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义桅:西式民主的任性遭人嫌

2016-06-24 04:00:00 环球时报 王义桅 分享
参与

  “英国脱离欧盟,特朗普当选,将是西方没落的标志!”一位西方学者不久前对笔者如此抱怨。当然,这种说法有些倒果为因:不是欧盟不争气,英国也不会闹离婚;不是美国从全球化获益少了,特朗普也不至于如此不靠谱。

  英国可脱欧,但脱不了大英帝国的纠结。不过,脱欧闹剧确实也提醒国际社会:欧盟是欧洲的选择之一,但非唯一选择。英国公投有其历史、现实与未来基础。让靴子早点落下来,提前至6月公投,有利于稳定预期、增加确定性。英国通过公投倒逼欧盟改革,正如中国通过开放倒逼自身改革一样,有其合理性,也实属不得已。欧洲一体化本来就是“多速”推进,好事多磨。中国向来支持大一统,视欧盟为欧洲,视英国为欧洲国家。英国留欧,引导欧盟为开放、自由与统一市场和多极世界之一极,对中欧贸易、投资关系及全球治理有利。反之,缺少英国的欧盟会更内向、保守、大陆化,不利于欧洲,不利于世界。

  笔者预计英国不会脱欧,原因之一在于英国人性格保守,不会轻易改变现状——“英国是欧盟国家”的现状。再说了,离开欧盟,英国面临的麻烦就能全部摆脱吗?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卡梅伦玩这招已从欧盟那里博得特殊地位,但再闹也没糖果吃了,可日子还得过。

  英国公投也好,去年的苏格兰公投也罢,为什么一开始看起来就不可能的事,玩得还是如此玄乎,让人心惊肉跳呢?一句话,民主的任性!苏格兰公投和英国脱欧公投玩的都是心跳,而且提出公投的一方都赢了。因为担心它们离开,英国和欧盟不断安抚。提出公投本身就让苏格兰、英国得到不少好处。但代价是,人们对民主失去信心,民主的任性遭人嫌了。

  日前笔者访问挪威,顺便去议会旁听听证会。169个议席的会场只坐了13位议员在听政府官员汇报,空空荡荡。议长右手边倒是有近20位官员正襟危坐,认真聆听。立法权的设计本身在于监督政府权力的任性,可现在议员如此随意缺席、如此任性,真可谓解决了一个问题又造成了新的问题。

  民主本是人类政治文明成就,如今却成了好像任人玩弄的游戏,这不得不说是一种悲哀。欧洲不断上演“公投”游戏证明民主也在遭遇民族主义、民粹主义绑架,越来越呈现出负面效应,它也因遭遇全球化负面冲击而变得缺乏制度韧性。曾几何时,制度竞争谁比谁好、谁更有效,现在则是比韧性、比改革力,这真乃时势异也。正如韩非子所言,“上古竞于道德,中世逐于智谋,当今争于气力”。就制度层面而言,比创造力,中国已经赢了;比韧劲,中国还要赢。(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责编:何卓谦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