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光谦:西方世界碎片化的第一片秋叶

2016-07-05 00:51:00 环球时报 彭光谦 分享
参与

  在英国公投赞成脱欧后,下一个脱欧国家会是谁成了一个人们热议话题。英国《金融时报》日前刊文称,在通往2017年5月总统大选的道路上,法国必须经过一场残酷、制造分裂的选战。法国诸位候选人将面临一个抉择:应不应该打开潘多拉盒子,就法国是否留在欧盟开展公投?

  皮尤研究中心最近提供的关于法国人怎么看欧洲的新数据显示,61%的法国人对欧盟抱有不好的看法,只有38%的人对欧盟有好感。60%的被调查者表示希望法国政府着重抓本国的问题,而不是“帮助其他国家”(赞成后一种做法的人占36%)。笔者认为,许多观察家往往将注意力放到英国脱欧给世界经济带来的影响上,却没有注意到貌似铁板一块的西方世界由此打开了碎片化的闸门。

  上个世纪末期,苏东剧变,不少国家在西方“颜色革命”的攻势下,政权相继易帜,西方政客们一度弹冠相庆,欢呼西方“不战而胜”和“历史的终结”。而今他们却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世界风向变了,西方世界也开启了无可奈何走向碎片化的进程。而且没想到,英国竟成为冷战后西方世界碎片化飘下的第一片秋叶。

  脱欧公投对英国来说,并不是头一个,也不是头一次。早在1975年,英国首相威尔森就发起过退出“欧共体”的公投,1985年,丹麦的格陵兰岛也曾通过公投退出了“欧共体”。但前者未获通过,后者体量小,也非国家行为,影响都不算太大。 这次作为西方世界的支柱之一,曾经的“日不落帝国”、GDP占欧盟16%左右的英国,以公投方式决定退出欧盟,不能不引起西方世界的强烈震动。

  英国脱欧的冲击波,不只是体现在英国脱欧本身对西方世界整体实力、凝聚力与影响力的销蚀与解构上,更令西方担心的是它所引发的多米诺骨牌效应。除法国之外,捷克总统泽曼也按捺不住表示支持捷克公民公投决定是否脱欧。加拿大魁北克、美国得克萨斯州、西班牙加泰罗尼亚等地亦纷纷扬言要举行独立公投,不少政客甚至呼吁效仿英国进行“退联”(退出联合国)公投和“退约”(退出北约)公投。欧盟理事会主席惊呼“一个分裂的幽灵正在欧洲徘徊”。美国外交学会会长理查德·哈斯称,“碎片化大概不会停止”,“欧洲面临一场名副其实的风暴”。

  英国脱欧以及由此导致西方世界碎片化趋势并非偶然,而是美国主导的西方世界内在基本矛盾的客观反映,是西方世界各种利益冲突难以平衡的必然结果。战后,美苏分道扬镳,拉开了冷战对峙的帷幕。美国利用自己在战争中积累的强大军事力、经济力和政治影响力建立了西方阵营。在与东方国家的较量中,连连得手。但一场又一场扩张战争,严重地透支了有限的战略资源,激化了西方本已日益尖锐的国际、国内矛盾,诱发了严重的金融危机。不仅经济上一蹶不振,政治上也日渐失去所谓民主体制的道德光环。西方虽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累积已久的内部矛盾,加上日益加剧的难民危机、暴恐危机,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脱欧自保、各寻生路,一点也不奇怪。

  西方的碎片化趋势完全是其自身原因造成的,怨不得别人。英国退欧的后续效应,还有待观察。其他一连串公投“离婚”的呼声会不会付诸行动,一旦行动会不会变为现实,都还是未知数。值得我们高度警惕的是,为碎片化趋势而惊恐不安的西方政客,会不会人为制造和寻找外部敌人,以虚拟的外部威胁为理由,维护内部联系,甚至采取军事冒险行动,以转移视线,阻止西方的碎片化的进程?对西方这一惯用手段,我们决不能掉以轻心。(作者是中国军事战略问题专家,少将军衔)

责编:冷春洋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