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仲平:英国脱不脱欧,欧盟都要改革

2016-06-21 01:27:00 环球时报 冯仲平 分享
参与

  当卡梅伦2013年下决心通过公投决定留欧还是脱欧来平息党内争执、确保保守党在两年后的大选中连续执政时,他万万没想到今天留欧和脱欧之战会如此惊心动魄、如此胶着难料。

  具体来说,卡梅伦决定举行欧盟公投时犯了两个低估性质的错误,首先他低估了脱欧派的力量。随着公投日期的临近,民调反映支持脱欧的人数超过支持留欧的人数。民调虽不能代表最终投票结果,但至少表明脱欧派力量在迅速增大。另外卡梅伦低估了英国民众的较真。他的公投策略是留在改革后的欧盟,因此他极力给民众留下这样的印象:费心费力与欧盟谈判,最终欧盟答应了英国的要求,从而保证英国的利益。他自认为,这样一来,民众应该会支持英国留在欧盟。岂料这么多民众不买账。当然卡梅伦可以说,公众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受到了脱欧派的极大“蛊惑”,而脱欧派力量如此声势浩大则是因为受到了欧洲难民危机的莫大刺激。当前在欧洲持续发酵的难民危机在卡梅伦当年做公投决策时确实无人能预料。

  然而无论卡梅伦现在如何委屈,泼出去的水是收不回了。如果几个月前人们还有信心认为英国不会离开欧盟,相信英国选民最终会让理性而非感情来决定其未来,现在没有人敢打包票了。

  若脱欧,英国和欧盟都将受到巨大的影响。尽管失去欧盟成员国身份的英国仍将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核大国地位也会保持,但其国际环境将发生自苏联解体以来最大的变化。首当其冲的是它将需要重新设计与世界最大市场——欧盟的关系。目前,英国超过一半以上的出口指向欧洲大陆特别是欧盟统一大市场。这正是对欧洲认同感一直虚弱的英国在1973年最终决定投向欧盟(当时的欧共体)怀抱的首要考虑。英美特殊关系则将面临二战结束以来最大挑战。美国人会问:不能有效对欧盟施加影响的英国还像过去一样有用吗?美国可能认为德国在欧洲最有实力,但它还是认为英国最可靠,但可靠的英国是需要在欧盟内发挥影响的。当然,除欧美之外,英国和世界其他国家的关系也将面临程度不同的调整。

  对于欧盟来说,如果英国留下,欧盟不会一切如常、装着什么事也没发生。倘若英国离开,要求拯救欧盟、改革欧盟的呼声将会十分强大。

  关于欧盟以及欧洲一体化前景的看法大致有两种:一种意见认为,英国脱欧将成为压倒欧盟的最后一根稻草。欧洲理事会主席、前波兰总理图斯克近日警告,英国离欧将可能是欧盟和整个西方政治文明解体的开始。许多和图斯克一样的欧洲政治家、精英最害怕的是,英国脱欧将会鼓励欧洲现有的民粹主义、极端民族主义势力,并在奥地利匈牙利等国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

  另一种意见认为,恰恰因为面临解体的巨大危机,如同前几年的欧元区危机一样,也如同历史上其面临的所有危机一样,欧盟将以更大的改革和一体化来克服危机。这一派意见认为,一旦英国脱欧,为阻止欧盟解体,法国和德国或将被迫对欧盟进行大手术。其目标是:欧洲联合的方式可以发生改变,但一体化不能丢弃。没有了联合的欧洲,即使欧洲最大的国家如德国、法国,也难以在世界上独自发挥重要的影响。

  全面来看,第二种意见可能更加可信一些。受英国脱欧影响,欧盟有可能最终下决心建设核心欧洲,将真正志同道合的国家聚集起来,在一体化的道路上更加重质而非像前几年一样突击扩员、贪多轻质。(作者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

责编:何卓谦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