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戈:莫让股市误导经济判断力

2016-02-16 00:46:00 环球时报 刘戈 分享
参与

  猴年春节以来,全球股市呈现接力式下跌,尽管15日开始有所反弹,仍较去年5月底缩水近两成。年后开市中国股市也没能幸免,似乎意味着中国经济在更加严峻的内外部环境下会遇到更多困难。事实上,股市表现和中国经济关系没那么大。

  从根源上来说,机制仍不完善的中国证券市场和中国经济增长的匹配问题一直没有解决。自2015年以来,中国股市的急涨急跌已经充分验证一个事实:由于自身治理结构的不合理、法制的缺位和监管的不专业等种种因素等影响,中国证券市场已经成为中国经济的“扁桃体”——一方面放大了外界环境变化对中国经济运行的影响,另一方面因自身波动增加了社会上的焦虑情绪。不要让股市波动过度牵扯社会关注甚至影响政府决策,也是建立经济信心的一部分。   

  不仅如此,在过去20多年里,众多上市公司并不能完整体现中国经济。一些传统行业的国有企业、擅长资本运作和“搞定关系”的民营企业活跃于中国股市。与之相比,众多业态新兴、技术领先、品牌卓著、管理成熟的企业并没有上市,或者说没在中国证券交易所上市,如华为、娃哈哈等一直坚持不上市,顺丰、小米等后起之秀至今没有上市计划,腾讯、百度、阿里巴巴、联想等知名公司都没在A股上市。用这样一个证券市场来衡量和判断中国经济走势,肯定会出现相当大的数据偏差。

  股市影响决策者对经济形势的总体判断,进而导致错误决策,这在世界经济史上不乏先例。原因在于,对股市波动的关注过于强烈,很可能扰乱决策者对更重要议题的判断力。美国1929年股灾演变成大萧条就和当时胡佛政府“病急乱投医”,推出《霍利一斯穆特关税法》有关。

  《霍利一斯穆特关税法》于1930年6月,经胡佛签署成为法律。根据该法案,3200种外国商品(占总数60%)的关税上涨。在经济萧条席卷美国,进而影响全球的关键时刻大幅度提高关税,释放“以邻为壑”的信号,不仅引发各国间的关税大战,让经济危机周期大大延长,还大大加剧了世界范围内的民族主义,给本已动荡的国际局势又添了把干柴。1929年至1934年,全球贸易总量缩水达60%以上。

  2015年中国股市的一再暴跌很容易让人们想起1929年美国股市的大崩盘。从表面上看,当今中国经济所面对的问题也和1929年的美国有一定的相似性,都面临着经济快速扩张后生产全面过剩的问题。当然,两者虽然病症有些许相似,但性质不同,应对办法也是完全不可同日而语的。

  所幸中国的决策者看到了这点,在新一轮的经济大“洗牌”过程中,弱化股市乃至忽略股市,一心一意推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让新兴业态、新兴产业尽快弥补传统产业传统企业倒闭转型留下的空当才是当前经济工作的正确方向。(作者是央视财经频道评论员)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冷春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