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新育:抛售美元资产,沙特会“更受伤”

2016-04-18 00:49:00 环球时报 梅新育 分享
参与

  据报道,沙特政府已明确通告美国政府行政部门和国会,如果美国会通过法案,允许美国法庭判定沙特政府在“9·11”恐怖袭击中扮演了任何程度的角色,沙特将抛售所持有的价值数千亿美元美国资产。

  笔者认为,沙特政府如果真的全面抛售其持有的美元资产,无论是在经济上还是政治上,对沙特自己的伤害远远超过对美国的伤害,而且这种伤害很可能是颠覆性的。

  沙特假如全面抛售其官方储备中的美元资产,基本上等于美国沙特关系决裂;但美国和沙特在双方关系中的地位高度不平衡,对于沙特政权而言,对美关系是其最重要对外关系;对于美国,情况远远不是如此,而且美国对沙特的依赖性还在日益降低;正是这一点,决定了全面抛售美元资产对沙特自身的伤害远远大于对美国的伤害。

  从上世纪70年代起,美国自身在经济上对沙特的需求主要是在两个方面:沙特向美国提供稳定可靠的石油供给;沙特石油美元回流支持美元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霸权。在第一点上,美国长期对沙特等阿拉伯石油输出国的表现并不满意,1982年6月25日《华尔街日报》刊发的《对黎巴嫩问题摇摆不定》一文就曾如此评价:“一些人还毫不隐晦说,美国的长远利益取决于阿拉伯人及其石油,这种想法比较有价值,但是我们认为是不正确的。阿拉伯石油生产国在分配石油方面,什么时候帮过我们的忙?”正是这方面的不满意和其他原因,对21世纪初美国的“页岩革命”发挥了强大的激励作用,推动美国基本实现了能源独立,美国前财长萨默斯甚至将油气出口视为未来数年美国经济的一大增长点。

  在第二点上,沙特实际上在上世纪80年代就被推上了它在国际金融体系中所能达到的最高峰,其后总体上是在走下坡路。1982年沙特人均收入1.6万美元,超过同年美国人均收入;是年沙特海外投资与存款为1616亿美元,一度号称“超级金融大国”;沙特里亚尔和伊朗里亚尔在1978年7月至1980年12月之间取代了特别提款权定值货币篮子中南非兰特和丹麦克朗的地位。现在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中并无沙特里亚尔,而东亚外汇储备从上世纪80年代起就已经取代石油美元成为美元货币霸权地位的最大外部支持者,其后地位总体上日益上升。如果说,在上世纪70年代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初期,美国非常需要沙特等国石油美元回流以支持美元霸权,现在就不是这样了。

  不仅如此,沙特能够抛售的官方美元资产也远远没有某些传言说的7500亿美元那么多。沙特外汇储备在2014年8月达到了7460亿美元的高峰,但在2014年下半年油价雪崩以来,沙特的外汇储备已经大量消耗于填补财政赤字,仅去年一年就消耗千亿美元之多。

  根据沙特央行数据,2015年底,沙特外汇储备6355亿美元,比2014年8月的高峰下降了15%。鉴于沙特2016年财政预算赤字高达3262亿里亚尔(约870亿美元),而且这个预算是基于油价每桶50美元制定的,实际上近4个月来油价明显低于50美元,沙特在军事等方面的开支又超出预计,可以判断,目前的沙特外汇储备最多只有6000亿美元上下,其中又有相当一部分属于非美元货币资产。

  这样算来,沙特能够抛售的美元储备资产最多也就是5000亿美元上下。即使在美元比较疲软时,这样规模的抛售也不足以造成美元崩盘;现在和未来数年总体上美元走强,其他市场的波动正驱使全世界的市场参与者们逃向美元,争购美元资产,沙特的抛售恰恰有助于满足其他市场参与者的需求。

  对沙特而言,最致命的是,全面抛售美元资产也就意味着与美国关系彻底破裂;而沙特是一个防卫高度依赖美国、经济高度依赖西方的国家,这样干,是否也意味着沙特的命运之途会变得更坎坷了呢?(作者是商务部研究院研究员)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冷春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