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颐武:“吃相难看”引起的国人焦虑

2016-03-21 00:50:00 环球时报 张颐武 分享
参与

  最近,中国游客在泰国“铲虾”的视频引发国内网民热议。尽管对事情的经过和原委还存在不少争议,但这些游客蜂拥抢虾的形象不得体、不适当还是相当明显的。

  “抢吃自助”引发社会焦虑不足为奇。经济高速发展时期,开始迅速变得富裕的国民外出旅游,常常形象不佳。炫富、声音大、做事不顾场合、不尊重当地习俗规矩等行为常会受到其他社会的负面评价。

  吃相难看最为直观,乃最焦虑所在。它是中等收入群体急剧扩大,整个社会从物资匮乏快速走向丰裕时的常态,各国在发展过程中都会经历这样的阶段。出境旅游规模的极速扩大,会让个人修养的不足和匮乏时代养成的习惯暴露在外人面前:有的行为在一些地方不足为怪,在另一些地方就不可接受;有些问题明明谁都知道不恰当,但到了现场依然情不自禁地表现出来。

  19世纪末20世纪初,美国刚崛起时也遇到过类似情况。美国知名作家马克·吐温曾撰文批评游轮上的美国人吃相让人不堪入目,表扬欧洲人吃相更高雅,对巴黎人更是推崇有加。生活在那个时代的一批美国作家、知识分子,包括亨利·詹姆斯、海明威等,都到欧洲寻找精神归宿,对美国人的一些粗俗行为非常蔑视,甚至有些自卑。事实上,当时美国发展已比肩甚至超过欧洲。直到二战后,美国真正成为世界霸主,美国人的自信心才大涨并确立起来,欧洲人则开始被美国化,无奈接受了不少美国习惯。上述过程大概用了50年。

  日本游客20世纪60年代开始涌入欧洲时,也曾受到过很多诟病和非议。上世纪80年代,来自韩国和我国台湾地区的游客在欧美也遭遇了类似的数落,同样在当地社会引起热烈讨论和激烈反应。比如,当时被认为相当有国际经验的台湾作家三毛就对台湾游客出境游的表现提出过很尖锐的批评。

  在对“吃相难看”的讨论中,我们常会混淆两个层面的问题。一是国民素质低下问题。“吃相难看”的社会显然需要提升自身文明水平,对一些不得体的举止多展开反思,但整个社会文明程度的提升往往需要很长时间。二是文化差异的问题。比如,由于中国人吃饭的社交功能较强,相互交流时声音比很多西方人大可以理解,未必能简单地被视为陋习。

  事实证明,在社会发展过程中,上述两个问题的解决可以是相互促进、相得益彰的。一方面,随着社会整体文明程度的提升,不文明行为会逐渐减少。另一方面,对于一些文化和风俗习惯上的差异,更高频度的跨文化沟通和国民整体素质相对低一方软实力的逐步强大有助提升相互理解。

  一个急剧发展的国家不仅应对外出国民进行国民素质教育,更应加大力度普及国际常识,让国民对文化差异有更多的体认。既要认识到消除不文明行为的紧迫性,也要有些耐心,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至于如何提高国民文明水准,新加坡有许多值得借鉴的经验。(作者是北京大学教授)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冷春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