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海运:在新形势下激发上合组织潜力

2016-06-22 01:18:00 环球时报 王海运 分享
参与

  2016年是上合组织成立15周年。对于一个地区性国际合作组织来说,可以认为上合组织即将进入“青年时代”,换言之即将长大成人。此时此刻,特别有必要在回顾上合组织发展历程的基础上,思考新时期上合组织建设面临的新形势、新要求,从而提出新目标、新任务。

  上合组织建立15年所取得的成就举世瞩目:确立了组织建设的核心理念——“上海精神”,不仅保证了组织的健康发展,而且为冷战后新型国际关系的构建指明了正确方向;建立起保证组织运行的一整套合作机制,有力推动了上合组织各领域合作的不断深化;加强了反恐合作,有力震慑了“三股势力”,保证了各成员国安全形势的基本稳定;通过了多个经济合作重要文件,展开了多领域项目合作,形成了互为主要经贸伙伴、致力于共同发展的可喜局面。

  从各项指标综合衡量,上合组织已经发展成为具有重要影响力的国际组织,成为新兴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一面旗帜、地区与全球治理不可或缺的重要“玩家”。不过由于种种复杂原因,上合组织的潜力尚未得到充分释放,国际影响力尚未达到其应有的广度。

  新时期上合组织建设面临新的形势。一是启动扩员进程,成员国构成即将突破“中国+前苏联部分国家”的局限,覆盖地域将由东亚、中亚向南亚、西亚扩展。二是欧亚经济联盟的建立对上合组织建设提出了新的要求,如何推动其相互对接、相互协作,避免相互竞争、相互掣肘,成为亟待解决的现实问题。三是中国倡议的“一带一路”建设进入实施阶段,其6大经济走廊中有5条经过上合组织成员国和观察员国,如何充分利用上合组织既有合作机制保障“一带一路”的实施、发挥“一带一盟”对接合作主要平台作用,亦是摆在上合组织面前的重要任务。四是伊斯兰极端势力在比邻的中东地区泛起,而中东地区与上合组织中亚成员国比邻而居,相互间边界线漫长且缺少天然屏障,加之民族跨境、语言相通、文化相近,并且同为逊尼派穆斯林,伊斯兰极端势力自中东地区向中亚地区扩张具有极大的便利,上合组织因此面临伊斯兰极端主义和国际恐怖主义的严峻挑战。五是国际格局大变动、国际秩序大调整,上合组织作为世界级和地区级新兴大国最为集中的地区合作组织,必须努力践行、传播“合作共赢”理念,在维护新兴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权益问题上发挥重要作用。六是中国外交战略转型、俄罗斯外交战略调整,赋予上合组织更高使命,要求上合组织在维护国际战略平衡、构建新型国际秩序中拥有更大作为,在新时代全球治理中发挥重大引领作用。

  为了在新形势下更好地遂行新的任务,上合组织必须从多方面做出新的努力。进一步强化对上合组织战略价值的战略认知,增强组织的凝聚力。采取有力措施,推动上合组织建设与“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相互融合,与欧亚经济联盟建设相互协调。确保上合组织扩员进程积极稳妥,争取新成员平稳融入,在新的基础上形成新的发展局面。适当调整上合组织的决策原则,在坚持重大问题“协商一致”原则的同时,在一般问题上改行“简单多数”原则,以确保扩员后的上合组织具有的行为能力,避免成为“清谈俱乐部”。积极应对伊斯兰极端势力扩张,在构建“四反”统一战线(反对宗教极端化、反对国际恐怖主义、反对新干涉主义、反对反恐双重标准)上发挥“负责任国际组织”的作用。

  新时期上合组织特别需要确立新的战略目标。在坚持“四大合作”并举、“四个轮子”同时转动基本方针的同时,赋予各领域合作以更为宏大的使命。经济合作不再继续追求形式上的“紧密一体化”“自贸区”,而是着眼于打造“亚欧大陆新型经济板块”,构建从太平洋到大西洋的“大亚欧经济合作伙伴关系”;安全合作不再仅仅局限于打击“三股势力”,而是扩展为抵制某些大国新干涉主义肆虐、地缘政治扩张和战争冲动,抑制伊斯兰极端势力扩张,维护地区和全球安全稳定;政治合作应着眼于发挥“负责任国际组织”作用,就地区和全球治理的各种重大问题及时发出强有力的声音、施加积极有效的影响,特别要在集结新兴力量、平衡国际战略格局、构建新型国际秩序上发挥“基础性平台”作用;人文合作则要在抵制“西方文明优越论”“西方价值观普世论”、制约西方挑起的文明冲突问题上拥有更大作为。简言之,新时期上合组织建设的战略目标宜调整为构建“新兴国家战略协作平台”。(作者是中国国际战略学会高级顾问)

责编:何卓谦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