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志青:做公共信息的理性消费者

2016-06-27 02:37:00 环球时报 李志青 分享
参与

  所谓“谣言止于智者”,这句话的实质是在知识和信息面前做一个“理性消费者”。可是,在知识和信息生产大爆炸的时代,要做一个合格的理性消费者本身是何等困难。

  譬如,最近江苏盐城气象局等有关部门对一个网上传播有关特大暴雨的“谣言”进行辟谣后的第二天,盐城阜宁、射阳等地发生了强雷电、短时强降雨等强对流天气,并局地遭龙卷风袭击。对此,作为一个气象信息的普通接受者和消费者,也不由得会犯疑,假如有下一回,那究竟还要不要相信这些“谣言”?

  事实上,气象预报信息是长期自然科学研究的成果,它不仅对设备仪器有较高的要求,还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投入。这些研究成果的影响有着很强的公共性、长期性和外溢性。这意味着,气象信息的预报是一种标准的公共产品或服务,理应由政府直接或间接供给,在最大程度上满足社会公众的信息需求。

  在互联网+时代,除了政府部门及其委托的第三方机构外,还有一些“私人”通过互联网非常便利地加入到了气象等公共信息的供给过程。其背后的用意就是要在网上赢取眼球经济效益。这种以“盈利”为目的的“预报”实际上已经背离了气象等信息的公共性和非盈利性特征。“私人”一旦供给气象等公共信息,就先天地带有短期化及投机化的缺陷。在缺乏外部长期支持和监督的情况下,其结果往往是,提供气象等公共信息的“私人”大都以自诩“民科”(民间科学)开始,以散布谣言终结。

  部分其他领域的自然科学,近年来的发展速度是滞后于互联网的。即便自然科学研究的精确性仍然在不断提高,但由于仍无法精确到100%,从而容易被长于传播的互联网抓住痛点。

  从普通网民到网上意见领袖都有必要搞明白一点:尽管科学有时也会犯错,但从谣言到“民科”,再从“民科”到科学,它们之间仍然有着比较明显的区别。一则,谣言和“民科”都属于非科学的范畴,但前者更偏向于从主观上直接捏造事实,尤其是捏造一些耸人听闻的假消息,而“民科”仍带有一些论证的色彩;二则,“民科”与科学之间的主要区别在于,前者往往是以偏概全,后者则更加注重研究的全面性和严谨性,如果说两者的结论都有某种不确定性,那么总体而言,科学研究的不确定性显然相对低得多。

  当然,在互联网+的时代里,要让公众真正受惠于这些公共领域的知识和信息,公共知识和信息的供给者也应该是一名合格的智者。尤其是充分利用大数据优势,挖掘气象等公共知识和信息背后的数据潜力,这不仅可以完善公共知识和信息供给的科学性,更为重要的是,通过大数据分析,我们还可以更充分地满足“线上公众”对于公共知识和信息不断提升的知情权诉求。▲(作者是复旦大学环境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

责编:冷春洋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