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海运:“俄罗斯崩溃论”与事实相去甚远

2016-04-21 04:00:00 环球时报 王海运 分享
参与

  俄罗斯经济形势复杂严峻,“俄罗斯崩溃论”乘势泛起。此种议论在西方媒体上比比皆是,在我国互联网上也不时可见。给人的感觉是,俄罗斯经济危机四伏、社会面临全局性动荡、普京政权垮台在即。就连普京最近签署组建直属总统的国民近卫军,也被指为了应对政变危险。然而,“俄罗斯崩溃论”与事实相去甚远,很大程度上是种主观臆断,甚至是恶意“唱衰”。

  俄罗斯经济的确陷入多年未见的严重困难。国际油价大幅下跌,对于一个70%以上出口、50%以上财政收入依赖油气,经济结构严重畸形的能源资源国来说,的确是个严峻挑战。西方制裁一轮接着一轮,导致俄罗斯资金外流、流动性下降,不少企业陷入支付和投资困境;去年全年GDP下降达3.7%,今年很可能仍是负增长;进出口总额也在大幅下滑,其中对欧贸易下降达38.5%,对华贸易额下降也在25%以上;由于高档消费品进口受阻,部分高收入群体的生活水平受到的冲击更为明显。可以说,俄罗斯经济遭遇了1998年以来最为严重的困难,用“危机”来描述目前的经济形势应当不算过分。

  但这绝不意味着俄罗斯经济面临所谓“崩溃”,更谈不上俄罗斯社会酝酿动乱、政权即将垮台。

  首先,“俄罗斯崩溃论”对俄经济形势的描述过于黯淡。虽然俄罗斯GDP大幅缩水,外汇储备也有所下降,但是债务总额不到GDP的30%,财政赤字仅占GDP的2.6%,远未形成规模性支付危机。从经济走势看,政府反危机战略已经初见成效,去年第四季度经济衰退势头得到明显遏制,10月甚至出现环比正增长。大型超市各类商品仍然琳琅满目,尽管商品价格较一年前普遍提高,但市民购物依然踊跃。问及购物者对经济形势的看法,虽然普遍表示感受到了困难,但绝少有人持悲观看法。另外,俄人口总数、人均寿命继续处在增长轨道上。说到底,俄罗斯经济再困难,也难不过1998年,更不可能与上世纪90年代初期相提并论。

  其次,俄罗斯是自给能力最强的世界大国。俄罗斯不仅幅员辽阔、资源丰富,而且科技潜力雄厚、教育水平较高,从而为其提供了巨大的“腾挪空间”。经济危机特别是油价下跌还倒逼俄罗斯下决心加速“再工业化”进程,“进口替代”初见成效。据多位能源问题专家预测,国际油价已经跌至谷底,进入缓慢回升轨道,俄罗斯油气产业最困难的时期有望在今年下半年或者明年上半年结束。俄罗斯的农业生产近年进步很大,去年粮食产量1.043亿吨,仅出口就达3070.5万吨。俄罗斯又是能源生产大国,供暖供电充足。也就是说,俄罗斯人的温饱没有任何问题,俄罗斯人遭遇的困难绝对不是某些媒体报道或想象的那样忍饥受冻。

  再次,“西方不亮东方亮”。俄罗斯正在大力加强与东方国家的经济合作、科技合作,扩大从中国等新兴国家的技术设备甚至军事技术装备引进,以应对与西方经济技术合作受阻的困扰。虽然俄罗斯对欧洲的贸易规模明显缩小,但对发展中国家的贸易规模显著扩大。由于俄欧关系恶化给双方都造成了巨大损失,随着政治关系的解冻,恢复以往经济合作规模可能不需太长时间。

  最后,更为重要的是,俄罗斯民族具有极强的韧性和抗压性,外部压力愈大愈是抱团御侮。俄罗斯人普遍把目前的困难归因于西方大国的恶意打压,并未归罪于普京政权。普京被西方描绘成“独裁者”,却被俄罗斯多数民众视为民族的“救世主”、国家利益的坚定捍卫者。普京成为俄罗斯民族的骄傲,民意支持率从当选时的64%飙升至去年的80%以上,近74%的俄罗斯人准备下次大选投票给普京。西方欲借俄罗斯经济困难煽动“颜色革命”,但普京政权具有很强的控局能力,应对措施也非常到位。与此同时,反政府亲西方势力的社会基础却越来越薄弱,就连原来持反普京立场的民主派人士,不少也转而站到了普京一边。这哪里能够找到俄罗斯民众酝酿“起义”、普京政权面临垮台的影子?

  说到底,“俄罗斯崩溃论”更多的是西方政客和西方媒体的主观臆想。此论在国内互联网上流行,则大多属于亲西方人士鹦鹉学舌,或者是对俄罗斯真实情况不大了解者人云亦云。

  俄罗斯是我国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对俄关系在我国战略全局中具有重大价值。我们对俄罗斯形势的观察必须实事求是、客观准确,绝不应跟着不明所以者甚至别有用心者起哄。那样做,对中俄关系、对我国国家利益没有任何好处。(作者是中国国际战略学会高级顾问)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何卓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