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洪建:脱欧不是英国的“独角戏”

2016-06-17 03:12:00 环球时报 崔洪建 分享
参与

你对英国“脱欧”前景怎么看?

  英国不愧是现代戏剧的发源地,英剧以其情节起伏和冷幽默而风靡一时,在中国受众中也收获了不少拥趸。随着公投日期的临近,英国国内民意变幻莫测,“脱欧”派的支持率一涨再涨,甚至超过“留欧”派已达5个百分点以上;政治冷幽默不时闪现,不亚于一部精彩的英剧。尽管当前欧洲的恐怖主义威胁、难民危机等麻烦不断,也难以遮掩住英国脱欧戏码的悬念迭出:六天之后,英国有可能不再是欧盟成员国。

  让脱欧戏码悬念迭出的,表面上是民意变化反映出的留欧、脱欧两大阵营之间的势均力敌,背后则是英国各派政治势力乃至政治经济精英们的激烈角力。除了卡梅伦首相要通过脱欧公投来巩固其在党内领导地位的初衷外,保守党内的重要政治人物、前伦敦市长约翰逊的临阵倒戈更有觊觎党内接班人位置的考虑。保守党内部的进一步分裂,不仅使得英国政界无法达成共识,还带动了经济界和其他社会阶层的分化,将原本看似清晰的阵营界限弄得混沌不清,公投结果的不确定性由此大增。

  外部支持也没有提供卡梅伦政府所期待的巨大助力。尽管英国在与欧盟达成的“改革”协议中看似获益不少,其涉及移民、减少欧盟干预、保持英镑地位以及非政治一体化方向等四大诉求基本上得到了后者的积极回应,但欧盟在应对难民危机上的继续乏力,却成为脱欧派用来鼓舞士气的鲜活例证。美国盟友为卡梅伦首相的站台也没有如预想中那样巩固留欧派的地盘,反而激发起脱欧派面对压力的“不屈斗志”。

  留欧与脱欧两派所争夺的,是对“英国利益”的定义权。留欧派的逻辑是利用人们的避险求稳意识:如果公投的答案是英国继续留在欧盟,就可以避免不确定性以及由此产生的巨大风险,因此基于现状的经济损益分析是其杀手锏;而脱欧派的逻辑则是对现状不满→要求改变现状→求得更大机遇,因此事关每个英国民众的移民问题是其主攻方向。

  脱欧与否终究是英国民众自己的选择,但其过程和结果关乎英国和欧盟的未来走向,也关乎地区和世界经济乃至地缘格局的变化,因此自然不会是英国的“独角戏”。

  每次民调结果出炉都会引发金融市场的剧烈震荡、美欧领导人纷纷“严重关切”就表明了这种巨大的相关性。无论英国最终做何选择,和它演对手戏的欧盟都是最大的利益攸关方。除去现时可见的经济风险外,英国脱欧还将使欧盟面临政治风险,欧洲一体化的信念将受冲击,其方向也将愈发不明朗。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已经表示,如果6月23日的英国公投结果是退出欧盟,那可能是欧盟和整个西方政治文明解体的开始。

  自认为西方阵营领导者并与英国具有“特殊关系”的美国也是重要角色,因此不时从幕后走上前台。美联储主席耶伦6月15日表示,英国即将就是否留在欧盟进行全民公投,此举带来的不确定性已经严重冲击了全球市场,一旦英国人投票决定离开欧盟,将可能会对美国经济前景产生更大的负面影响。

  尽管不像欧美那样入戏很深,但中欧互为重要伙伴,中英关系的“黄金时代”也正铺陈开来,因此中国绝不仅仅是英国“脱欧戏码”的观众,而是自有利益关切所在。英国被视为欧盟内主张贸易、投资自由化最为积极的国家,一旦英国脱欧,中国在获得更为自由开放的英国市场的同时,可能要失去英国作为通向欧洲门户所能够发挥的作用,可能会面对一个更为保护主义的欧盟,中欧贸易摩擦以及相关的市场经济地位、投资协定谈判等问题的解决可能会变得更为棘手。相应地,英国在中国对欧政策中、在中国企业和资本的海外布局中的地位和作用也将被重新加以考虑。中国也同样关注英国在欧盟中地位的任何重大改变产生的不确定性及其系统性的经济和政治风险。为此中国也需要像其他攸关方一样,制定出合理的应对方案。

  6月23日,我们在等待一个理性的、符合英国、欧盟以及中国等重要攸关方切身利益的答案。(作者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

责编:冷春洋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