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登新:股市监管不能再继续大包大揽

2016-02-26 01:30:00 环球时报 董登新 分享
参与

  上周末,刘士余取代肖钢,出任中国证监会新任掌门人,赢来股民一片叫好,市场开盘后亦连续两日技术性反弹。然而好景不长,随着昨日大盘又大跌6.41%,又有股民喊出“怀念肖钢”之类的口号。

  中国证监会从1992年10月成立算起,迄今仅有24年不到,却已诞生8任主席。除尚福林任期稍长外,其他6任主席任职时间均不足3年,如此高频率的换帅在世界范围内都十分罕见。这在很大程度上当然是因为干部调整需要,不能同股市行情好坏简单联系在一起。但是在舆论汹汹的时代,股民似乎更愿意做这样的解读。

  近年来,中国股市的市场化、法治化步伐一直落后于市场的扩容速度。监管机制不健全使得证监会在面对市场波动时,往往用行政管制代替市场决定,用“短平快”的行政监管代替依法治市。

  然而,A股是典型的“散户市”。对于政府为保护中小投资者而被迫大包大揽、行政干预的“好心”,几乎没股民会理解。就股民而言,炒股的逻辑十分简单:政府有能力行政干预,说明政府能控制涨跌,可以代替股民判断公司投资价值,甚至进行担保与背书。久而久之,只要上市公司欺诈、亏损、退市,就有股民找政府要一个公道和说法。股市暴跌,股民就要求国家花大钱托市。

  很显然,股民过分的逐利要求在客观上形成了股民与证监会间的“人身依附关系”。当他国证监会独立专心市场监管、严打证券犯罪时,我们的证监会却要全力以赴、两眼死盯股市涨跌,随时准备应股民诉求扑火救市,承受来自一些人的谩骂。这样的证监会无暇独立专注于市场监管、严打证券犯罪,也无法保持改革的连贯性和完整性。

  高频率换帅也对监管政策的系统性和稳定性构成冲击。一任证监会主席在位时间通常为两三年,基本上是熟悉市场、形成完整的改革思路后,就因各种原因调整岗位。新换的主席必须先花两三年了解市场现状,再拿出自己的改革方案,但是股民和舆论似乎对此又缺乏足够的耐心。

  市场化与法治化改革是解决当前股市问题两把利器。没有市场化,市场决定作用就无法发挥出来;没有法治化,行政手段独大的监管格局就无法改变。市场化改革最关键的一步,就是要让已获人大法律授权的IPO(首次公开募股)注册制真正落地,让市场主体各自归位。而法治化改革的最关键一步,则是《证券法》的修订,明确对证券犯罪如何精细化定罪量刑,并针对散户为主的特点,积极考虑引入集体诉讼机制。

  有人调侃说,证监会主席是中国最难干的岗位之一。也许我们把关注证监会的焦点放在市场监管的法治化、规范化,而不是股市行情的波动之后,证监会主席才能更好履行职责,中国股市才能更健康地发展。(作者是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何卓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