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嵎生:中国“陷入孤立”、周边局势“急剧动荡”吗

2016-03-28 16:13:00 环球网 王嵎生 分享
参与

中国周边频频起火了吗》书影(世界知识出版社2016年3月出版)

  2010年8月,美国国务卿在一次东盟会议上公开宣称:我们(美国)回来了!之后不久,一位外籍华人专家即迅速发表文章提出:“中国周边为什么频频起火?”煞有介事。还有一位山东某国际关系学院的副院长也提出:如何减少周边国家对中国的“疏离感”。这两位先生出于什么考虑,我无法猜测,也许用心是好的。但无论如何,它客观上适应了美国新保守主义理想家們和日本右翼关于“中国威胁论”以及“中国孤立论”的需要。有点国际知识的人们,一般都可看出,这是没有事实根据的“伪命题”。

  当然,这并不是说中国周边形势依然如故。随着时代变迁的进程和中国速度的民族复兴,国际力量对比正在发生历史性的变化,中国周边也出现了“新局面”:总体向好,中国的阳关道越走越宽,吸引力也越来越大;但挑战也十分严峻、复杂,特别是坐不住的“老大”和不甘心失去领头雁身份的“老三”的政策行为,兴风作浪。

  随着美国战略重心东移的推进和演变,“中国威胁论”的幽灵,也在不断变脸。时而“红脸棒杀”,时而“白脸捧杀”,而且言之凿凿,似是而非,不断挑拨离间。它们散布说,中国现在到处“展现肌肉”,“咄咄逼人”,要形成历史上的“朝贡体系”,等等,不一而足;他们还提出,要努力形成“亚洲减一”和“隐形同盟”对付中国。尽管此类冷战言行已被无情的客观事实否定,但有些人仍然乐此不疲。近来,某些“权威人士”又意味深长地说,中国周边安全局势正在“急剧动荡”;中国由于“过度自信”与“强势”,已陷入“亚太困局”和“孤独大国的地位”,“处处被动”;中国现在要“颠覆世界秩序”,美国应“举起拳头”。

  诚然,中国与周边几个国家确实存有一些历史遗留问题,也有某些实际利益的竞争(包括地缘政治影响),美日右翼势力视之为“瑰宝”,不断把一些“茶杯里的风波”向着“大风大浪”方向推动。美国有时甚至亲自上阵,同中国叫板。对此,我们必须心中有数,不能掉以轻心,更不能高枕无忧(所谓“忘战必危”也)。但我们必须有战略自信和定力,坚持“亲诚惠容”的周边外交,坚持和平、发展与合作共赢的大方针,坚持“一带一路”的“愿景”和“义利观”。中国外交的“亲和力”,已产生不可估量的影响。现在,中国与周边国家,相互关系是更加紧密了,“利好机遇”是更多了。连美国《华尔街日报》也承认:环顾中国周边,“没有一个国家愿意联美反华”。

  我们不妨沿着中国周边走一走,看一看到底是宽广的“阳关道”,还是风雨交加的“独木桥”。

  东北亚,除了需要高度警惕日本重走军国主义老路外,并不存在什么情况“急剧动荡”。日本右翼也许想放把火,但他们既没有能耐,也没有胆量敢把火放大。中国军队是维护主权与和平的“定海神针”,也不是吃素的。这一点,日本清楚,美国更清楚。至于美日韩联盟对付中国,那也是美日方面的一厢情愿。说是为了对付“朝鲜威胁”,也许有人相信;说共同对付中国,从金大中到朴槿惠,韩国四位总统恐怕一个也不会赞同。现在中韩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发展到什么成度,难道还需要赘述吗?

  东南亚,除菲律宾等个别国家时不时在海权问题上同中国闹腾一下外,它们还能掀起什么大浪?中国与东盟关系一直以来都相当好。目前双方贸易额已超过它们同美国的贸易额,中国与东盟自贸区惠及双方,而且正在向“升级版”迈进,势不可挡。

  2014年 7月,东盟外交部长和“10+1”(东盟与中国)等一系列会议都表明,双方都着眼于大局,顾全大局,重视友好合作,并不存在什么围攻中国的“鸿门宴”,而是“合作共赢”的“家常宴”。

  南亚,中国同它们的关系一向很好。中缅关系在个别项目上出现了一些问题,这很正常,不必大惊小怪。至于缅甸开始改革开放,中国乐见其成。这是好事,谈不上是什么中缅关系出现“拐点”。缅甸大选后,无论谁上台,都会同中国保持友好关系。有的国家想趁机搞“颜色革命”,那是它们的事。这些年来,各种“颜色革命”何其多,成就几何?“春”意何在?至于中印关系,那是美国和日本右翼一直以来的挑拨重点。但它们很失望。中印双方从大局出发,对边界某些风波都认真管控,在地缘政治影响方面,双方都比较实事求是。印度总理莫迪说得好:印中是一种精神,两个身体。印度最大财团之一的塔塔集团董事会主席拉坦·塔塔也说,中国强大的经济实力并不令人担心,印中关系“并不是对抗性的”;“我更愿意将中国视为一个非常强大的盟友。我们应该与中国建立一种持久的关系,我想这一点是可以做到的”。可以预见,中印关系也将向着新型大国关系稳步迈进。

  再看中国北边。“上合组织”生命力日益强盛,它不仅是联合反对三股恶势力的重要屏障,它的“上海精神”——尊重多样文明,谋求共同发展,更是顺应时代潮流的新“普世价值观”,也是中国周边重要的阳关道。

  目前,还有两个似是而非的论调需要澄清。一是所谓东盟经济上靠中国,安全上靠美国。这是“中国威胁论”新形势下的“翻版”,也不符合事实。东盟经济上与美国也相互依存,安全上与中国也有合作。二是中国需要“稳固后院”。“后院”是美国门罗主义的代名词。中国不谋求势力范围,中国要的是“命运共同体”,是“一花不是春,孤雁难成行”的新时代外交理念,是平等与合作共赢的伙伴关系。如果有人硬要逆潮流而动,要在阳关道上构筑“独木桥”,那就随他去吧。(作者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和学术交流基金会战略研究中心执行主任,中国APEC前高官,文章为《中国周边频频起火了吗》书代序。)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曾加(实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