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纯:脱欧功成,领袖们咋都跑了

2016-07-08 02:02:00 环球时报 丁纯 分享
参与

  脱欧公投在英国政坛引爆了空前的政治危机,而在此形势下英国政坛众生之相却颇值得玩味:首相卡梅伦宣布10月正式辞职,将脱欧谈判交由未来的新领导人去主导;保守党内脱欧派旗手、新首相热门人选鲍里斯·约翰逊出人意料宣布不会竞争首相之位,让人大呼看不懂;一直坚持脱欧立场的英国独立党党魁法拉齐在声称取得胜利后宣布辞职,准备回归“正常生活”。

  综观此次英国脱欧公投,脱欧派领导人以难民和移民问题以及夺回主权、重享往昔荣光为劝说辞,鼓动民粹、排外和反一体化。但作为政治领导人,他们并无执着获胜的信念,也未认真思考脱欧后果以及随后的制度设计和未来运作,以至酿成“危机”之后只能临阵脱逃;而留欧派领导人也只一味强调脱欧的经济损失,全然忽视英国“光荣孤立”的岛国秉性、历久弥新的疑欧传统以及被民粹一再蛊惑的难民问题等社会现实关切,更忽视了全球化背景下英国贫富差距急剧扩大等社会现实以及社会中下层民众长期以来的不满和愤懑,因而他们无力赢得大多数,只得留下一个割裂的社会。凡此种种,都暴露了当下相当数量的英国甚至欧洲政治家缺乏坚定信念和远见卓识,也不具备纵横捭阖的技巧和解决问题的方法。

  面对危机,英国一干政客的举动给人一种撒手不管、自得清闲之感。这也折射出部分英国政治人物缺乏政治家应有的操守和使命担当,更多的是囿于党派利益和个人权位的臼裹,以脱欧作为赌注和抬升自身政治影响的抓手。想想约翰逊和法拉齐等人在公投前曾如何竭力鼓动民众支持脱欧,可一旦脱欧成为现实,英镑大跌、族群分裂、欧盟逼宫、退欧谈判在即,他们却都逃之夭夭。无怪乎“德国之声”感叹道:“脱欧的引领者正悄悄撤离,这表明了他们的不负责任和盲目性”。欧委会主席容克更是在欧洲议会义愤填膺地怒斥:“他们选择弃船,而不是制订方案”。不仅脱欧派政治家如此,这次公投的始作俑者英国首相卡梅伦也难脱干系,其为确保保守党的独立执政地位和延续自己的地位,赢得保守党内脱欧派和英国独立党拥趸的选票,不惜将英国的前途、欧盟的团结、一体化的前程作为赌注,大肆豪赌。这些政治人物的表现都导向了一个相同结论:脱欧更多只是他们为了个人政治声誉和权位相搏的抓手而已。

  英国政客推动脱欧公投、最后还能在脱欧后的一团乱麻中轻松脱身,这一现实充分暴露出西方民主制度设计无法掩饰的弊端和缺憾。以一人一票为标志,作为直接民主的体现和代议制民主有效补充的全民公投,在时下的欧洲俨然成了时尚,也成了部分政客借民主之名推脱逃避领导责任、就坡下驴之道。类似脱欧这样的重大问题本需政治精英认真担责、综合考量全体国民利益、兼顾长期和短期得失后再向民众解释清楚并由他们做出决定,但现实中正反双方政治势力都将这个问题变成简单抽象化的命题和口号式的诉求,诱导民众,最终将其变成民众借机宣泄不满的出气筒,落得各方皆输的结局。

  有着悠久代议制传统的“大英帝国”这场公投得出了一个英国、欧盟双输的非理性结果,脱欧派领导人可以为了一己私利而蛊惑舆论、误导民众,能在酿成各方皆输的局面后抽身而退,这不能不说是对西式民主的一种嘲讽,反映出西方政治制度设计中缺乏权利和义务的对等约束。这场公投以及部分英国政治人物在公投后的表现,值得英国、欧洲反思,也值得其他非西方国家引以为鉴。(作者是复旦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主任、欧盟让莫内教授)

责编:冷春洋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