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义桅:从慕安会看西方宣传“秘诀”

2016-02-14 01:30:00 环球时报 王义桅 分享
参与

  第52届慕尼黑安全会议(慕安会)12日在慕尼黑最著名饭店庄园饭店举行。共有200多名代表与会,其中包括30多位国家元首或政府首脑、60多位各国外长和防长,笔者有幸应邀参加了这次会议。不同于香格里拉对话会(香会),慕安会的层次更高,欧洲元素更浓,民事色彩更重。但这其实只是表象,“不经意中的经意”才是慕安会的本质,也是西方宣传的精髓。这主要体现在“三讲”:

  一,讲政治。在新加坡举办的香会上,美国国防部长一定是第一个发言。与此不同,慕安会是德国防长开篇演讲,这多少反映出在跨大西洋、跨太平洋联盟中,欧洲有相当的自主性、平等性,不像一些亚洲国家甘愿成美国附庸。但同时,慕安会的西方性又丝毫不减。开幕式上邀请约旦国王、阿富汗总统、伊拉克总理发言,讲的都是感谢北约、西方,表态为解决欧美关切的反恐、难民问题做贡献等西方人爱听的话。当伊拉克总理话锋一转,声明外国军队没有伊拉克政府同意再也不能驻扎伊拉克时,会场中立即传递出不满情绪,于是演讲者不得不调整腔调。

  二,讲规矩。尽管挑选西方喜欢的外国领导人上台演讲,但慕安会还是讲民主程序的,发言时间都一样,并无主场、客场之分。这一点也不同于香会。欧洲人重程序、讲规矩,但仍然尊重美国,毕竟他们还是倚重美国,这才是最大的规矩。在欧美情报官员谈反恐的专场,笔者对此感受尤深:1928年时美欧就已开始跨大西洋情报分享。为了共同打击德国法西斯,美英情报分享秘密协定1941年签署。迄今,欧洲人反恐、打击“伊斯兰国”也多依赖美国情报。笔者终于明白为什么欧洲人对斯诺登事件的反应如此奇怪。中国舆论往往一厢情愿地看待欧美矛盾,缺乏对跨大西洋关系中价值、工业、信息纽带的历史性和系统性了解。指望在欧洲人面前揭骂美国,只能是不懂规矩了。

  三,讲意识形态。开幕式上法国防长第二个发言,大谈恐怖主义是民主自由的公敌和捍卫西方自由、平等、博爱原则。约旦国王演讲,声称第三次世界大战——为价值观而战已经打响。到了沙特外交大臣发言,则强调区分社会与宗教的必要性。当美国人问起沙特的妇女人权时,沙特外交大臣答复:美国的妇女权益也是在美国建国后很多年才获得的,因此对沙特要有耐心。伊朗外长在发言中强调,从伊核问题达成协议表明抛弃零和思维多么重要。在这种气氛中,笔者深深领悟到,慕安会提供这种场合,正是借人之口来表明西方的意识形态和政治正确——要区分伊斯兰教与暴力恐怖,不能陷入与伊斯兰世界的文明冲突。或者是借人之口反思过去的外交失误,如此等等。

  除了以上这些“经意”,会议期间的闭门双边会见,更是“经意”之举。当然,这都是给德国送上门的情报,美欧分享大餐,不亦乐乎。(作者是同济大学德国问题研究所兼职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何卓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