴西的农业一直是亮点,特别是中国市场对巴西牛肉放开之后,巴西农畜产品出口得到了提振。另外,巴西还有3000多亿美元外汇储备,基本没被消耗,这增强了巴西抵御国际经济波动的能力。

  巴西整体经济量比较大,国民经济总量超过2万亿美元。巴西经济2015年可能下降3个百分点以上,2016年仍可能出现下降,但巴西这条经济大船是沉不下去的。中国有句话,东边不亮西边亮。巴西作为一个大型经济体,回旋余地还是很大的。比如,巴西金融体系非常健全,其监管制度甚至股票交易制度的成熟程度已超过中国。

  然而,当前国际经济大环境未有实质性变化,指望巴西一家单独摆脱困境有些困难,这需要时间。我预计今年年底或者明年年初,巴西经济可能出现反弹。

  巴西问题更多在政治

  导致巴西经济出现问题的因素中,政治大于经济。从历史上看,巴西军人交权后,民选政府通过了1988年宪法。正是这部宪法为目前的问题埋下了“祸根”,或者说巴西经济中很多问题与它有关。1985年前,军政府实行独裁和专制。新宪法实施后,政策彻底走向另一个极端,出现很多民粹做法。新宪法制定者和历届文人政府——尤其是劳工党政府希望所有人的利益都被照顾到,这对下层老百姓确实有好处,但却不可持续。

  我2006年开始担任中国驻巴西大使,亲眼目睹了这些政策的弊端。劳工党的政策确实在分配领域下了很多功夫,却在投资和生产领域少有建树,这跟中国恰好相反。巴西的问题是国家财政开支过大,全民福利搞得太多。比如公务员和大学教授在退休后还能拿百分之百的退休金,去世后配偶还能享受。

  在卢拉总统当政时,上述问题还没有暴露。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问题就开始凸显了。大家都知道,要解决巴西的问题一定要改革,一定要勒紧裤腰带,政府要削减开支,一些不必要的开销一定要压缩,其中包括对工人的福利和对一些家庭的补贴。这肯定要对一些人的利益产生触动。

  巴西当局也想改革,但是遇到具体困难,不是想改就马上改得了。目前无论执政党还是反对党,对如何带领巴西走出困局,都没能拿出一个像样的方案。同时,也没有一位领导人敢站出来力挽狂澜。政府不作为,反对党也不想政府有所作为,劳工党和执政联盟内部这么多年积聚的矛盾混杂在一起,让问题变得更为复杂。而且,巴西石油公司贪腐案的揭露,也折射出巴西政治体制存在着严重弊端。另外,巴西市场本身比较保守,政策调整不灵活。

  2016年奥运会即将在巴西举办,可能会对巴西经济产生提振作用,但对这种效应不要估计过高。

  金砖国家生命力强大

  金砖国家中依赖初级产品出口的国家——包括巴西、俄罗斯等在内,这两年发展都遇到了困难。国际上有人认为金砖国家开始走下坡路了,对此我不同意。

  首先,经济上的困难并非我们想象得那么大。中国人有个思维定势:经济困难就是难到揭不开锅。去年11月初,我去巴西正好赶上万圣节,里约热内卢、圣保罗的高档餐馆顾客照样排长队,这难道说明巴西未遭遇经济危机吗?答案显然不是。所谓“经济危机”常常是这样:对有钱人来说无伤大雅,生活不受影响;对中产阶层来说,出国旅游次数可能从一年两次变成一年一次;而对于一般人来讲,去海边旅游度假可能一周能去一次,现在变成一个月去一次。他们管这个叫“过苦日子”,绝非我们想象中那样的困难,更不是揭不开锅。

  还有一点可以肯定,金砖国家组织横跨几大洲,虽然社会制度不同,但却多次协调一致,对重大国际问题发出共同声音。因此,我们不能光看经济这一个维度。

  比如在2015年的G20会议上,金砖五国领导人举行会晤,2015年巴黎气候变化大会上金砖国家再度走到一起,都体现出了这种立场的一致。美国人奥尼尔提出了金砖国家的概念,但他也许没有想到这几个国家真走到一起。西方国家唱衰金砖国家,金砖国家发展遇到问题,这都是事实。但金砖机制仍有强大生命力,在重大国际问题上,五国共同协调立场,影响力依然很大,这恐怕谁也没办法否认。(作者是中国社科院拉美研究所巴西研究中心主任、前中国驻巴西大使)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冷春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